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怪物美食家 > 第八章:太特么不是人了【求收藏推荐】
    李灿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对一个炸裂的矿泉水瓶又惊又喜!

    惊的是,正常人想要捏碎一个水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那需要相当变态的蛮力!

    喜的是,自从车祸之后,他的双手就一直有种断断续续的无力感,哪怕长期进行物理治疗,也不见好转。

    但现在,失去的力量又回来了,并且更胜以往!

    李灿心里狂喜,双拳在半空抡动,虎虎生风,感觉可以打死一头老牛。

    “难道这就是成为神之代理的好处吗?”

    李灿重新开了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惯了一大口,泉水顺着喉管一直流进胃部,清凉的温度倒是令情绪平缓了许多。

    坐回床边,拿起项链。

    “太阳吊坠没有异常,表面黯淡无光,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处,无法判断进入契约殿堂是否与它存在联系。”

    李灿沉思起来。

    刚才的经历很奇特,也很奇怪。

    明显是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但过程却非常仓促,给人一种不清不楚的感觉。

    代表反物质的黑色小点最终会创造何物?

    成为神之代理后又有意味着什么?

    最后出现的声音又来自哪里?

    “也许仪式受到了干扰,没有完整的进行下去。”

    李灿认为这种可能性偏大,毕竟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解释。

    沙沙

    一丝细微的声音终止了所有思绪。

    李灿双眼一凝,立刻把藏在枕头下的菜刀抓在手里,然后顺着楼梯往一楼摸去。

    …

    一楼的环境非常昏暗,唯一的光源来自卷帘门上端那几个小孔透进来的月光。

    李灿来到一楼后立刻打开手机照明,查看卷帘门的状态。

    卷帘门是紧闭着的,门边还斜靠着一个白色的餐盘。

    这是他第二次下楼时特意放置的,只要卷帘门被打开,斜靠在门上的盘子就会滑倒,发出刺耳的脆响。

    这么做的主要目的不是害怕刘华东闯进来,而是担心刘华东有备用钥匙,趁自己熟睡后偷偷潜进来行凶,到时候,反应时间都没有。

    “看来是我多心了。”李灿松了口气。

    但话说回来,得想办法将这根刺拔掉了,否则一直严防死守也不是办法。

    不过,该如何‘拔掉’是个难题,毕竟刘华东没有下手,而自己也无法证明他有杀人的动机。

    “真够麻烦的。”

    李灿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2点多,正打算返回二楼洗漱休息时,心底毫无预兆的生出一股心悸。

    他近乎是下意识向后大跳一步。

    与此同时,

    一道白光在黑暗中乍现,凌厉的锋芒划破空气,重重砍在餐桌边缘。

    李灿惊出一身冷汗,若非自己刚成为神之代理,身体各方面素质暴增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来不及多想,转身朝门边跑去,沿途撞歪了好几张桌子后,一巴掌拍在墙上的开关上。

    咔嚓。

    前堂一片通亮!

    “咦?”

    站在厨房门口的刘华东手持厚重的剁骨刀,惊讶的看着李灿,似乎没想到后者竟然能在黑暗中躲开他蓄力已久的必杀一击!

    运气么?

    李灿自然也看见了刘华东,但更多的注意力却在后者旁边那张被削掉一大块桌角的餐桌。

    这家伙,果然没想留活口!

    要是刚才被砍中,恐怕身体都要被砍成两截。

    太特么不是人了!

    李灿一边将兜里的手机打开录像放在桌上,一边紧了紧手里的廉价菜刀。

    虽说他从未杀过人,

    但这些年来死在他手上的鸡鸭也不少,连猪牛羊都亲自杀过几头。

    换句话说,他的双手也是染过滚烫的鲜血,耳朵也听过生命最后的哀鸣

    所以真要拼个你死我活,

    他不见得会眨眼睛!

    “我果然没猜错,你认识我。”刘华东指着门口斜靠的餐盘,一眼便敲出了端倪,“你是谁?”

    “我是你爹!”李灿毕竟是个热血青年,刚又差点被对方砍死,若还能心平静气的回答问题,那才是脑子有病。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去死。”

    刘华东被呛得不轻,冷哼一声后,提着剁骨刀直冲而来。

    李灿不闪不避正面硬刚,率先飞起一脚揣在前者的腹部。

    砰!

    只听一声巨响,刘华东双眼爆凸,整个人竟是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厨房门口的墙上,竟是将墙壁撞出一道裂纹!

    见状,李灿呆呆的看着左脚。

    他原本只是打算中断刘华东向前的冲势,哪料到会产生这般劲爆的结果。

    对方可是个身材魁梧,体重接近180斤的壮汉啊!

    若说之前徒手捏爆矿泉水瓶还只是让李灿惊愕的话,

    那么现在这一脚,真有些让他惊恐了!

    李灿深吸口气,倒也没有兴奋过头,赶紧趁势而上,将尚未起身的刘华东手里的剁骨刀踢开,然后死死将其摁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刘华东一边挣扎,一边愤怒的说道。

    还别说,即便李灿此刻的力量超乎寻常,依旧能感受到前者挣扎时透出的劲道,恐怕三、四个普通成年人还真不一定控制得住。

    “你管我是谁,别动!”李灿抬手就往对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下手不算重,但声音嘎嘣脆,

    “我问你,苏蕊和你有仇吗?”

    许是脑瓜子被敲疼了,刘华东真就安静了下来,“没仇。”

    “既然没仇,为什么要杀她?”

    “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他”刘华东的语调充满疑惑。

    “嘣。”李灿又敲了一下脑袋瓜,“快说。”

    “呵呵呵”刘华东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李灿无语,心想这家伙的手膀子都快被自己拧断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于是抬手又来了一下!

    嘣!

    “笑毛线啊。”

    刘华东的笑声戛然而止,沉默片刻后,声音突然清晰起来,“那你知道人们为什么会杀猪吗?因为”

    话还没说完,刘华东继续挣扎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

    只听‘咔’的一声,

    那被李灿制住的双手从肩膀处断裂!

    双臂不自然的耷拉而下。

    李灿被刘华东的疯狂之举惊呆了,

    这家伙居然自断双臂?

    真就一点儿不疼没感觉呗?

    不过,

    就在李灿以为失去双臂的刘华东不可能再有反抗之力时,后者突然将脑袋转向后背,嘴角还挂着诡异的微笑!

    李灿瞳孔缩成一个小点,起身急退几步。

    一个人,

    把脑袋,

    转了一百八十度之后,

    还特么诡异的笑着?

    “杀猪,是因为要吃啊。”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刘华东全身皮肤寸寸龟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