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飞刀,又见飞刀
    天人一刀,坠如流星。

    从天而降,人刀合一。

    ……

    夜幕重重。

    那一刀落下,群星为之失色,皎月随之暗淡。

    似乎漫天垂落的星月之光,都在这一刀之下,被一刀斩断。

    年轻小道站立当场,眸子间倒映着那一道淬亮的光,却是发自内心地无奈起来。

    这些江湖中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说好的世外之人,不涉人间恩怨?

    一言不合,就要拔刀!

    江湖中人,果然都是一群铁憨憨。

    吕纯良摇头无奈,袖子一挥,顿时将身后的黑脸少年卷飞了出去,落到了刀势以外的安全地界。

    而此时……

    刀已落下,近在咫尺,额头天门生出割裂之感,似要将他连头带人劈成两半。

    这样以点破面的凝聚斩杀,再以两指应对就显得有点托大了。

    可惜武当的心有灵犀指已经失传,不然两指也足够应付了。

    那就……

    三指?四指?

    不,还是五指!

    这就很稳!

    刀芒落下,电光火石之间,吕纯良做出了最稳健的选择,五指并在一起,竖掌成刀,迎着那天人合一的一刀,反撩而去。

    无声无息处起杀机。

    手掌边缘处,细细之白痕延伸所至,万物自然分成两半,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一般。

    神刀,刀气无双,大开大合,有代天挥刀之恢宏,气魄惊人。

    而仙刀却是,缥缈无相,不着痕迹,直指刀之本质,技近乎道,由凡入仙。

    “什么?”从天而落的刀光中,传出一声冷喝。

    同样都是以刀对刀!

    刀芒无双,掀起气象波澜,但与那细细刀痕一碰触,没有想象中的针尖对麦芒一般的气机冲突,竟仿佛落入一团细密坚韧的丝网中,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嘶!

    刀网猛然收紧,瞬间将刀芒渐渐肢解开来。

    “破!”刀芒闪烁不定,从中传出一声雷霆断喝,竟轰然爆碎开来。

    刀网开裂,一道身影从中激射出来,重新显现于吕纯良面前。

    “好一招仙刀!好一个仙刀!”全力一刀,无功而返,青年刀神不见气馁,反而面升异样喜色。

    百年藏刀,苦寻对手而不可得!

    今日终遇强敌!

    更难得的是,此人之刀法仿若从天而降一般,没有丝毫凡俗之刀的痕迹,也超乎了他这人间刀神的想象。

    “看到了,我看到了刀道更高的境地!”青年刀神一时见仙刀而喜。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一成玄境,陆地神仙。

    但踏天梯而登仙,何其艰难也?

    仙人两隔,天地绝通,本是无路可走,唯有以大毅力、大机缘、大武力……强行冲破,踏入玄门。

    天赋、传承、才情、悟性、机缘……缺一不可。

    更关键的,还需要一种冥冥中缥缈不可寻的气运加身。

    想他壮年时,就为天下第一刀,藏刀一生,却仍连触碰玄门的边缘都做不到。

    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

    看到了刀道更高的一处天地,其中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更是他终生梦寐已久的境地。

    沉寂许久的内心开始沸腾,而落在实处,就是他手上的刀光越发地铺天盖地起来。

    “天刀不仁,屠众生为刍狗!杀!”

    言出刀落。

    一瞬间,青年刀神身形分化,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渐渐千千万万。

    杀、杀、杀……

    刀光衍化重重,伴随着杀声不断,弥漫到空中到处都是,化作了刀之领域。

    一时,天地之大,除了刀再也不容他物了。

    刀,刀法,抱、握、缠、劈、砍、截、撩、挂、扎、斩……

    刀,刀刃,环首刀、长短刀、鸳鸯刀、九环刀、太极刀……

    一刀一刀法,一刀一兵器,一刀一杀机!

    天刀化万刀,无量众生,皆临杀机。

    吕纯良身处其中,只感到一时面临千刀万剐,上天入地,无处可逃。

    而他也只能出刀了。

    没有那般恢宏气象,手刀无声,留下一道道的弧迹,妙到巅峰。

    但就是这看似平平无奇的刀法,所到之处,一切却自然剖解而开,似乎每一刀就斩在一个个关键却无形的节点上。

    万物自有脉络,顺势而断。

    哪怕本就是斩断他物的刀气,也随之纷纷涣散。

    以刀对刀,破尽刀招!

    “庖丁解牛之能,这就是你的仙刀吗?”青年刀神低沉笑声从刀光中传了出来。

    吕纯良却是摇头,“仙不仙刀的,贫道却是不知道,只是唯手熟尔!”

    “好一个唯手熟尔!用刀万遍,刀意自现!尊驾之刀法,已超凡脱俗矣!”青年刀神大笑一声,一时间竟生出惺惺相惜相惜之感。

    但越是如此,他更是毫不留情,尽展平生所学。

    重刀沉、弯刀狠、长刀厉……天下各门各派之奇门刀法,再是玄奇,只要仍在刀法之流,此刻皆被青年刀神一一施展而出,完美发挥威力。

    而其中最凌厉的刀,却是他自己身化刀光,速度极快,拉出幻影重重,势若飞刀一般,破空而来。

    “好一个刀神!”吕纯良一时间如面江湖所有刀客同时朝自己出招,一对千万,难以破尽,只能以手刀挥动,刀痕化作无形之网,紧守四周。

    更有刀神身化飞刀,在虚空窥探,寻找那一线之机,将他彻底斩断。

    虽然一时看似占尽上风,但那青年刀神面色不见半点轻松,反而越发凝重了,只因他知道对方刀法实已到了返璞归真之境。

    如果说刀神的刀,是一刀演化万物,出神而入化,是神之刀法。

    对方的刀就是追寻大道至简之奥义,万物化一刀,不再是凡间之流,可称为仙之刀法。

    两种刀法没有本质的高下之分,最后更是殊途同归,拼得就是各自对于刀道领悟的高深而已。

    正因如此!

    刀领宏大,刀网细密!

    刀仙遇刀神,各自手段层出,却是僵持不下,一时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而四周观战之人,更早已是目瞪而口呆。

    想他们也是江湖中少有的刀法精深之人,但眼前这场刀法巅峰之战,他们别说插手,连靠近都不敢,更过分的是,却看都看不懂了。

    刀客、刀客,用刀之客!

    这二人明明手中无刀,但刀法之狠厉,却胜过世间任何一柄刀。

    因为他们两人仿佛都成了刀之化身。

    虽然看不懂,但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生平遇到的最巅峰一战,绝不能错过。

    别人想看都看不到。

    只要领略了其中一线神韵,就足以让他们以后余生受用无穷了。

    武夫,武夫,练武而痴!

    他们目光紧紧锁定着场上刀法仙神之战,一丝一毫都不肯漏过,渐渐都忘了自身身处何等险境。

    四周不停有人闷哼出声,中了逸散刀气,倒地而亡。

    剩下的人却仍是看得如痴如醉,连逃命都忘记了。

    ……

    而此时身处场中,吕纯良也深深感觉到了对方的棘手。

    对方不愧是以刀称神的武道大成就者,对于刀的领悟已达江湖巅峰,想要纯粹以刀来压他一头,实在是难之有难。

    而两人刀气碰撞之下,劲力逸散,四周更是伤亡惨重。

    他顿时皱了皱眉头。

    世外之人,不沾因果,若徒造杀孽,因果轮回虽然不惧,但却实在是麻烦。

    久战无果,那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吕纯良此心一动,右手竖掌成刀,劲气涌入其中,顿见一柄细细的刀尖从指尖延伸而出,不停生长,三尺、一丈、三丈……

    不一会就化作了一柄四十丈的大刀,拔地而起,居高临下,高耸如峰!

    远远看到,光是目视,就有刀芒在背之感,如临刀山。

    “刀气化山?”青年刀神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地阴郁。

    此人真气何其浑厚,简直如大海无量一般,竟能一人之力衍化如此凶威之刀山,可畏可怖!

    还没等他想出应对之招!

    轰!

    手臂一挥,四十丈的大刀顿如推金山倒玉柱,轰然压下。

    一力降十会!

    噗噗噗……

    刀域之中的千万柄刀,万千刀法,顿时在这前所未有的一记大刀之下,被斩得纷纷破碎,强行分出一条道路。

    青年刀神身化飞刀,千钧一发之际,从刀势之下掠出,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

    下一刻一股无匹毁灭之机,紧追而来,硬生生将其从空中逼了出来,回头而望。

    一双清冷的眸子映入眼前,那袭道袍只是左手虚握,轻轻一抖!

    就见一点寒光从指心迸出,眨眼就在眼前。

    那是怎样的一刀?

    看似只是一道光!

    但青年刀神却知道,这不止是一道光,是一柄无上锋锐的刀!

    刀不是某种固定的形状,而是锋而锐,斩断一切的锋芒。

    这光一显世,仿佛连时光都被斩断,停止了流动,思维为之呆滞,做不出任何之反应。

    什么是飞刀?

    飞若无影,刀出无回,这才是真正的飞刀!

    仿若凭空挪移而来,近在眼前,而此时青年刀神却思维空空。

    这才明白这一记惊世飞刀之下,自己的身化飞刀,又是如何地可笑!

    更是只有一个念头在心头久久盘恒不去。

    这难道就是仙家之……

    飞刀?

    飞刀,又见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