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零八章 青牛踏波,仙人分水(月票1000加更)
    夏日炎炎。

    今年这光景雨水出奇得多,连下了一月不停,洪水泛滥成灾。

    水、大水!

    吕纯良骑在青牛背上,悠悠而望。

    大河汹涌,如同一条漫长的水中巨龙咆哮着席卷而来,所到之处,吞没房屋、树木、山坡……

    广阔陆地成了万里泽国。

    吕纯良虽然不惧,但一时也不知去哪里才好了!

    再说人间不比山上!

    入了江湖,他有意保持低调。

    他深知自己一举一动,若不加以收敛,未免太过引人注目,到时候不知道又生出多少变故。

    麻烦,实在太麻烦了!

    人若是太优秀了,本身也是件大麻烦事啊!

    这一点,吕纯良早已有了深深地体会。

    山上封闭,就已然传遍江湖。

    人间嘈杂,以讹传讹,那还得了?

    所以吕纯良以易容功夫收敛了自身先天肉身过于完美的容貌,现在他面目平平无奇,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闯荡江湖的年轻道士。

    座下大青牛也被他以易经换骨的功夫缩小了身形,皮毛不显,乍看如同一头天生巨角的耕牛。

    但掩饰就是掩饰。

    他清楚,自己只要稍露气机,就会特效测漏,到时候可就难以收场了。

    所以面对这洪水汹涌,以防被人看到,吕纯良一时间也不敢轻易显圣,有无处落脚之感。

    “稳住,稳住!”

    “你这船家到底会不会摆渡?”

    “船家,你老爷我不差钱!只要顺利到达下游的襄阳城,重重有赏!”

    “哎吆,各位老爷你们别吵了!我都被你们吵得划不了船了。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

    ……

    吕纯良耳朵微动,滔滔洪水声中就有阵阵喧闹声传来,循声望去,就见到大河上游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在洪水中沉浮。

    眼睛一缩,洞穿十里之遥的距离,只见是一艘只可容纳数十人的渡船,此时上面却人头黑压压,挤满上数百人。

    富家员外、农家汉子、佩剑武夫……各个灰头土脸,浑身湿淋淋的,惊恐未消的模样。

    渡船超载,吃水极深。

    但洪水汹涌,一个浪头一个浪头拍打过来,砸得渡船沉沉浮浮,随时有要沉底的危险,引起阵阵惊呼。

    “船家,船家……”就在这时,一声轻轻呼唤诡异地压过了浪潮,清晰地闯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快看,岸上有人!”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到一个岸上站着一个道袍身影,牵牛而望,立足之处,洪水已经快将他淹没了。

    “船家大叔,快靠岸!那里有人!”一个满脸泥土的黑脸少年催促船家停过去。

    “不能停!”一声大吼。

    一个身形肥胖的富家员外强行挤了过来,一把推开黑娃娃,怒声道,“这船都快翻了,还救什么人?为了救他一个人,把我们一船的人害死了!到时候我们找谁说理去!”

    “不错!金员外说得对!我们自身难保,何谈救人?”

    “他不是一个人,还带着一头牛。这船上哪里让人立足的空间?”

    “那年轻道士不是有水牛吗?骑牛过河不就行了!”

    ……

    一船渡客吵个不停,船夫本来已经划着船桨正在靠岸,竟是硬生生被他们拉了回去。

    “好了,好了!各位老爷,你们别拽我了!我不救就是了!”船夫叫苦不迭,不敢看那年轻道人的目光,闷着头快速划走了。

    奇怪的是,众人放下手,那年轻道人也识趣地放下手,不慌也不喊,笑呵呵看着,完全不以为意。

    “大哥,你快跑吧!上游洪水就要下来了,你再不走就要被淹死了!”黑脸少年无能为力,趴在船尾上大声喊着,面带焦急。

    年轻小道微笑点头,却也没有动作,只是轻轻拍了拍座下青牛的脑袋,注视着渡船离开,目光渐渐转冷。

    轰!

    天地震荡,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

    上游只见一片高达数十丈的白浪,雄伟如巨墙,浩浩荡荡,平推了过来,所到之处,山石崩塌,河流改道,万物被彻底推平。

    “那人傻了?怎么还不跑!”船上一阵惊叫,随后就看到那年轻小道躲也不躲,一下子没入了洪水中,再也不见了踪影。

    “快走,快走!人没了!”那富态员外大声催促。

    小命危在旦夕,众多船夫卖了命地划动,渡船箭一般窜了出去。

    但洪水浩浩荡荡,铺天盖地,根本避无可避。

    “啊……”一阵惊呼声,一个浪头拍下,整座渡船被打得翻了一个跟头。

    “救…救命……”惨呼声不止,一堆人被甩下了船舱,被洪水卷走。

    “走啊,快走……”富态员外双手紧紧船舱的立柱,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落汤地肥猪。

    但洪水无情,一浪高过一浪,拍打不停,船舱在其中和无助的一截浮木没什么区别。

    那些人原本不愿救人,只愿保自己的小命,现在却一个个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彻底陷入了死亡的绝望中。

    “儿啊,世事艰险!以后爹不在了,你须记住,遇事要百忍!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爹,孩儿不孝……”一口一口洪水灌入口鼻中,黑脸少年眼角流泪,挣扎着、扑腾着、坠落着……

    “哎!世人如浮萍,红尘最为苦!江湖果然危险啊!”一声无奈地叹息声。

    砰砰砰……

    水流炸起,只见一道道水柱竟是冲天而起,将落水的一个个人影托了起来,重新掉落在船舱中。

    “他是……仙人吗?”迷迷糊糊中,黑脸少年只见到一个缥缈的身影走来,飘飘欲飞,不似凡人。

    哗……

    下一刻,他整个人身子一轻,就被人隔空拎到了空中,空气涌入口鼻。

    黑脸少年大口大口,开始喘息,随后又倒头狂吐起来。

    “这是哪?我活了!”

    “我不是落入洪水了吗?怎么回到船舱了!”

    “真是见了鬼!不,那是……神仙?”

    ……

    天旋地转,一个个身影被重重甩落而下,叫苦不迭。

    正在他们摸不着头脑时,起身一看,顿时楞在原地。

    洪水涛涛,只见竟有一头大青牛四蹄迈动,踏波而行,如神话中的仙牛灵兽一般,所到之处,水流平息,如履平地,

    其上更是坐着一个丰神玉朗的身影,剑眉入鬓,丹凤星眸,眉心朱痕仿若天目,自有尊贵缥缈之意,如仙如圣。

    只见他一手提着黑脸少年,另一手却是长袖轻轻挥动,动作轻柔无声。

    每挥动一次,就有水流分开,将一个个落水身影如饺子一般捞了出来,甩到床上。

    短暂地惊愕后,响起得就是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

    船上所有人都跪倒在地,额头将船板磕得咚咚响。

    “神仙啊……”

    吕纯良捂住了额头。

    哎,就知道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