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零七章 重走三疯路,天下无敌手
    巍然神都,天地中心,雄伟巨城,汇聚天下英才,车水马龙,一刻不停。

    皇宫不远处二庙并立,一者文气鼎盛,书山圣地,一者雄壮巍峨,威势凛凛!

    正是祭祀文武二道的文庙,武庙。

    千百年以来,朝堂之上文盛武衰。

    但最近这些日子,相比往常文庙的人声鼎沸,向来冷清的武庙却是异常热闹。

    三张榜单高挂,能名列其上的都是江湖有数的高人……

    看上去只是名次的变化,背后却是江湖上的龙争虎斗,各自演绎一番故事,好不热闹。

    道袍、袈裟、青衣…刀手、剑客、甲士…各种来历,形貌迥异,江湖有实力的门派都派人专门守在此地,时时刻刻关注榜单变化。

    只是相比于名列高手的虎榜变幻莫测,不时有新人上榜,老人下榜,名次或是直线攀升,或是跌落谷底……形势变化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另外两张榜单却是许久未动。

    名列龙榜都是先天宗师,在江湖上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物,各个雄踞一方,身份尊贵,岂会轻易动手,分出个上下高低。

    自然名次不会轻易变化。

    而副榜则是不同了,其上只列一人名讳。

    江湖之大,无人可与之争,自然是变无可变。

    “看!又要换榜了!”一声惊喝,武庙之外为之骚动。

    龙纹银甲披身,为首统领披着大氅,阔步而出,鹰目扫视一圈,手重重一挥,就见三个护龙卫走出,开始重挂金榜。

    “贺江湖武道鼎盛,龙虎榜单一月一变,今日又到换榜之时!”

    护龙卫统领大声喝道。

    那些江湖众人拥簇过来,并没有太过惊讶,只关注着榜单名次变化,好将信息第一时间传回门派。

    但随后他们就愕然发现,那自从宣布就从未动过的副榜竟是率先被撤下。

    只因其上独列一人,变无可变。

    “咦?副榜怎么没了?”

    众人惊疑不定。

    副榜一人,只因那武当小师叔实在太奇葩了。

    武学、修为飘忽不定,能点石成金,让女斗宗王灵儿、魔僧法海位居虎榜,其人必然更在其之上。

    但他毕竟年纪太轻,只不过十八岁,若说是先天宗师,却也太夸张了!

    就连女帝朝廷也无法确定他的真实水准,不得已之下,才单列一榜,

    既然副榜已撤,难道他的修为已经确定了?

    虎榜吗?

    他们本能朝着列举后天高手的虎榜望去?

    从头扫到尾,却发现这“吕纯良”三字如石沉大海一般,再也不见。

    骨骼惊奇,武学奇才。此人年纪轻轻,有堪比先天之手段,却境界成谜。

    收下记名弟子女斗宗王灵儿,点化无名魔僧为法海,一掌降服半步先天血海魔童!

    ……

    武当小师叔的事迹江湖上流传久矣,难道都是装神弄鬼不成?

    如今被人戳穿了?

    正当他们疑神疑鬼之时,突听一声,“快看!龙榜有新人上榜了!”

    江湖众人将疑问抛在脑后,第一时间围了上去。

    名列龙榜,先天宗师,每一个都是开独开一派的大人物。

    江湖这么大,一代的宗师也是屈指可数。

    龙榜出世以来,却还从没变过呢!

    一代新人换旧人!

    又是哪位宗师,强势崛起?

    “龙榜第一:诸葛钧”

    龙榜第二:东海异人

    龙榜第三:赵无极

    ……”

    他们目光依次划下。

    “龙榜第二十九:胡匪”

    生平:练刀奇才,青年扬名,中年大成,刀法入神。

    事迹:斗败上一代刀神苗人风,斩杀先天刀魔田鬼龙……

    上榜原因:神刀山庄之主,天下第一刀!”

    前二十九名,一动未动,唯有第三十位上出现了一个崭新的身影。

    “龙榜三十:吕纯良

    生平:武当小师叔,骨骼惊奇,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先天宗师

    事迹:记名弟子女斗宗王灵儿,点化无名魔僧为法海,一掌降服半步先天血海魔童,孤身斗败四大宗师”

    上榜原因:那个男人下山了!

    ……”

    这还真是一个简单至极的理由!

    江湖众人面面相觑。

    仅仅因为下山,就上榜了?

    惊骇归惊骇,却并无人质疑。

    首先这女帝朝廷权倾天下,本就是天下第一大势力,消息之准确,任何门派都比不上。

    龙榜之位,涉及先天宗师,非同小可,谁也不会以此事开玩笑。

    第二就是,赫赫战绩在前,真金白银,根本没有质疑的空间。

    只是一想到下山那人年不过十八岁,江湖众人面色顿时为之难堪。

    别人的十八岁,以先天之尊下山!

    他们的十八岁,武道刚刚入门。

    人比人,气死人!

    不,这武当小师叔简直不是人!

    “据说当年三疯道人在武当上山闭关十年,一朝下山,天下无敌手。如今这武当小师叔也重演此番故事,你们说他不会要重走三疯路吧!”

    此时场中突兀响起一阵惊疑声。

    “很有可能!三疯道人当初得真武道统,下山之时也是先天!却一步一步试拳天下,硬生生打出个招式无二的天下无敌手!”

    “难道这武当又要出一个三疯?”

    “三疯,又见三疯!武当这才衰弱了多久,又要重立江湖之巅?”

    ……

    一朝下山便上榜,实在太过显眼,顿时蜚语声不断,惊叹、敬畏、忌惮……尽显人心百态。

    “师傅,好事!大好事啊!”

    钦天监绵长的台阶,一个十三、四岁的半大道童大呼小叫着,在上面窜动着,直朝高处而去。

    一个仙风道骨的清瘦道人不紧不慢地下台,“何事如此慌张?”

    “师…师傅,小师叔祖下山了!”道童气喘吁吁,声音粗重。

    “谁下山了?”陈玄机惊呼一声,不复之前淡定,快步赶上前来,确认似地追问。

    “小师叔祖下山了,已是先天宗师!”道童重重点头,用力道,“而且一下山便登上了龙榜,宫外那些江湖人都在震惊呢!”

    陈玄机站在观星台上,远远眺望,果然见到武庙所在,人头涌动,侧耳倾听,顿时有声音传来,果然一切都如弟子所说。

    他嘴唇嚅动,心中有万语,口中却难言,驻足而望。

    唳、唳、唳……

    尖啸破空,一只只金影朝四面八方而去。

    天地壮阔,江湖路远,大好山河,无边秀丽!

    一时清矍道人看得痴了,口中喃喃。

    “三疯武当千年运,其后中兴靠纯良。

    小师叔你此番下山,道艰且险,肩挑武当,我在这里给您拜首了!”

    说罢,他双手一合,长长拜倒,久久未起身。

    ……

    “龙争虎斗江湖险,金榜之上谁为先?”

    啪!

    惊堂木一响。

    风陵渡口上还是说书人,眼瞎心不瞎,口中道玄机。

    “自从女帝立龙虎来,虎榜列江湖成名高手,龙榜举天下武道宗师。江湖豪杰一网打尽,从此是非不断。龙榜都是高人,轻易不会动手,副榜只有一人,争无可争。但那虎榜却是走马观花一般,名次跌宕,各派强手辈出。就说此地百里之外的武当山,这一代武当七子谢宝树名声不显,却是在道门大比上惊出一地眼球地击败了龙虎山小天师张天赐,登上虎榜第三位!而最近武当山上独坐飞来峰十年那位,最近也下山了!下山为先天,一举上龙榜!……”

    瞎眼说书人娓娓道来,人虽未出风陵渡一步,却似乎对百里之外的武当诸事一一尽知,详细无比。

    “又是武当小师叔?下山就是先天,果然名不虚传!”

    “不,这不对啊!”

    “他不过十八岁,哪怕成为先天,境界必然不高,最多是三品,如何能名列龙榜?”

    “不错!此事的确古怪!”

    “这龙虎二榜可是女帝朝廷所立,岂能有假?”

    ……

    江湖人惊愕中夹杂着质疑,议论纷纷。

    “此事一点也不奇怪!”此时瞎眼说书人又开口了,只是一句话就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

    “龙虎二境以后天、先天两大境界来划分,却不以小境界的品级为绝对标准,只以武力说话。三品又如何?只要技压群雄,同样能名列榜上!

    据说那一日,武当因为一些江湖旧事,遭遇水泊梁山、武圣庙、龙门等六大派围攻,却又有四大宗师上门,先震慑六大派,最后反对武当动手,山门危在旦夕,没想到终于惹来那人下山!

    那一日武当山上虹桥飞渡,不知道发生了何等变故,只知道最后四大宗师却是被那武当小三疯一人镇压。

    正因有此战绩,其人才能位列龙榜!”

    瞎眼说书人话语虽然平淡,但在场的江湖众人却是一下子被惊住了。

    “以一敌四!年纪如此之轻,位列先天,连武力也如此骇人吗?”

    “虽说自古江湖多奇才,但这已经不是人,是妖孽了啊!”

    “若不是亲眼见证,可真不敢想象江湖上能出这么一位天降奇才!”

    ……

    “这还没有完!”瞎眼说书人语不惊人死不休,“千年前三疯道人,中年先天下武当,一招试拳天下惊!

    这武当小师叔此次下山,分明有重走三疯路的势头,怕不要又出一位天下无敌手!”

    台下听众相视无言。

    金銮殿女帝镇压天下,武当山上那个不成天下第一不下山的小师叔也下山了!

    天下第一,还是天下第一!

    万古江湖,代代皆有人才,但“天下第一”的名头永远是不变的主题。

    以后的江湖又会是何等波澜壮阔?

    虽然知道其中并没有他们的位置,但这些人身在江湖,哪怕也为之憧憬。

    台下一时无声。

    台上瞎眼说书人安稳端坐,黑窟窿似的瞳孔却是迸射幽光。

    听遍天下奇闻,说尽人间故事!

    他万晓生,自从武道入玄,已可聆听天地之声。

    为什么就是听不到那武当小师叔一点的声息呢?

    那人仿若从天而降,没有前因、后果,凭空诞生人间,真是令他好奇无比啊!

    武当小师叔,吕纯良吗?

    有趣,实在太有趣了!

    瞎眼说书人心头泛起波澜,嘴角莫名带笑。

    ……

    唳……

    金影掠空,急坠如箭,没入一片浩瀚水域中。

    港汊纵横数千条,四方周围八百里。

    梁山泊中流水纵横,仿若迷宫,天地自成各具,一入其中,前后无路,不分八方。

    就连那朝廷派来的凤首金雕从高空居高临下,也为之头昏目眩,一阵乱飞。

    “咦?”突听一声长啸。

    蓬!

    水流凭空炸起,一只水流组成的大手凌空抓去。

    金雕扑腾乱叫,却逃无可逃,羽毛乱飞,一下子被握在其中,动弹不得。

    片刻钟后。

    聚义厅上,就传出一阵大叫。

    “各位哥哥,各位哥哥……”面带病色的天牢星病关索杨豪面带狂喜。

    “杨兄弟,为何如此慌张?”坐在黑龙椅上的黑脸大汉不怒自威。

    “宋哥哥容禀!之前武当仗着有四大宗师辱我六大派!现在那武当小师叔已然下山了!”

    “哦!不成天下第一,不下山!我原以为他还要在山上待到天荒地老呢?如今这吕纯良有何底气,这么快就下山了!”手持羽扇的白脸书生面带惊异。

    “吴军师,武当害我梁山兄弟,此仇不可不报!”杨豪一脸狰狞。

    “此人一下山便登龙榜,不可小觑!”吴军师羽扇轻摇,眸中光芒闪烁,心机深沉。

    “先拍出探子仔细打探那人下落!若是找到了,就让鲁、武二位兄弟随你出水泊,将那人给我请上梁山!”此时坐上黑脸大汉却是发话了。

    “宋哥哥,英明!”杨豪拜倒在地,面带狂喜。

    ……

    “掌棒长老,武当小师叔终于下山了!”

    “老夫以为武当三疯嫡传,道门大派,好心相帮,没想到那秦若缺却害我亲儿,此仇不可不报!”

    “长老,请示下!”

    “让丐帮所有分舵的弟子,全部出动,不找到此人誓不罢休!再传令给龙门,我丐帮管陆路,龙门管水路,让他无处可逃!”

    “是!长老英明!”

    ……

    “门主,丐帮有信!”

    “咦?丐帮在江湖各地搜寻那武当小师叔的下落,让我龙门监控各大水系,这倒正合我意!”

    “门主英明,龙门之耻,报仇不过夜!道门五山又如何,今日非要让武当知道我六大派的厉害!”

    ……

    金雕传书遍天下,江湖一时为之震动。

    水泊梁山、丐帮、龙门、武圣庙、五岳派、无常宗六大派,以及无数江湖势力,各有反应。

    一张无形的大网渐渐张开,无所不包,笼罩江湖,让人无处可逃,只为捕捉那一天大鱼。

    可是……

    江湖,江湖,一入江湖,谁又不是鱼呢?

    ……

    而谁又不知道!

    江湖一角,年轻小道倒骑青牛,刚下人间还没走多远,却在一片泛滥汹涌的洪水前犯了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