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零六章 十年修行无人问,一朝师叔终下山
    年轻小道独坐山巅,年老道人于座下拜倒。

    拜的人铭感五内,被拜的一片坦然。

    一入先天,寿元大增,更得武道点化……

    这一日,可真是郑青山平生最为快意的一天。

    何谓一步升天?

    这便是了!

    古语有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小师叔一朝下山,武当得何等大造化也!

    现在更有无字天书在手,真武图录尽在掌中,不用如往常一般,见宝山而不可入……如此种种不可能的事情,一一在眼前发生。

    郑青山深深而拜,心悦诚服,不仅仅因为对方是自己本门嫡亲的小师叔,更是对武道大成就者深深地礼拜。

    “择日不如撞日!青山你如今成了先天,我也可以放心下山了!”吕纯良点头而笑。

    “这么急吗?”郑青山抬起头来,面孔微带茫然。

    小师叔十年修行不履人间,之前三顾飞来峰,也请之不下。

    如此一朝下山,他老人家却是在武当山门内一点没有多待,就要踏入江湖了。

    原本无比期待,现在事到临头,郑青山一时心头尽是浓浓地不舍。

    “不错!那人武道高深,更是城府似海。他建立北天门,必有更深的算计在其中,江湖上早晚必生祸端。越是等下去,后患也会越大!与其被江湖人追查出他的身份祸及武当,还不如我武当自己斩断一切后患!这是师兄在世所愿,也是我势在必行之事!”

    吕纯良淡淡言道,心有决定。

    宅在山上十年,只为武道大成。

    既已下山,祸端在前,却是一刻都不能拖,必须快刀斩乱麻才行。

    不管是之前的迟迟不下山,还是现在的着急下山,并不矛盾,一切都是稳妥起见,为自身以及本门的安危着想。

    从小到大,从始至终,吕纯良都清楚自己所要做的是什么。

    郑青山人精一个,见状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师叔早已是心意已决。

    于是他起身郑重道,“师叔下山,不是小事!还请师叔在山上稍等,容青山下山多做准备!”

    “去吧!”吕纯良摆了摆手。

    郑青山片刻不停,手持无字天书飘然下山去了。

    ……

    “你是何人?”

    吱哑!

    太和殿大门被劲风吹开,传出一声震喝。

    武当七子目光望去,随后就见到从未见过的中年汉子面目沧桑,闯入了武当重地供奉真武的太和大殿。

    等看到那人所穿更是武当掌门才能所有的紫金道袍时,他们更是面色大变,哗哗哗,他们身形腾挪,立刻站定七星方位,以真武七截阵将来犯者重重包围,严阵以待。

    偌大的阵势,气势汹汹,却见来人只是呵呵一笑,长袖一挥,陡然生风,气劲雄浑,迅速凝聚,平推而来。

    七子身躯颤抖,只感到被一股万古青山给碾压,立刻倒退而回。

    偌大的阵势轰然破碎,一个个又惊又怒。

    真武七截阵玄妙,七人布阵,足足可以增长六十四倍功力。

    但仍是与来犯者功力差距太大,仍是被一击而溃。

    老魔攻山、道门大比、六大派合围山门,四大宗师上飞来……难道事情还没有完?

    但他们毕竟经历诸多,又是武当年轻弟子的领袖,心性之坚,自然远非常人可以,迅速冷静下来。

    谢宝树更是走上前来,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眼前不速之客身上,觉得陌生但却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熟悉,来人似乎是自己一位无比熟悉之人,可是为什么从没印象呢?

    他按下心头的古怪,不卑不亢道:“阁下到底是谁?竟敢擅闯我武当太和大殿,你穿我武当掌门道袍,把本门掌门怎么了?要知道,如今我武当小师叔祖已然下山,速度报上来历,不然休怪我武当言之不预!”

    面对质问,出乎意料的是,那不速之客却是不惊反笑,欣慰点头,“不错!宝树你应对得很好!”

    “这声音…”谢宝树一听立刻惊疑起来。

    而其他六子也是惊讶对视,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怎么?你们都不认识本掌门了吗?”来人摊开手,转了转身子,任由他们打量。

    片刻钟后,终于从那熟悉却皱纹全消的面目轮廓间,武当七子眼睛剧缩,认出来人,惊叫失声。

    “是你,掌门!”

    “掌门,你怎么了返老还童了!”

    “你老人家的气息?掌门,你也是先天了!”

    ……

    今日才刚听到掌门因师祖下山一事,放下心结,老来破境,得入后天化境。

    但怎么只是上了飞来峰一趟,就跨过无数武夫一辈子难以越过的天堑得入先天,令武当又多一大先天宗师。

    这其中到底又发生了何等惊人的变故?

    不得而知!

    而令七子惊喜的是,继小师叔祖之后,武当又多一宗师,这下子是上门彻底无忧了。

    十多年的岌岌可危之势,彻底一去不复返。

    郑青山呵呵笑道,验证了他们心中的猜测,“不错!这一切都是拜小师叔所赐!经他老人家点化,我已破入先天,寿元大增,重回壮年鼎盛之时了!”

    点化人为先天?

    七子一时茫然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小师叔祖不是刚刚入先天吗?

    为何就能点化其他的先天了?

    一想到,他之前双手不动,只是凌空踏出八步,刚已突破就镇压四位老一辈的先天宗师?

    他们就感觉到浓浓的荒谬之感。

    为什么总感觉小师叔的先天境界和别人不一样呢?

    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小师叔祖的武道几近仙道了!

    ……

    就在他们浮现联翩时,一旁郑青山却是沉声道。

    “不要愣着了!今日就是小师叔下山之时,还不快去让诸多弟子准备。师叔下山,非同小可,必须郑重对待才行!”

    “师祖要下山了?”七子失声道,措不及防。

    但掌门已经下令,他们顾不及多想,立刻身形掠了出去,各自分开,通知各方。

    很快天柱峰上金钟声大响,传遍四周。

    从四面八方众多武当门人如潮水一般朝着飞来峰而去。

    山下一片轰动,山上吕纯良却是端坐不动。

    他缓缓闭目,周身气息升腾,如云如雾中竟是显出一个个小小的人影,仿若活物一般在空中跳跃,动作各不相同。

    或是持剑而刺,刺、斩、劈……从基础剑法开始练起,随后重重演化,剑光练成一片,招式缥缈,万千剑法最后却是化为一招,一剑飞来,天外飞仙,杀机凛凛,无迹可寻。

    或是双手变幻,拳招霸道,轰击得虚空砰砰作响,掌法连绵,成铺天盖地之势,手爪狠厉,隔空擒拿,无可逃脱,指劲缥缈,如羚羊挂角,从难以预测的角度点出,制服强敌。

    或是身形如风,双翅展开,如飞鸟腾于高空,脚踏虚空,螺旋飞升,直重霄汉,身形鬼魅,幻影重重,缩地成寸,忽隐忽现,远看千里,眨眼便在眼前……

    ……

    剑招、拳法、身法、横炼……天下武学,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种类之多就连江湖人自己都数不过来,此时却在此一一展现,没有一点遗漏。

    当演化到极致,万千妙象陡然一收,无声溃散,如同幻影。

    武学全通,特效大成!

    ……

    吕纯良豁然睁眼,凌厉的光一闪即逝。

    那是怎样的光,淬亮夺人,虽不明显,但万物无法遮掩。

    不知何时,握刀在手、

    心意所指,刀之所至。

    这是怎样的一刀?

    快得连射出的痕迹都不见。

    无人能知道,这一刀在哪里,甚至没人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

    刀未出手前,谁也想像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

    这是天上地下,无法代替的一刀。

    若不能了解那种气质,就绝不能发出那种足以惊天动地的刀!

    刀,飞刀!

    飞刀还未在手,刀的精气神已在!

    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刀……无声。

    人……断魂!

    刀法所至之处,万物都被切断,空气中被割出一道久久不散的气痕,飞虫掉落,翅膀齐根而断,却不损齐声。

    眼前山壁上露出一线缝隙,光芒透照,却是被一刀贯穿,不知了去向。

    小吕飞刀,例无虚发!

    ……

    嗤嗤嗤!

    吕纯良手指连弹,一道道无形剑气密集如雨水一般汹涌而下,相互组合,展现出种种精妙剑法,甚至组成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方……等诸多精妙剑阵,困住一切敌,切割得粉碎。

    一脉一剑,即为……

    七十二脉神剑!

    ……

    “起!”吕纯良眸中银光一闪,四周虚空为之所动,砂砾、山石、树木……凡世间一切有尖锐之物都浮空而起,以自身锋芒对准前方,仿若一柄柄天然的神剑,刺穿一切。

    元神驭物,天地万物……

    皆可为剑!

    ……

    一剑东来,天外飞仙!

    指玄第一,飞来剑!

    一指凝阴煞,十方皆俱灭。

    指玄第二,荡魔剑!

    四象绕指剑,八卦生其中。

    指玄第三,神机剑!

    ……

    指尖生玄机,或是阴煞肃杀,或是厚重磅礴,或是灵动游走……

    剑势凌厉,所到之处,竟是将武当上空的云层都一切而开,留下诸多清晰的剑痕,如擎天神剑,划分天地。

    吕氏指玄篇,七十二峰为剑!

    ……

    武学全能、小吕飞刀、七十二神剑、元神驭物、指玄七十二……吕纯良一一演练,整理自身所学。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要想不挨刀,底牌要藏好!

    到时候与对方交手,那对方面对的就是……

    底牌、反底牌,反反底牌……

    你猜我在第几层?

    ……

    时机已至,只差下山了!

    吕纯良悠悠起身。

    吽……

    唳……

    黄云飘落,小牛似的黑影从山下踱步而上,争先恐后地凑了过来。

    特别是那大黄鹤更是跃跃欲试,用红彤彤地丹顶不停摩挲着吕纯良的胸口,欢鸣不止,满是跃跃欲试,似若人语。

    “骑鹤下江湖?”吕纯良笑而摇头,“不,鹤儿!这太高调了,不符合我吕某人一向低调的风格!”

    大黄鹤一听,顿时不依,又凑了过来。

    吕纯良受不了它的热情,将它细长的脖颈推到一旁,抚摸其丹顶,而道:“鹤儿,你在山上看好家!早晚必有唤你的时候!此次下山,我骑着牛儿就行了!”

    主人发话,大黄鹤满脸不愿,却也不敢违背。

    唯有一旁大青牛却是摇着硕大的牛角,吽吽不止,似在大笑。

    大黄鹤顿时暴怒,双翅疯狂扇动,响起劲风如刀,席卷而去。

    但大青牛皮糙肉厚,沐浴狂风,却是眯着眼睛,如沐清风一般。

    大黄鹤只好气哼哼地罢手。

    “走吧!”吕纯良身形一纵,倒骑在青牛背上,缓缓下山而去。

    此次下山,道艰且险,不易大张旗鼓的。

    溜了,溜了……

    他若是不想惊动任何人,哪怕世上遍少有人能发现他的踪迹。

    无声无息间,骑牛的身影就来到武当山脚下。

    啪嗒……

    牛儿踏出一步。

    十年不履凡尘,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踏入了人间。

    之后的每一步都是江湖。

    吕纯良却是猛然身体一僵,一抹背后空空,不禁苦笑。

    还真是剑未佩妥,出门便是江湖啊!

    那么……

    “剑来!”

    ……

    “武当掌门郑青山率众弟子恭迎小师叔下山!”

    “我等恭迎小师叔祖下山!”

    飞来峰下,郑青山在前,身后武当众门人肃穆而立,目光炯炯,眺望山巅,只为等待那人身影翩然而下。

    “恭迎吕真人下山!”

    不知何时,那后山的江湖散修也自发出现,深深拜倒。

    声音一遍一遍在山岭间回荡,久久不绝。

    一刻钟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

    呜呜呜……

    山风吹来,久久无声。

    千呼万唤不出来,一个个人影在风中凌乱。

    “贫道上山去看看!”郑青山终于按捺不住,身形掠向上头。

    等到他上山了才发现,飞来峰上空荡荡,哪里还有那道身影。

    青云洞中幽深!

    石案上摆放着一份书信,笔法潇洒,只有二字。

    “去也……”

    小师叔这就走了吗……

    郑青山驻足原地,为之怅然。

    小师叔十年独坐深山,心境不动,但一朝离去,却也能潇洒如风,不带一点留恋。

    逍遥自在,不滞于物,天地之大,任由来去……

    这就是传说中仙人的境界啊!

    不愧是小师叔!

    郑青山心中感叹,小师叔之一举一动不着痕迹,深谙道意,久见之,哪怕是俗人也能近道。

    武当有幸,幸而有师叔!

    正当这郑青山感慨万分时,突听虚空中一声轻笑回荡。

    “剑来!”

    嗡嗡嗡……

    下一刻悬挂在青云洞中一柄朴实无华的玄黑重剑蝉鸣不止,陡然破空而去。

    郑青山连忙掠出青云洞,朝着飞剑而去的方向,深深拜倒。

    “青山知道小师叔你一向低调,但行走江湖,终有不平之事。您老人家需要高调的时候,可一定不要手下留情啊!”

    呢喃有声,化于风中。

    片刻钟就有回应。

    “善!”

    郑青山站在飞来峰山巅伸出的一角上,久久瞩望,江河湖海一一入目,隐隐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骑牛飘然而去,渐渐痴了。

    这正是……

    十年修行无人问,一朝师叔终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