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零四章 天赋觉醒,特效合成
    “见天地,见众生,终见自己!”

    长笑之声,回荡在山岭间,久久不绝。

    郑青山和武当七子立在原地,一脸沉思,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

    但真武天碑遇三疯而出道统,见小师叔而玉碎,他老人家从中悟出的又是何等真谛呢?

    悠悠万古一轮回,天碑无人可探,如今玉碎似乎代表着使命已经完成,

    万古不倒,只为等待一人而已。

    其中有真意,言语难道尽!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却见那人身影早已远去了,消失在七十二峰重重云障中,仙踪缥缈……

    ……

    飞来峰上,吕纯良一人独坐,没有吐纳调息,久违地没有沉心修行,而是一双眸子清晰地倒映着眼前诸峰,陷入了最深地思索中。

    山上、山下已经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布置,山路崎岖,但只要有路,总有人能上来。

    只是现在,山上清净任由他一人独享。

    只因那些常人眼中神鬼莫测的护山大阵,此刻的吕纯良再也不需要了。

    先天宗师道场,谁敢轻易冒犯?

    这就是人如其山!

    相比于任何多余的布置,自身的强大最为根本!

    八步下了飞来峰,接下来就是再下武当山了。

    但临行之即,吕纯良心头还有大困惑。

    元神入主真武天碑,逆溯时光浏览历史,神游太古洪荒世界,又见那六大太上身影……

    这一切都是如此地清晰,亲身经历,不是幻象。

    三花聚顶,精气神合一,此时的吕纯良对肉身以及心神的把握已经内外通透,这一点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但这又代表着什么呢?

    过去的已经过去,近古、上古、远古、太古……历史、传说、神话……再是波澜壮阔,都已是雨打风吹去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见所感,似乎意味着什么某种天地间巨大的隐秘,但一时却如同雾中观花,水中捞月,捉摸不透。

    晚年的三疯祖师又是从真武天碑中见到了什么,才会生出大不祥,癫狂失踪呢?

    谜,一切都是谜。

    吕纯良一时心头也为之恻然。

    终究要下山啊……

    独坐山上,难见天地!

    下山之行,无论从何等角度都是势在必行了。

    若不能见天地,得见世界真相,这万古之谜将永远都得不到答案。

    但是问题又来了!

    已是先天,又见真武天碑,说好的真武图录又在哪呢?

    现在天碑已碎,难道这门武当的核心传承就要失传在自己手里?

    一想到那天碑在自己面前碎得稀里扒拉的模样,吕纯良嘴角微抽,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不对!

    吕纯良静下心来,还是感觉到了不同。

    身体仿佛突破了某种瓶颈,升起一种本能的冲动,似乎在久久的沉睡中苏醒过来,随心所欲,似乎只要他想,就可以……

    “见自己吗?”隐隐他明白了什么,手掌微微摊开。

    蓬!

    掌心中凭空升起一团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四周的空气开始扭曲。

    此火不是凡火!

    纯粹的炽热以外,还洒下一片光明,透着一种照耀万物的勃勃生机。

    噗噗噗……

    吕纯良脚下坚硬的石面无声裂开,一枚枚翠绿逼人的绿芽生长了出来,向火而生,于风中摇曳,茁壮生长。

    片刻功夫,他立足之地已经是一片绿意,鲜花野草遍地。

    掌心生火!

    九阳真火?

    九阳真气化为源源不绝地燃料,涌入其中,燃烧不尽。

    吕纯良顿感惊奇,他深谙武道真谛,自然明白天下武功虽然千变万化,各有异能,但本质不过是以真气化形,模拟天地自然的真谛。

    但眼前别看只是一朵小小的火焰,但却是本质的不同。

    真气生火,此为……

    炼假成真!

    吕纯良有着预感,这一切都与自己“天生练武带特效”的天赋有关。

    但又不止是特效这么简单了,而是一种真实发生的异象。

    似乎天赋得到了某种玄之又玄的点化,完全激发甚至更进一步,彻底进化了!

    于是随后他继续出手了!

    寒冰掌玄黑煞气,酷寒刺骨,凝水成冰,刀、枪、斧、戟……诸多变化。

    惊雷指弹动不停,噼啪噼啪,指头间有电蛇跳跃,空气中升起阵阵电焦的味道。

    擒龙手五指成爪,真气成龙,搅动风云翻滚,竟是急速凝聚,片刻钟后就有雨水落下。

    ……

    他一一演练,每一门武学都干涉外界自然,生出诸多变化。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武学这般简单了,而是以武通玄,技而近乎道矣!

    甚至,这还没有完!

    吕纯良心头冲动不停,感觉自己做到更多,似乎还可以这样……

    于是他一手成爪,猛然破空抓去。

    嗤……

    尖锐的破空刺响。

    虚空在这一抓下,顿时从中而开,露出好大一片缝隙。

    唳……

    一条透明的苍鹰化形而出,迎击长空,腾挪飞跃,爪劲撕扯,所到之处,万物粉碎。

    “快看!那是何物?”

    “飞来峰上什么时候又出现这头神鹰异兽?”

    “不对!那是武道高人的真气化形!是吕真人又在练什么神功秘法吗?只是为何和江湖普通功夫鹰爪功这么相像呢?”

    ……

    飞来前峰空门大开,但那武当吕真人有言在先,这些江湖散修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见证了那八步入先天的人间奇景后,他们在后山越加勤奋练功,只求早日能登上传道崖,求得那真武在世吕真人的点化,一朝脱胎化骨。

    此时飞来峰上异象大作,他们一个个都被惊动出来。

    真气化形,鹰击长空!

    那苍鹰眸中仍是高傲的冷光,有着活物一般的灵性,仿佛天生就是傲啸天空的神物,爪击、扇翅……都尽显武道极致奥妙。

    那些江湖散修一时间看得如痴如醉,其中不缺专精擒拿功夫的武夫更是不自觉身形随之而动起来。

    相比他们,山门内那些武当年轻弟子却显得颇为淡定,不言不语,只是静静看着,如遇大机缘,静心感悟起来。

    而此时山上那重重异象,仍在不停衍化。

    轰……

    又是一拳轰出,金色浩荡,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光柱。

    苍鹰不闪不避,主动迎上,沐浴其中,发出阵阵高亢地欢鸣,身躯竟急速蜕变,迎风见长。

    呼……

    陡然一片金影从头顶掠过。

    大、好大、实在太大了……

    众人抬头而望,只见头顶哪里是什么金云,赫然是一头无比尊贵的神鸟,双翅宽广,遮天蔽日,一双眸子更是傲气凌然,直朝霄汉,仿佛这天地的一切都不放在眼中。

    在场所有人心头只升起一个念头。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

    片刻钟后,金光破灭,直若幻境。

    山巅上,吕纯良收功而立,微微而笑。

    鹰爪功合镀金身法,为金翅大鹏身法!

    他隐隐似乎明白现在的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了。

    这还没有完!

    他继续演练……

    一手为火,掀起热浪阵阵,燃烧一切。

    一手为水,流动循环不止,滋润万物。

    水火猛然相合,不但没有相互抵触,反而一阴一阳完美相合,最后和谐共处,化作一片无形无相,水火共济之兆。

    烈火掌合柔水指,为无相神功。

    ……

    昂……

    吟……

    龙吟悠长,象吼高亢。

    磅礴气血冲天,显化龙、象之形……一龙一象、二龙二象,直到最后九龙九象……

    扭曲的虚空中央又有金光从中诞生,一座金刚护法浮现其中,肌肉纠结,怒目威严。

    龙象桀骜,却如小猫小狗,投入其座下。

    一座有无边降魔之力的神祇重新显化,手持金杵,降伏一切邪魔外道。

    龙象般若功合金刚伏魔功,为韦陀金身法!

    ……

    剑,剑气纵横,千变万化,剑花朵朵。

    刀,刀芒霸道,纵横交错,斩杀无情

    枪,一点寒芒先到,顿时枪出如龙!

    ……

    十八般兵器,各种奇门兵器,一一现象,相互碰撞,各自交锋,成了兵器争雄的杀场,直到最后气劲肆虐,杀机无限。

    剑法初解、刀法初解、枪法初解……合而为一,即为万兵大法!

    ……

    道门功法、佛门功法、兵器之法……擒拿、轻功、横炼……世间各门各类功法一一演练,尽展武道奥妙,更是各自相合,诞生出无边妙境。

    那些江湖散修都是无门无派之人,凭借着一点人生机缘,各自侥幸踏上没有止境地武道之路,进步唯艰。

    何曾看过大能如此毫无掩饰地亲身演法?

    虽然没有亲自授功,但此时尽显武道奥妙,也让他们看到了武道新的一重天地,无限之可能。

    原来笼罩重重迷雾进无可进的未来道路,渐渐清晰起来,瞳孔中已经一片湿热。

    咦?

    我的眼角满是湿润。

    哦,是我流泪了!

    这可真是……

    朝闻道,夕死可也!

    心中有无数言语,一时难以道尽,一个个无声而拜倒,口中哽咽。

    “武当吕真人,不吝教化,指引武道,我等感激而涕零!”

    ……

    后山齐声而喝,引起山门内武当弟子纷纷为之侧目,没有一声嘲笑。

    要知道若不是之前小师叔传下易经洗髓之神功,他们也是武道无路,不比这些人好多少。

    头顶异象重重,世间武学,无所不包,无所不通。

    他们望之,心潮而澎湃。

    神话有载,太古时仙道衰弱,末法之时,真武大帝下凡而传武道。

    世间之武,皆源于大帝,为武道之真身,故尊号为真武!

    天下之武,皆在小师叔祖一掌之中,真武化身名副其实也。

    听师兄师姐们说,武当神物真武天碑,见小师叔而玉碎,核心大法真武图录已经失传。

    但这又如何?

    真武图录,死物而已!

    更是只得先天才能练成,对于现在的武当并无多大作用。

    而小师叔祖在前,已有活真武,哪还要死图录!

    就在他们浮想联翩时。

    哈哈哈……

    山巅之上,传来一声长笑,洞穿浮云,无尽地畅快。

    吕纯良长身而立,云霄之上诸多异象纷纷破灭。

    他心头通明,再无任何困惑。

    以前他天赋自带异象,只是结合了他的认知,被动产生异象。

    但元神经历真武天碑之行,逆溯万古,见证天地之谜,似乎突破了某种束缚,如今他与生俱来的天赋已经彻底从潜藏状态觉醒,可以化被动为主动,随心所欲将自身功法乃至武道融合起来,特效合成,更进一步诞生出新的绝妙武学。

    真武图录,明心见道吗?

    吕纯良恍然,原来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得到了真武图录。

    真武图录不是什么有形的神功妙法,只是能让先天宗师以心神感应自身武学前进之路,从而再无困惑。

    武道根基不同,悟出的道理也是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武当记载中,每一个本门宗师一入先天后,哪怕是师徒,各自武学也是大有不同。

    而这一点在吕纯良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极致。

    他一身武学根基都来自于自带特效的天赋,不限于任何一家一门之武学,无所不通,却是降生此世十八年后,得以再次觉醒。

    这才是武道根本,比之任何神功妙法还要好得多。

    万事俱备,只差下山了!

    但他若下山,武当本山必定空虚,还是得多准备些手段才好啊!

    “青山!”此心一动,吕纯良登高而喝,真气传音。

    “小师叔,来了,来了!”远远一阵笑呵呵地声音。

    只见小老儿掌门郑青山甩动长袖而来,大踏步而来,雪白长须在风中飞扬,一张面带红光,去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眉间的皱纹都为之花开,笑得合不拢嘴。

    身轻如燕,一袭倒影掠上山头,更带着一股往常不曾有的灵动气机。

    “咦?”吕纯良扫去一眼,“青山,你破境了!”

    眸子望气,一切皆在观察之中。

    “这一切都是依仗小师叔洪福。您老人家成为先天宗师,武当自此无忧,师侄我也再无挂念,得意顺利突破为四品了!”

    江湖大快之事,无过于少年成名,中年得道,老年破境。

    哪怕为武当掌门,郑青山这小老儿一向稳重,此时也笑得合不拢嘴。

    “武当无忧?”但吕纯良却是缓缓摇头,意味深长道:“光我一个先天可不成啊!青山,你已已入后天化境,离先天也只差一步之遥了!还要再进一步,才是啊!”

    “小师叔,这却是难了!”郑青山却是叹息一声,“自家人知自家事!师侄练武天赋不够,若不是之前武当魔劫,门人凋零,青山是万万坐不上此位的。突破先天的事,我们这一辈三人已经希望不大,只能拜托小一辈的武当七子了,他们得师叔点化,进境之快,已经快要超越我等,潜力更是大大胜过我们!”

    “世间无定数,武道更是如此!”吕纯良却是不信,“且让我看看!”

    不等郑青山多做反应,他手指微弹,真气成丝已经破空而去,已经缠在郑青山手腕之上。

    真气涌入其中,所到之处,一切尽在感应之中。

    随后他就眉头一皱。

    相比于之前那武当七子体内精气神充沛,生机勃勃。

    此时自己这个老师侄虽然已入后天化境,但周身却是精元低沉,没有活力,真气空虚,难以凝聚,心神更是大衰。

    经脉萎缩,毕生练武形成的纹路却是涣散无比,难以连成一体,一气贯通。

    年老,精亏、气虚、神衰……

    武夫越是晚年,潜力渐渐耗尽,油尽而灯枯,进境之难,几乎皆是奢望。

    而已成先天的吕纯良却更是明白突破先天的关键就在于精气神合一。

    只有如此,才能打破人体肉身桎梏,化不可能为可能,强行打通天人之桥,意志干涉外界。

    照这样下来,自己这个老师侄的确是一点机会也无了。

    哪怕是服用武当神药玄武升天丹也没有多少机会。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等等……玄武升天丹?

    吕纯良陡然一动,上上下下看了自己眼前这个老师侄一眼,目射奇光。

    潜力用尽又如何?

    今日我就要效仿三疯祖师之故事,来一个……

    人造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