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章 江湖新神话,八步入先天
    飞虹虚渡,天人踏桥。

    似从天穹之上落于人间,大道随身,每踏出一步,就掀起无边气象。

    流星如火、风云天变、天罗地网……

    此时的吕纯良已经不需要再压制自己。

    一元炼窍,全开!

    十二万九千六百股真气一冲而上,合一元之数,衍化万象!

    先天真气摆脱了后天桎梏,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有道之真意,变化万千。

    哪怕数量再多,大小也只在一念之间。

    此时一元真气全部涌入十二正经中,时而如溪流潺潺,时而如江河奔腾,时而如海洋汹涌……随后顺其自然又无声无息地汇入奇经八脉中……一重一重释放自身压抑已久的修为。

    一步一境,一境就是一重天!

    第一步,武道筑基境!

    第二步,九品小周天!

    而落下第三步后……

    八品中周天!

    练气成丝,天罗地网。

    上天入地,无处可逃。

    阴煞汇聚之夜幕被肢解开来,黑爪、神鞭、金印、赤符……被困在其中,重重束缚,挣脱不得。

    噗噗噗噗……

    天网猛然一合。

    四个真气凝形的神物立刻硬生生被压碎,溃散成气雾,消散殆尽。

    “呼……”

    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大宗师闷哼一声,身形如被无形之重锤狠狠砸中,胸膛为之塌陷。

    他们沿着飞来峰的半山腰还没上去多久,又倒退而回,不进反退。

    先天玄象为武道意志所化,一旦被破,不但真气反噬,作用于肉身,更是意志破碎,心神受损。

    此时他们虽然宗师气势仍存,但目光中却已是无法掩饰的疲惫之感,精神大衰。

    但他们已经顾忌不得这些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四人抬头而望,真气成网,笼罩头顶,似要将他们一体网罗。

    封神列榜!

    十方浮屠!

    赤色神章!

    生死有名!

    ……

    四大宗师,再无保留,展现平生绝学。

    岑永元伸手虚握,如持神鞭,仿若古老之时的封神应劫之人,代天封神,榜上题名,无人可逃。

    陈逸仙手托真气,化作金印,如操天威权柄,镇压十方魔头,所到之处,邪祟退避,阴煞不存。

    宫可心指上生符,赤篆神章,赫赫赤光普照而下,无孔不入,阴魂镇压,鬼门封闭,天地俱清。

    祁良材一手成爪,如握地书,一手于空中虚画,划出道道莫名之诡迹,书上有性名,无形索命。

    ……

    神鞭、金印、赤符、黑爪再生变化,如同神物有形,最为致命。

    “起!”

    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人面孔生出青、金、赤、黑四色光芒,疯狂吐纳天地元气,以先天真气一重一重冲击而来。

    天罗地网顿时被托在空中,再也落不下来,更是渐渐被一点一点撑开。

    四人拼尽全力!

    而吕纯良却是沉浸在体内变化中,对这一切毫不在意。

    眼前四人不过路中顽石,踏步而过。

    相比于收拾他们,他更关注的是一步一步步入先天,自身的蜕变。

    修为才是根本。

    其他如山风水月,不过是外物而已。

    我若下山,与他人何干?

    吕纯良却是看都没看这四人一眼,径直又踏出一步,为第四步……

    七品大周天!

    十二正经划分人体生理,奇经八脉走遍周身。

    而筋骨血肉之下,却有暗脉深藏,如大地之下的龙脉,难以勘测,却又无处不在。

    雄浑真气如春风化雨,一一渗入血肉之中。

    精、气、神合而为一,迸发出生命最本质的光辉。

    啵……

    吕纯良脑后无物,于虚无中绽放出一点毫光,刹那间立刻放大,形若光轮,大放光明。

    那片光是如此之纯粹,不含一丝杂质,如大日浮空,普照周天之物,刷落而下,一切不谐之物都被彻底抹去。

    神鞭、金印、赤符、黑爪无声无息彻底涅灭,连一丝动静都没有,似是自身的存在硬生生被抹去了。

    “不好!”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大呼不妙。

    从那片浩浩白光中,他们感受到精气神三元合一的至高力量,至纯至粹,不容一切杂质。

    他们一切手段,无论如何变化,但只要本质未曾蜕变,在这片浩浩白光中,都似被彻底灭杀了。

    一时间四大宗师顿生无力之绝望,只能眼睁睁看着

    “师兄,动用那一招吧!”冰霜道姑宫可心沉声道。

    “什么?那可是我等用来对付那些江湖老怪物的杀招!怎么如此轻易用出?”岑永元沉喝一声。

    “顾不得那么多了。此僚凶猛!不用那一招,根本无法降服。现在他只是刚刚破入先天,就如此恐怖,可见武道根基之雄厚,已经到了可畏可怖的地步。若是等他在先天境界彻底站稳脚跟,早晚必是真小师叔之大敌,后患无穷。此时正是斩草除根之时!”宫可心一介女子,言语冰冷,尽是无情杀机。

    “不错!此人武道超乎理解,已是怪物,此时不出杀招,再难制服!”陈逸仙附议,也为赞同。

    “为了真小师叔,也为了我武当万世根基,这假小师叔非除不可!”祁良材为之冷哼。

    “好,布阵!”众人一致,岑永元终于点头,也不再废话,大喝一声。

    四大宗师顿时站定方位,掌、印、拳、爪,真气一一宣泄而出。

    “角、亢、氐、房、心、尾、萁,东方甲木青龙!”岑永元声落掌出,气劲如龙,腾空而起。

    “斗、牛、女、虚、危、室、壁,北方壬水玄武!”陈逸仙随之应合,双拳轰出,不动如山。

    “奎、娄、胃、昴、毕、觜、参;西方庚金白虎!”祁良材冷冷一喝,阴寒气息,杀机凛凛。

    “井、鬼、柳、星、张、翼、轸;南方丙火朱雀!”宫可心声破长空,汹汹烈火,燃烧苍穹。

    “玄天大阵,起!”四人同声,气机破空,连绵成片。

    一时间只见天穹四方显出四尊神影。

    青龙遨游东方,玄武坐镇北方,白虎雄踞西方,朱雀长鸣南方……

    天地四灵现世,顿时气机连绵成片,彻底笼罩住天穹。

    日光退避,天幕再化玄天,一片纯黑。

    四灵悬于空中,统帅二十八星宿,万星拥簇……

    嗤嗤嗤……

    玄天之上,群星闪烁,似是受到某种无形的吸引,周天星辰之光一一洒落而下,无声无息地穿过天罗地网,洒落人间,却又凝作实质,披散在岑永元四人身上,如披星衣。

    下一刻,他们出招了!

    还是同样的招式,但一招一式中此时似乎得了群星加持,一举一动都有星辉洒落,带着某种恍若星辰一般万古不朽的本质,与世长存。

    那浩浩白光与璀璨星光对碰,顿时各占一方,僵持不下。

    “好机会!”岑永元四人见状大喜,合身扑上,各种招式迭出,冲破封锁。

    一时间,飞来峰上显玄天,四尊身影披星光,如神话中的天上星君,一招一式都有万星之力。

    “玄天大阵!”

    一声惊喝。

    别人认不出,武当掌门作为上一代的七子,经历过武当的兴盛时代,如何认不出此门阵法,正是武当失传已久的玄天七星阵,为道门五大奇阵!

    昼化玄天,接引北斗,七星入主。

    星力加持之下,一招一式都能跃升一个层次,真气恢复神速。

    更可怕的是,北斗为星主,更能号召群星,布阵之人多多益善,理论上有无穷威力!

    此时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虽然只有四人,无法完全接引北斗七星,只能化身四方四灵,但作为先天宗师,威力却丝毫不弱。

    玄天大阵,威名在外,为道门五大奇阵,这是在天下打出的赫赫威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先天宗师本就真气几乎无穷尽,大阵一成,立刻有改天换日之功。

    玄天遮天蔽日,大日为之失色,星光如剑,一一落下,千丝万缕,切割白光。

    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如潮水一般翻滚,要将那立于虹桥的身影彻底淹没,光轮为之熄灭。

    “小师叔祖……”

    武当弟子中一声惊呼。

    玄天大阵失传已久,自入武当以来,只闻其名,不见面目,此时亲眼所见,此知其可怖之处。

    虹桥暗淡、光轮熄灭,其上那身影没入黑暗中,似渐渐被淹没,彻底不见。

    眼看就要陷入彻底地沉寂中,突听一声轻笑响起,

    “万古黑暗,一豆燃灯。何况大日乎?”

    一声轻笑,虹桥光芒大亮,一人踏出一步,顿时又从黑暗中走出。

    头顶光轮转赤,仿若一轮赤色大日冉冉升起,新生的太阳虽然光线并不比大日当空要炽烈,但朝阳光辉有着不灭特性,刺穿夜幕,划分黑暗。

    第五步,六品明劲!

    精气巨柱,其上一座九品赤色莲华,大如小山,无比炽热的气息竟是将高空的云气都给彻底蒸干了,飞来峰上浩浩金光!

    金顶再现,玄天再分!

    四大宗师闷哼一声,步伐为之停顿,目光望去。

    只见那人如神圣临尘,下山,一步一步下山,

    一步突破一境,一境展现一重天地!

    难道此人就要这么在他们眼皮底下,一步步踏入先天不成?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四人面色难看无比。

    玄天大阵,已是他们最大杀招。

    眼前这人刚刚踏入先天门槛,还没彻底站稳,就已如此厉害。

    若是等他站稳先天,哪里还有他们还手之机。

    玄天倾覆!

    他们手遥遥抓向虚空,猛然狠狠往下一拉。

    嗤拉……

    玄天夜幕似乎是拉下人间,无穷黑暗一下子轰然落下。

    天塌了!

    武当众弟子顿时有天塌地陷之感,,末日将至,心中惶恐不安。

    但他们没有逃离。

    因为天塌着,还有高个子顶着。

    他们一双双目光望向那袭道袍身影,一眨不眨。

    只要那人还没有倒下!

    他们又有何畏惧?

    果不其然!

    玄天压顶,那人只是不慌不忙念诵有声。

    “天无二日,始有黑夜。若有二日,黑暗何存?”

    啪!

    他又踏一步。

    第六步,五品暗劲!

    万古黑暗中,赤日已然升到高处,但还没真正当空,一轮紫日又再次升起。

    二日同辉,扎破黑暗万朵。

    玄天也渐渐退却,群星暗淡,被彻底掩住光辉,四象哀鸣……

    既然如此……

    从始至终,那人只是一步一步走来,双手始终未曾动过丝毫,光凭自身气魄,就令他们节节败退。

    四大宗师心中生出狠色。

    四象逆转!

    他们面色瞬间煞白,再无半点血色,身形陡然如走马观花一般逆向走位起来。

    青龙悲鸣一声,陡然逆向游动,从东方转到北方,随后又到西方。

    玄武、白虎、朱雀依次逆转。

    一时间呈现西青龙、南玄武、东白虎、北朱雀的逆四象隔绝。

    这还没有完!

    四象逆转,循环不止。

    玄天大阵一时为之天崩地塌,有重炼地火水风之势,要将天地彻底打散成一团混乱,十分不堪!

    这一次,还没等众人多做惊骇。

    “这就拼命了?三生万物,开天辟地!”

    笑声依旧,步伐如常。

    吕纯良微微一笑,踏出了第七步,于是又有一轮青色大日紧随紫日浮现出来。

    赤、青、紫三色,三朵九品莲华,相比往常,彻底化实,仿若从混沌中长出的先天妙品,洒落无匹光辉,如一枚枚神剑挥洒,开辟混沌,划分清浊!

    嗤嗤嗤……

    头顶浑浊被一分而开,四个身影从中倒飞而出,重重衰落在地,却是阵法被破,一个个气若游丝了。

    先天宗师,真气无穷不假!

    但若是动用了本命真元,全力出招,一旦反噬起来,也会伤及根本。

    四大宗师全力布下玄天大阵,一朝被破,立刻元气大伤。

    “大师兄,你还没看明白吗?这假师叔所使用的那一门是我武当功法的气象?他分明是居心叵测潜入我武当的!你为何还不拨乱返正?”宫可心厉喝道,拼尽最后一丝真气远远传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郑青山却是不为所动,长长叹气一声,“六师妹,你为什么还要冥顽不宁呢?小师叔之器量岂是你们所能想象?”

    对于这些,吕纯良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虹桥七步,之前武道根基全部展现,再无丝毫保留。

    只差最后一步了!

    他仰头闭目,深深沉浸在那种生命升华中,双手缓缓升起,如托云天。

    “今日我入先天矣!”

    说罢,他踏出这八步,也是最后一步。

    咔咔咔……

    虚空震动。

    倒在地上的四大宗师,郑青山、七子等武当众人顿时飞来峰上空竟是出现一座无比巨大无边古老的神门,亘古而存在,此时已经彻底洞开。

    其中有无边道气,衍化出种种妙象,似是包含了宇宙天地万物,为一切之根源,不可名状。

    只是看了一眼,他们顿生瞳孔刺痛之感,脑海中被无边的信息给塞入,混乱不堪,头疼欲裂。

    虹桥飞度,直入其中。

    随后他们就见到那人踏出了最后一步,一跃跃入了门户之中。

    光线凝固了,声音停止了,气流不动了……

    一瞬间天地仿佛停顿了一个刹那,时间彻底停止,连一丝意识都升不起来。

    等到他们脑袋宕机,恢复过来,这才发现漫天气象烟消云散,一片澄净,不复存在。

    只留一个身影站立空中!

    没有虹桥飞渡,没有雷霆怒,没有云象光轮……什么也无!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直到轻微的风吹起了衣角,他才缓缓转过身来,一双面容落在别人的眼中。

    出乎意料的是,再无之前那般俊美得不似凡俗,虽轮廓还是那么惊艳,却不再夺风景之色,而是和光同尘,与万物相谐起来。

    乍看一眼,平平无奇。

    再看一眼,惊艳天人,

    又看一眼,情不知所以……

    如此地矛盾,却又如此地和谐,糅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发生。

    这种感觉就是……

    道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人人都知道,但谁又能看得清,说得明呢?

    道生万物,在天地先,不像那天地开辟后,万物都泾渭分明。

    看似为一,而又包含万物。

    这就是道像!

    言语难以形容!

    只能说……

    一望此人,如见大道。

    四大宗师瞳孔颤动,不由升起无限之绝望。

    武当七子却是眸中带光,悠然而神往。

    那些年轻弟子想不到那么多,只有一片崇拜之情,无以复加。

    “呜呜呜……”低低地哽咽声。

    小老儿郑青山不知何时老目含泪,偌大一个武当掌门哭成了花脸,皱纹却是渐渐绽放而开。

    他仰头而望,深深地将那凌空的身影映入眸中,一副画面渐渐浮现在眼前。

    魁梧老道牵牛而来,其上坐着一个倒骑的牧童儿,小小年纪,却成熟得不似孩童,目中深邃,智多近妖。

    “青山,愣着干什么,还不见过小师叔!”老道沉声道。

    “是,武当七子郑青山拜…拜见小师叔!”朴实汉子一脸一言难尽。

    “哎!”牧童儿咧嘴应了一声。

    青牛背上牧童儿,半百汉子称师叔!

    十年后,已是小老儿的郑青山泪目朝天,口中喃喃。

    “师傅,你若在天有灵,真该看看!

    小师叔,一步一重天,八步入先天了!

    三疯之后,江湖又出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