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九十九章 吉时已到,师祖下山(二合一大章,求订阅)
    虹桥横空,凌驾天上大地。

    一人独立,俯观山下人间。

    万丈绝巅之上,云层为之豁然洞开,天地俱清,万里无云。

    “吉时已到,贫道吕纯良今日下山!”

    一声轻笑,回荡在山上、山下,处处可闻,清晰入耳。

    “恭迎小师叔下山!”

    “恭迎小师叔祖下山!”

    哗哗哗……

    武当山门外,解剑石前,齐齐拜倒之声,以武当掌门郑青山为首,七子随后,众弟子纷纷持剑礼拜,目光望去,心头更是一片澎湃。

    虹桥飞渡,上天落地,贯彻东西,凌驾南北,无边宏大!

    一人立于其上,身形无物,仿若羽化之仙,飘飘于飞。

    “那是小师叔祖吗?”

    隔着万丈之遥,目光难以看到真容,但那天人凌尘之意,却以扑面而来,让人不觉为之神往。

    ……

    “什么?”隔着半座山的距离,看到那如仙如圣的身影踏出一步,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大先天宗师目光剧缩,眸中倒映着那座虹桥,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

    他们都曾迈过天人门槛这一关,如何认不出这就是打通任督二脉,体内真气与天地元气交感,形成的气虹,又被称之为“天人之桥”!

    一登此桥,超凡入圣,从此再非凡俗。

    只是这登桥只是修行术语而已,非是真实,而这天人之桥更是为虚幻。

    为何这假师叔的天人之桥为何能化为实体,能让人肉身登临其上,势若登仙?

    四人面色变幻,一时无比精彩,毕生的江湖观、修行观、天地观都被彻底打破,碾碎在地,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头顶之上更有无形的压迫如亘古长存的神山镇压而下,心跌谷底,不容翻身。

    他们眼神直勾勾望去,想要看清楚,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刚一突破,就有如此惊天动地的景象。

    先天宗师,眼里何其过人?

    哪怕跨了数千丈的距离,远处情景也清晰可见。

    而这一望,四人顿时楞在原地。

    头顶是晴空万里,身下是山脉起伏。

    一人立于天地间,似与万物混同,天人共合一。

    自然气机纷纷而来,如烟又如雾,如风亦如露,笼罩在他周围,如倦鸟一般恋恋不舍。

    似那云中仙客谪临凡尘,缥缈无痕,看似在那里,却又遥远在天边……不可触碰、不可捉摸、不可亵渎……

    四大先天宗师一瞬间,呼吸都为之停滞,生出不敢惊扰这天人相谐一幕的大惶恐。

    “何其天人也?此僚凶猛,莫非正要以假乱真。真小师叔再无回归武当之日了?”四人原本势在必得的信念大遭打击,一时惊慌不能自已。

    “等等,此僚的先天玄象呢?”冰霜道姑宫可心陡然似乎发现了什么,手指而去。

    “没有先天玄象,就不是先天!”岑永元沉喝一声。

    “是了!假货就是假货。先有阵法,后有这虹桥,他始终都在装神弄鬼!”祁良材声音转而高亢,重振信心。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我们揪他下来!”陈逸仙怒喝一声。

    四人毕竟为先天宗师,武道意志能干涉外界,千锤百炼,转眼间就恢复了信念,衣袖鼓荡,真气轰然而出,双手或是成爪、或是捏印、或是握拳……凌空轰去。

    夺魂荡魄!

    代天封神!

    伏魔无方!

    黄泉鬼渡!

    ……

    黑爪、神鞭、金印、赤符,玄象凝实,煞气毕露,仿若神话中的法宝神物一般,天然具有某种不可思量的魔力,搅动虚空气机,混乱不堪。

    煞气滚滚,浩浩荡荡而来,似要将眼前一切之物摧毁殆尽,生灵魂飞魄散,不留一点生机。

    而那道袍身影却是一动未动,站在虹桥上,抬头看着头顶空空,只有苍穹渺渺,万里无云,微微而笑。

    “先天玄象?这等东西,我吕纯良又怎会需要!”

    先天玄象乃是凡俗武者打通天人之桥,武道意志干涉外界,以其武学根基显化的外相。

    武道根基不同,玄象又有所不同,各具异力。

    就好比这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以封神摄魂爪、打神鞭、伏魔印、镇鬼符四门武当绝学为根基,入了先天后,玄象中都自然而然带着破碎心神的异力,却又各有不同。

    封神摄魂爪可以摄取魂魄,打神鞭击溃对方心灵,伏魔印降伏心魔,而镇鬼符则是镇压鬼蜮之念。

    但现在的吕纯良却没有这种东西。

    只因他之武道根基又岂是任何一门武学,可以束缚的!

    亦或者说……

    此时他真气脱离肉身桎梏,与外界相感,随时随地都能诞生异象。

    但却没必要……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未成先天,气机不自然泄露,无法完美掌握,自然会有异象现象。

    而若成了先天,真气早就摆脱了肉身束缚,如大道造化,无形无相。

    于无声中起惊雷。

    虽无人可以得见,但大道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不易不改。

    这才是先天有神,与大道同的真意。

    执着于外相,才是下乘!

    四道玄象来势汹汹,如灭顶之灾一般降临。

    而吕纯良却只是悠悠望过去一看,身躯微动,丝丝缕缕的气息从周身释放出来。

    “气出窍穴!搞了半天,你才是个筑基武者!”远处祁良材一声震喝。

    “果然是装神弄鬼!看你能欺骗世人到此时?今日我等非要解开你假冒武当小师叔的真面目!”岑永元远远长啸。

    “境界的差距,岂是你故弄玄虚可以掩饰的?”陈逸仙语气傲然。

    “与他废话做什么!揪他下来!”宫可心冰霜面孔上,双眸燃烧着汹汹之怒火。

    似是自以为看破了全部真相,四人连连惊呼,头顶玄象为之大涨,加倍碾压而来。

    “气出炼窍,小师叔祖才是筑基境?”

    “这怎么可能?别被这四个坏师叔动摇了意念!”

    “半步先天的百年老魔也被一掌降伏,这岂是筑基武者能做到的?”

    ……

    四大宗师声音毫无遮拦,真气催动,传遍七十二峰,顿时在武当众弟子中引起一阵骚动。

    唯有武当七子驻足而望,观察着飞来峰上的一举一动,一点也不慌。

    他们之前在飞来峰上闭关长达一月有余,虽不能见真人全貌,但也知他们这位小师叔祖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任何奇闻怪事发生在他身上也不足为奇的。

    他们所要做的,只是静静等待着他老人家的后手就是了。

    果不其然……

    虹桥之下,悠悠飘下一声轻笑。

    “大道筑基,玄妙始生!筑基又如何?尔等是看不起筑基吗?一元炼窍,开!”

    言出而法随。

    一声喝下!

    那道袍身影周身毛孔窍穴中皆有浩大之气,笔直而出,直冲天穹。

    当上升到极致后,又急速坠下!

    纯紫之气,速度之快,仿若流星,密集成雨,浩浩荡荡,轰击而下。

    真气泄露,流星成雨!

    那无穷无尽的紫色流星,一时间从飞来峰之顶朝着四面八方急坠,将一切之物都笼罩其中。

    噗噗噗……

    黑爪贯穿、神鞭倒飞、金印破碎、赤符溃散……

    四大玄象顿时被射得千疮百孔。

    虽是白昼,但那流火漫天,太阳的光芒一时都为之失色。

    天地间只剩一片纯紫。

    武当众弟子久久注目,为之失声。

    “这就是小师叔祖的真正的实力吗?这还是武功吗?”

    他们不敢想象,世间之武道竟能练到如此境界,当真是如神如魔了。

    以前停留在凡人的眼界中,而现在他们看到了更广阔的天地,世间之绝巅,有无穷之可能。

    “气出窍穴,演化流星!这怎么可能?这还是筑基期?这还是武学吗?”

    玄象被破,四大先天宗师连连倒退,心神不能自已。

    “不好,把握本心!”眼见同门有震骇失魂之兆,宫可心惊醒过来,声音发音,震荡心灵,“不要被他骗了!虽然不知道他练得什么魔功秘法?但筑基就是筑基,真气再是庞大,也有用尽之时!我等为先天,可借天地之威,真气无穷无尽,强攻不得,四人合力耗到他油尽灯枯!”

    岑永元、陈逸仙、祁良材随之惊醒过来。

    是了!

    先天宗师,最大的奥妙是什么?

    先天玄象只是其一。

    更有一重奥妙,就是真气与外天地形成天人循环。

    天地元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真气几乎无穷无尽。

    强攻不下,何不困住此僚,满满炼化!

    夜幕锁魂!

    祁良材面升阴厉,双手成爪,遥遥朝空中一爪。

    呜呜呜……

    手中阴煞汇聚,黑风阵阵,渐渐呼啸成片,似是运转周天的神人撤去白昼,拉下了夜幕,将偌大的飞来峰全部笼罩其中,黑暗蔓延开来,伸手不见五指。

    噼啪噼啪……

    神鞭浮空,速度锐疾,化作一道道闪电在空中来回交错,无匹神力,将流星一一打散,化作火星消散在夜幕极致的阴寒中。

    砰砰砰……

    金印镇压,势大力沉,若有万钧之重,仿佛一座座大山重压而下,将流星一一碾得粉碎。

    嗤嗤嗤……

    赤篆大放光芒,流火阵阵,与流星对冲,一一涅灭。

    ……

    四大先天宗师一同出手,真气几乎无穷尽,几乎有改天换地之威。

    他们不再强行与那虹桥上的身影正面硬碰。

    而是四人配合无间,各施手段,以无穷夜幕,手段频出,将流星之雨一一淹没。

    一时间飞来峰顶气流混乱,万物被搅动成混乱,似有无穷气息,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先天之上的交手,显然已入妙境,非是凡俗可以揣度了。

    众武当年轻弟子功力尚浅,只盯着多看了一会,立刻脚步虚浮,有头昏目眩之感,本能盘坐在地,运功调息起来。

    武当七子皆已入后天高手之流,倒也勉强可以支撑。

    “有趣!”吕纯良立在虹桥上,俯视而下,看得分明,哪里还不明白这四个不孝师侄的打算。

    迈入先天,会有一个脱胎化骨的过程。

    此时他境界已至,肉身还在蜕变中。

    这四个不孝师侄或许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想要以完全成型的先天真气耗干自己!

    既然如此……

    刹那间,他周身气息再变。

    一元炼窍完全释放,真气浩瀚,一股脑收缩入体内,奔腾于经脉之中,潺潺流动,有哗哗之声。

    吕纯良轻轻一笑,脚微微一抬,再次踏出一步。

    啪!

    脚尖落到实处的轻响。

    如此的轻微,却似回荡在每个人心头,如此清晰,更是溅起无形的涟漪。

    呜呜呜……

    浑身清爽!

    清风渐起,从虚无中而生,形成气旋,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强劲十分,后力无穷。

    不一会,就风声大作,绵延不尽,翻过山岗、掠过树海、掀起云浪……

    武当……

    起风了!

    七十二峰之上,树浪连绵,风云翻滚,渐渐成铺天盖地之势。

    夜幕蔽日,云天来袭!

    一时间吕纯良所立之处,天穹都为之分成两块,似若两个世界。

    一片是黑煞阵阵,侵蚀人间。

    一片是风云齐聚,衍化万象。

    “什么?”

    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大宗师,看着那人影立在那里,背后风云衍化,有万千妙象,似乎有包含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势。

    大不可量,玄不可说。

    此为……

    道也!

    大道如风,常伴其身!

    这竟是……

    真的?

    ……

    “吉时已到,岂能误了良辰?去休,去休……”

    吕纯良没有多停,又踏出第三步。

    正经如大江大河,真气如洪水汹涌,于其中奔腾不止,势若破竹,只涌入奇经八脉。

    嗤嗤嗤……

    他手指微微弹动,立刻就有一道细微的紫线从手指间绽放而出。

    随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十、十生百、百生万……直指无穷尽也!

    练气成丝,一道道细微却又韧不可摧地丝线来回交错,成纵横捭阖之势,如苍天之网一般当头罩下。

    阴森夜幕顿时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纷纷崩散。

    黑爪、神鞭、金印、赤符……困于其中,若有灵性,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挣脱。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旦落下,无处可逃。

    ……

    “这是怎么回事?”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大宗师看着那虹桥身影一步一步落下,只感到一尊无比可怕的神祇朝他们走来。

    每踏出一步,越靠近一份,那股先天而生的威压,让他们手段用尽,徒劳无功,不自觉心生无力之感,为之绝望。

    更令他们不明白的是,自己连对方身上发生的变化都不知道。

    只到一声长笑响起,无尽的畅怀。

    “武当掌门郑青山,恭贺小师叔吕纯良夺天地造化,逆炼先天!一步一境,一境一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