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九十八章 先天有神,与大道同
    天有三才,日、月、星。

    人有三才,精、气、神。

    顶上三花,一一绽放,赤、紫、青三色,九品莲华,大放光明。

    每一朵,都各有奇能。

    赤色莲华,为精元之花,激活气血,体力无限。

    紫色莲华,为真气之花,吐纳元气,成外丹田。

    而这青色莲华,即为元神之花,普照之下,心灵之光,投射人体每一处细微,洞穿所有虚妄。

    精、气、神圆满,感应无微不至,完美掌控自身。

    吕纯良已经明白了,自己之前修行难以存进的根源所在了。

    还是那句话……

    不能怪他犯了错,实在是他天赋过了火……

    但具体原因,又不仅仅只是天赋过火这么简单了。

    其中还追溯到更深的生命本质。

    只因这世上原来有两种先天。

    一种是凡俗先天,而另一种则为……

    神魔先天!

    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人猿虎豹……天地一切众生繁衍成族群,皆是开天辟地之后所诞生,为后天生灵。

    后天生命为肉体凡胎,与天地元气隔绝,须经历生老病死、成住坏空等种种劫数,于六道轮回中难以超脱。

    必须经历种种艰苦之修行,才能一步一步贴近大道自然,开启超凡之路。

    而落到人身上,就是武者锤炼精元,壮大真气,最后以精、气养神,最后以武道意志强行打通天人之桥,与天地自然勾连,而成先天玄象,驾驭天地之威。

    但在无穷古老之前,后天生灵未诞生之时,这方世界也是有着生命的。

    那是清浊二气还没完全分开,天地万物还只是雏形。

    一尊尊无以名状古老而又宏伟的存在于其中孕育。

    与后天生命每一种都会繁衍成族群不同,这先天而生的存在每一尊都是天地所孕育,一生出来都是上天入地独一无二,不会有任何同类共存于世。

    古老有云……

    先天有神,与大道同!

    此等宏伟之生灵生来就立于先天位阶之上,甚至可说为道之化身,本能掌握着天地某一权柄,而伴随着成长,之后更有如神如魔的威力,在世间留下无数神话传奇,烛龙、金乌、凤凰……皆是如此,所以又被称之为先天神魔。

    只是此为开天辟地之时的神话,世人大多都是听听而已,没有几个真的相信的。

    哪怕是吕纯良,也是直到顶上三花绽放,彻底明了自身一切奥秘,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天赋使然,走上的竟是一条“神魔先天”的道路。

    事实上先天神魔由天地孕育而生,一出世,就天然立于先天位阶之上。

    而现在的吕纯良未成先天,却只是……

    “搞了半天我吕纯良还是个没出世的婴儿!”吕纯良明白了前世今生,更是哭笑不得。

    生身之母给了他肉身。

    而先天位格却需要天地之母来给予。

    而吕纯良的每一步修行,娘胎中存住一口先天母炁,锤炼出纯粹肉身,一元炼窍,十年筑基,得大道三千之数……都是在天地这个大胚胎中,逆炼后天血肉为先天肉身的过程,使他一步一步具备了先天神魔的生命本质,直至彻底降生。

    但要知道先天神魔,固然强大,但易遭天妒,成长起来却无比艰难!

    古老神话中,不知道多少神魔夭折在幼小时,无法出世。

    每一步都无比艰难,所需精力也是十分庞大,但一旦成就,就能要奠定无上之根基。

    哪怕以吕纯良的天资禀赋以及两世为人的超绝悟性,按理说至少要百年时间,才有希望成就。

    到那时,说不定人类寿元都要耗尽了。

    不得不说,有时候天赋过了火真会害了自己。

    若不是吕纯良机缘巧合之下,立下传道崖,多次收割韭菜,获得了无数江湖先贤以及道门高人毕生的智慧结晶,他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虚空洞开,那未知天地的大门已经朝他露出了一丝缝隙,泄出飘飘渺渺之气,无比灵动,却又充满着无边的古老和沧桑。

    先天元气!

    吕纯良心中一动。

    无形门户只开了一道缝隙,还没彻底洞开!

    他鼓动着全身真元一拥而入,如洪水一般冲击过去。

    吱哑……

    大门轰然撞击,缝隙越来越大,更多的先天元气冲刷下来,如银河落于九天,将他包裹其中。

    一时间,吕纯良只感觉到自己仿佛被天地所包围,重回母亲的怀中,得天地精华滋养,体内更是发生着某种神而明之的变化。

    只差一丝,就能与天地合而为一。

    可是却总有一重厚实的隔阂无法融入。

    吕纯良真气之磅礴,世人难以想象,

    但根基越厚,桎梏就越是无法破开。

    那先天门户如直通天庭的古老神门一般,断绝天地通,不可撼动。

    天时已至,人和亦有,只差地利了!

    “来!”吕纯良蜷缩在元气胚胎中,福至心灵,陡然低喝一声。

    嗡……

    武当上空,轰然震动。

    七十二峰上云层重重破开,只见一道道虚无缥缈的气机如烟如雾升腾而起,粗大如柱,螺旋飞转,搅动虚空混乱。

    一时四面八方云动,纷纷汇聚而去,群峰俯首,如拜山宗。

    “这是……”

    武当山门下,郑青山和武当众弟子见到这一幕,一阵骚动。

    “诸峰朝宗!小师叔道成矣!”郑青山口中喃喃自语,不知觉间老目已然湿润。

    “恭喜小师叔祖今日成道!”

    武当七子率领众年轻弟子纷纷拜倒。

    山呼海啸声,处处可闻。‘

    飞来峰半山腰中,四大宗师展露先天玄象,对抗阵法天象,突觉一股无比磅礴之气机呼啸而来,遮天蔽日,镇压而下。

    四人气息之窒,头顶玄象大为萎靡。

    他们抬头望去,顿时见到飞来峰巅已是气象万千,无比宏大,目光难及,只隐隐看到一个身影蜷缩其中,在呼吸、在沉眠、在成长……

    看上去就像个在母亲怀里茁壮成长的婴儿,姿势蜷缩,却有着某种玄之又玄的道韵。

    就仿佛道经三千所言……

    先天体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

    “走!不得让此僚逞!不然小师叔的名分可就真假难定了!”四人又惊又怒,原本势在必得,此刻却是从内心深处感到惊慌。

    轰……

    头顶玄象猛然一涨!

    他们浑身衣袍鼓胀,先天真气凝聚如匹练,扫荡出去,强行破开阵法,直朝山巅而去。

    一时间,所到之处,乱石纷飞,山道崩塌,一片苍夷。

    “聒噪!”突听一声轻喝。

    轰……

    山巅气团轰然炸开,一尊身影立于虚空,缓缓落地,目之所及,只见飞来峰上一片狼藉,幽冷中早已是一片愠怒。

    “开!”他脚在地上轻轻一踏。

    噗噗噗……

    顿时飞来峰上沿着山道从上而下轰然洞开,阵法连环,重重布置,自然分化,只从中间露出一条直入云天的山道,一览无余。

    一人在上,四人在下,目光相对。

    “终于抛弃这无用的乌龟壳了吗?看你在山上能躲到什么时候?”

    四人齐齐震喝,如雷霆炸响。

    “抛弃?”吕纯良却是不为所动,只是低低一笑,“我只是不需要了!”

    他仰起头来,双手平托,“起!”

    头顶三花冲天而起,炽烈如阳,轰然大放。

    赤、紫、青三色光辉无边挥洒,重叠在一处,成了一片皓皓白光,天地为之一亮,苍白刺目。

    等到光芒消散,只见飞来峰上云层分散,前所未有地空空荡荡,一片澄净,一览无余,当真是…白茫茫真干净!

    啵!

    一声轻响。

    从虚无之中凭空生出一道七彩的虹光,迎风见长,横跨虚空,如联通天地的虹桥一端延伸向山下,一端落在一人脚下。

    啪!

    一声轻响。

    道袍飘飞,一人踏出一步,立在其上,轻声而道。

    “吉时已到,贫道吕纯良今日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