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九十二章 四大先天慑群敌
    师弟,师妹?

    这四人来得无声无息。

    武当、六大派之人皆在此,哪个不怀上乘武功在身,感应敏锐,却无一人察觉到这四人的靠近。

    当听到郑青山口中所言时,六大派更是大惊。

    江湖传言,上一代武当七子不是在十多年前那场武当内乱的魔劫中死伤大半了吗?

    只剩下郑青山、陈玄机、秦若缺三根独苗。

    据说那一夜,武当山上血流成河,上一辈武当七老相继坐化,当时的武当七子只剩其三,成了现在的武当三老,但也是损伤惨重。

    当时修为最高的陈玄机已趋后天极致,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先天,却因伤功力大损,境界直接跌落了一品,终生无望先天。

    其他四子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皆已在大劫中亡故。

    难道死人还能复生?

    他们不禁打量过去,只见正是三个道人,一个道姑。

    三道人,一者清瘦,手持拂尘,如云游四方的道人,有出尘之气。

    另一个两鬓斑白,剑眉星目,虽年过四十,却也是样貌俊朗,中年美男子。

    这第三个道人岁数最小,背负一柄长剑,人如其剑,锋锐逼人。

    那道姑则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人,一袭道袍裹身,难掩身姿动人,唯有面若冰霜,不苟颜色,显得生人勿进。

    四人样貌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周身都透着一股逼人气机,虽已刻意压抑,但仍是让人本能呼吸不畅,不愿靠近。

    “大师兄,十多年不见!你老了……”为首的清瘦道人脚尖点地,身若无质,轻飘飘掠来,看着郑青山,微微一叹。

    “你真的是岑师弟?”郑青山又喜又疑。

    “当初我初入武当,岁数还小,每逢雷雨,必然大哭,都是师兄安慰,至今仍是不忘,岂会有假?”岑永元笑而点头。

    “果然是你!”十多年不见,故人虽多了许多白发皱纹,但面容仍如当初,再加上道出这些童年隐秘,郑青山终于确定,眼前这人真为自己当初爱哭的四师弟,哪怕贵为掌门之重,老目中也隐含泪光。

    “大师兄!”此时剑眉道人陈逸仙,冰霜道姑宫可心、负剑道人祁良材也一一上前。

    “好、好、好!我武当真是否极泰来,如今已有中兴之势,师弟师妹们回来得正是时候!等三师弟回来了,我们师兄弟妹七人,正该将武当发扬光大!”

    “发扬光大?”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人对望一眼,眼神莫名有光,似是想到了什么,重重点头应道,“不错,这真是我等所愿!”

    “武当众弟子,还不参见你们三位师叔和师姑!”郑青山欣慰而笑。

    “谢宝树、上官凌云、庄小楼……武当弟子,拜见岑师叔、陈师叔、宫师姑、祁师叔!”武当七子随后就携武当众弟子一一上前拜倒,心中喜悦。

    武当正逢为难,四位长辈回归,山门底蕴大增,这才真是逢凶化吉。

    “好、好、好,都是武当的好苗子,都快起来!”岑永元、陈逸仙、宫可心、祁良材四人笑着点头,伸手虚托,将众人扶起。

    一时武当之内,人心升腾。

    “武当的各位,你们叙旧也差不多了吧!你们武当伤我六大派弟子,难道不给个解释就想蒙混过关吗?”此时一旁那梁山的病关索杨豪在旁怒气冲冲喝了一声,打断了武当众人谈笑。

    郑青山这才想起,四位师弟师妹回归,欣喜之下,一时忘了这六大派上门之事了。

    如今双方都骑虎难下,这六大派也明白武当也不是任由欺凌之辈,正该双方心平气和下来,好好商量的时候了,弄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他正准备开口,打个圆场,缓解双方针锋相对的局面。

    这时那陈逸仙却率先开口了,剑眉一挑,冷视六大派,“解释,何须解释?你们六大派,从哪来回哪去?不然休怪我等不客气!”

    郑青山一听,顿时暗呼糟糕。

    果然……

    一石激起千层浪。

    六大派众人一听,顿时怒气上头,纷纷惊吼出声。

    “你武当以一敌六,也太过狂妄了!真不怕我六大派踏平你武当山门!”

    “哪怕道门五山又如何?我们六大派又不是吃素的!”

    “不交出凶手,今日就灭了你武当!”

    ……

    群情激奋,杀机四起。

    武当众弟子面孔肃然,严阵以待。

    却听一声冷冷轻笑,“灭我武当?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

    负剑道人祁良材走上前来,丝毫不掩饰轻蔑之意。

    郑青山紧紧皱眉。

    自己这四位师弟、师妹的性情与印象中似乎大有不同,年长了十多岁,但锋芒却比年轻的时候更加咄咄逼人了。

    “好好好,我六大派都是土鸡瓦狗!预先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看来武当千年气运今日就要到此为止了!”水泊梁山之人,在江湖中一向行事霸道,那病关索杨豪位列天罡三十二位天牢星,何曾被人轻视过,顿时怒发须张,双目瞪得充血,仿若要吃人。

    再加上之前兄弟惨死之仇,新仇旧恨之下,他言语中不再维持表面的客套,尽是凛凛杀机。

    丐帮、五岳派、无常宗、龙门、武圣庙其他五大派也撕开脸皮,面目阴沉,不带一点缓和之色。

    武当众人心头危机大起,隐隐感觉到事情似乎超出控制了。

    明明掌门说是要坐下协商的,为何突然就成了这水火不容的局面。

    “就凭你们?”声音冰冷,毫无温度,冰霜道姑,冷冷喝了一声。

    “岑师兄、陈师兄、祁师弟,动手吧!不然岂不是让人小瞧了我武当。要知道我武当千年,世间无敌,何惧于人?”

    “好!”岑永元、陈逸仙、祁良材应下一声。

    四人身躯微微一震,顿时衣袍翻飞,无形之气机,袅袅升腾,如云雾一般翻滚。

    哗哗哗……

    气机浓郁到极致,急速化实,将头顶虚空扭曲,光线错乱,呈现一片神光,上面更有玄妙之物,沉沉浮浮,妙象万千。

    黑爪森厉,摄魂夺魄,封印神魂,一眼望之,顿生魂飞魄散之感。

    神鞭悬空,符印密布,赫赫之威,打神镇邪,一旦落下众生绝灭。

    金印神威,代天权柄,堂堂正正,诛魔除妖,荡尽人间一切罪孽。

    赤符神篆,光芒如阳,普落人间,无孔不入,不容一切邪祟存身。

    ……

    四种外象,四种气机。

    刚一浮现,立刻如悬在众人头顶,无量之威,深入灵魂,让人心生大难临头之感。

    “这是……先天玄象!你们四个已是先天宗师。”六大派之人只是看了一眼,立刻从口中发出无力地漏气声。

    “不错!算你们有几分眼力!现在你们还认为我武当还是你们想灭就能灭的吗?”清瘦道人岑永元一声森然冷笑。

    六大派众人一时面色阴晴变化,十分精彩,惊、恐、畏、惧……久久不敢发声。

    先天玄象,又见先天玄象!

    武当七子对视一眼,面色凝然。

    之前那血海魔童半步先天,玄象只是初成,本质仍是十分虚幻。

    而现在这十多年不见的师叔、师姑却是不同,玄象宛若实体,刚一显形,就有来自灵魂、生命本质的碾压以及摧残。

    他们七子功力不俗,尚且感觉还好。

    而武当和六大派的一些年轻弟子,无一例外,都低头不敢多看,除了惶恐,生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你们武当仗着有四大先天,以为就能在江湖为所欲为吗?”那病关索杨豪咬牙低声道,话语虽然不怂,但总有种外强中干的意味,哪里还有半点梁山好汉以往的豪雄之气。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尔等能奈武当何?”陈逸仙剑眉一挑,眉间锋锐毕露。

    话音一落,师兄妹四人就不闪不避,以四人之身,迎着六大派数百人的偌大阵势踱步而去。

    四人每踏出一步,六大派数百人就退后一步,整齐划一,踏动地面轰然作响,场面一时颇为诡异。

    六大派为首之人面色顿时难看,非是他们畏惧,实在是先天宗师已非人力多寡所能敌。

    打通天人之桥后,武夫真气沟通外界,形成外周天大循环,举手投足,驾驭天地之威,更得天地元气补充,真气随时补充,几乎消耗不尽。

    除非同为先天宗师之间动手,不然招式强度绝对超不过宗师上限,不可能让其脱力。

    每一个先天宗师的存在,都是镇压一派的底牌所在。

    先天、后天,一步迈过,就是云泥之别,非人力所能敌。

    人数再多,也只是屠杀的快慢而已。

    若真的与四大先天动手,他们六大派数百人不知有几人能回去。

    他们这六个领头之人,更是一个都别想走了。

    不是说武当衰弱已久,哪怕正在中兴,又从哪里冒出来四大宗师?

    要知道数十年前鼎盛之时,武当也没有这么多的宗师坐镇。

    一时他们深深地怀疑起自己数十年建立的江湖观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什么时候江湖上宗师满地走,高手不如狗了?

    四人强势逼来,六大派一时不敢直掠其锋。

    壮哉!

    众武当年轻弟子看得血脉贲张。

    练武如此,夫复何求?

    渐渐六大派已到退无可退的窘境,眼看一场屠杀,势在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