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八十七章 世上无我这般人(1000均订加更,求订阅)
    心动杀机,吕纯良俯瞰张天赐的眼神顿时变了,幽深地似乎能吞没一切光线。

    他周身气机自然而然逸散而出,化作实质,杀机所至,空气都仿佛被冻结,形成肉眼可见地寒雾,蔓延开来。

    张天赐身体冷不禁地打了一个哆嗦,如坠寒冰地狱,发自内心地深深感觉到寒意。

    一瞬间,他突然觉得不对起来。

    自己是不是太不谨慎了?

    这里是武当所在,自己冒冒然闯了上来,还企图与武当小师叔争锋,若是这位年轻的前辈发起怒来,起了恶念。

    自己独自一人,可谁也救不了自己!

    想到此处,张天赐立刻身体紧绷,双脚暗暗发力,情况不对,立刻转身就走,哪怕跳落悬崖,以他的武功,也有一线生机。

    若真落在这武当小师叔的手上,那可就……

    是生、是死,都不由己了。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头顶无边冷意为之一收,杀机全消,仿若一切都是错觉。

    山巅上,吕纯良却是缓缓摇头。

    不行,下杀手实在太鲁莽了。

    这张天赐是龙虎山首席弟子,下一任天师的种子,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

    若是自己贸然下杀手,根本遮掩不了,到时候不但自己再也难得清静,更为武当惹下龙虎山这尊大敌。

    为了一时的小麻烦,惹下如此的后患,实在是得不偿失。

    该怎么办才好呢?

    吕纯良陷入深深地思索中。

    看来只有彻底让这张天赐心服口服,才能永绝后患了。

    ……

    “张天赐,你为龙虎山天才,自有传承在身,只要学好本门传承,就自然而然能立于江湖之巅!又何必要苦苦学我呢?”吕纯良苦行婆心相劝,情感真挚,自己都为之感动起来。

    “要知道人为万物之灵,得上天生养,每个人生来都是不同的,你为天赐奇才,又何必学人?只要做自己就好!”

    吕纯良苦言相劝,那张天赐却是始终不为所动,俯首再拜,“还请前辈指点,不得答案,晚辈一日不愿下山!”

    吕纯良一听,额头青筋都在跳动,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杀机了。

    该怎么才能让他心服口服呢?

    陡然他心中一动,陡然开口道:“你可有什么从未展示过给别人自创的独门武功?”

    这是何意?

    张天赐顿时皱眉,苦思不解,但还是一五一十道,“晚辈在十二岁时,观龙虎山上异兽虺蟒走江化蛟,得其神意,曾自创一门武功,名为走蛟功!”

    说道此处,他言语中颇见自得之意。

    吕纯良却是声音淡淡,吩咐了一声,“演练给我看!”

    “嗯?”张天赐顿时诧异了。

    要知道窥探别人功法是武者大忌,哪有这么直截了当索要的。

    难道这武当小师叔竟是对我龙虎山的功法起了觊觎之心?

    不,不对!

    这武当小师叔若真是企图别派功法之人,岂会有教无类,将自身的神妙武学传授给登上传道崖之辈。

    再说,这走蛟功只是自己十二岁时所创,在别人看来,或许非同一般。

    但与这武当小师叔传授给他人的上乘武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难道其中必有深意?

    再说一门武学而已,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于是张天赐便开始演练起来,“前辈,我这门武功取大蟒化蛟之意,蜕变自身,淬炼真气,更有淬炼肉身之效,长久习练,若能达成,成江湖一流高手却是不难!”

    说罢,他沉腰坐桩,一手如大蟒抽动,阴柔无骨,一手成蛟爪凶狠,撕扯而下,竟有一柔一刚,一阴一阳之神韵,实难想象,这当初是一个十二岁的道童所创。

    张天赐作为创功人,亲自演练,更是非同凡响。

    只见他身若无骨,双手往往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出招,防不胜防,更是气劲磅礴,掀起劲风阵阵,如同蛟龙大蟒在海水中翻腾,兴风作浪。

    一套动作打完收工,四周空气已经搅乱一片,混杂不堪。

    “虺为小龙,走江化蛟,入海为龙。一朝升天!就是这走蛟功武功心诀所在,此功以真气为蛇,一步一步蜕变,最后化为蛟龙,自然所向披靡,非是一般人可以练成。”张天赐沉声而语。

    “是吗?”一声淡淡的声音从头顶传下,“你看我这一招如何?”

    “什么?”张天赐抬头望去,顿见云海分开,一条森然大蟒从中游动下来,吊睛似的两只竖瞳黄橙橙得吓人,尽是残酷杀机。

    这飞来峰上竟有如此巨蟒凶兽!

    他一时头脚发凉,心生恐惧之感,拔腿就像远遁。

    下一刻,他就见到那巨蟒尽是仰天一声长吼,大口张开,天地气机尽是纷纷而来,落入其口中。

    噗噗……

    巨蟒身下血肉破碎,四只新生的爪子从腹下生出,面目一变,竖瞳化作枣眼,冷酷中更多了凶厉之意,直欲噬人。

    有爪无角,为蛟也!

    张天赐亲眼所见,心中震撼。

    但这还没有完……

    蛟龙又张开,悠悠一吐,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又飘了出来,悬浮于空中。

    刹那间,天地为之一暗。

    只见满天星光,月亮精华如受到无穷的吸引,纷纷落入蛟珠中。

    蛟龙头顶突兀地耸起两个凸起,噗噗两声,两个巨角破头而出,分有七叉,迸射五色,直竖长空。

    无边的祥瑞之气弥漫开来。

    蛟化真龙!

    这世上还有如此神物?

    张天赐一双眸子迸射出无比惊骇的光芒,如见神迹。

    真龙浮空,一双眼珠意味深长地看向身下这个蝼蚁,下一刻席卷风云,猛扑而下。

    虎从风,龙从云!

    风云席卷,铺天盖地,要将张天赐彻底淹没其中。

    无边的恐怖降临,淹没了一切反抗之念。

    正当他闭目受死时,随后虽只是清风拂过,化为无形。

    他久久失神不动,随后睁眼时,却见四周波澜不惊,哪里有什么蟒蛟化龙!

    ……

    “真气化形?那是什么武功?”张天赐声音哑然,发现自己的天师望气术竟也看穿不透,以假为真。

    “你不认识了吗?这就是你自创的武功,走蛟功!”轻描淡写的笑声。

    “这不可能?”张天赐本能惊呼出声,但莫名地内心中却升起了一个无边恐怖的猜测。

    “大蟒蜕变的武道真意,别人不认识,难道你这个创功者可不认识吗?”一声长长的叹息。

    “前辈,不要开玩笑了!我的走蛟功只能大蟒化蛟,你这已经是蛇蜕真龙了!”张天赐连忙摇头道,似乎是在说服自己,“是了!一定是前辈你也自创了一门差不多的武功,与晚辈的一般无二,却更进一步,虺蛇化蛟后,还能再化真龙。是了,一定是这样!”

    “不,你错了!”云巅之上的声音破灭了他最后一丝期望,“这的确只是走蛟功而已。之所以有如此变化,只因为你我二人的不同而已。你的走蛟功,虺蛇走江,蜕变凶蛟。而到了我的手上,却能大蟒升天,直接化龙,走蛟功而成真龙变!这一点,你自己内心也有所猜测了不是吗?”

    一声反问,张天赐顿时呆在原地,如同木鸡,整个人的武道观都被颠覆了,口中喃喃有声,“原来这就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吗?任何武功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一精就入化境!这可真是……

    大道演武啊!”

    “现在你明白了吗?”见他终于有所觉悟,吕纯良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这才微微一笑,“学我者生,像我者死!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只因……

    身怀大道降凡尘,世上无我这般人。”

    话语飘忽,自有道意。

    张天赐紧紧抿嘴,体会良久后,双手相合,深深拜服,声音着有着一丝丝哽咽。

    “前辈,您…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