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八十六章 天赐奇才,天上神圣(500均订加更,求订阅)
    深夜无声。

    人如幽影,掠上了山崖。

    相比于其他人累得气喘吁吁,来人却是云淡风轻,气息平稳,一气登万丈崖,也并不费力。

    一双眸子清亮,闪烁精光,将眼前端坐的三十多个身影一一看在眼中,奇却在心里。

    天目望气!

    他看到的自然是远远比常人要多得多。

    皮肤、血肉、骨骼……呈现透明状,真气奔腾,一浪高过一浪,搬运于他们早就运行成熟自成体系的脉络中,向四周开拓,趋至更深的妙境。

    以原有之根基,更上一层楼……

    这就是武当小师叔点化的真相吗?

    来人心中想道。

    看穿了真相之后,他非但不觉得那一直只在传说中不见真人的名字有失分量,反而更加神秘了。

    要知道,世间武学千变万化,根据练武之人的天资禀赋,又会因人而异。

    情况之复杂,渺如天星,几乎无穷无尽。

    这武当小师叔,竟是来者不拒,一一点化!

    这世上难道真有武道全能之人吗?

    来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无法平息。

    此时,他天目看穿虚妄,更是能见到云雾深处,有一人影端坐于空,孑然一身与天地浑若一体,有无边气象。

    只是看得久了,双目就有刺痛之感。

    不好,法目反噬!

    来人慌忙闭眼,拱手一礼,真气传音,“晚辈龙虎张天赐,特来拜见武当吕真人!”

    “深夜独来,你也是想求取武道真谛吗?”吕纯良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到来,毫不意外,应了一声。

    “还请前辈知晓,晚辈并无此意!”出乎意料的是,张天赐却是摇了摇头。

    “哦!那你登传道崖,又为何事?”吕纯良声音淡淡,虽无震怒,但声音却已冷了下来。

    无形的压迫力,仿若万钧之重,从头顶落下。

    张天赐咬了咬牙,不改决心,“前辈见谅,晚辈只想问一个问题,别无他求!”

    “哦?”吕纯良不置可否道,“看你也是道门后辈,既登此崖成功,就如你所愿……”

    张天赐一听,霍然抬头,忍住双目疼痛,只盯着云层之上的身影,满是跃跃欲试的意味。

    “晚辈想知道,如何能成为前辈这样的武学奇才?”

    “嗯……?”一声冷哼从空中传下。

    原本就庞大无比的压迫更是凝作了实质,狠狠镇压而下。

    张天赐一时间只觉如背着三山五岳,无量之重,快要将他压成肉泥了。

    但他始终挺着脊梁,哪怕颈椎被压得咯吱作响,也不肯低头。

    想他张天赐,得龙虎山老天师亲自赐名为“天赐”,就是寓意他为上天赐下的道子。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从小到大,同辈人中,张天赐从未遇到一个与自己并肩之人。

    他仿佛天生就立于云端之上,其他都是凡间的庸俗之辈,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等到他跨越大境界,练成了先天功法天师望气术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同辈之人的武功在他看来是如此的粗陋不堪。

    那些所谓的神功妙法更是破绽百出,自己只需要在恰当的时机,伸一伸手指,就能让那些人自发撞到自己的手指上来,自动被点穴,失去行动力。

    无趣,实在无趣了!

    无趣得张天赐就要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过完一生的时候。

    意外发生了!

    这一次的道门大比他原以为不过又是一场有生以来重复了许多次的碾压之旅。

    直到他听到了那个人独坐山巅十年的种种传说……

    大道如风,常伴其身!

    抱道而生,大道演武!

    武道、大道一肩挑。

    ……

    张天赐不敢想象,一座空无一物的山峰,连个人影都无,什么人能独自身处其中,还一坐就是十年!

    只为了追求一个信念……

    不成天下第一,绝不下山!

    这是何等的寂寞?

    又是何等的无敌!

    是他,是他,就是他……

    那一瞬间张天赐就明白了,那传说里的男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一个同类,甚至是一个远远比自己更强的同类。

    而这一点,就在他初入武当,以天目远远观看飞来峰上那人气运而遭受反噬的时候,更是充分得到了验证。

    前所未有地,他对接下来的道门大比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只要自己能击败所有无趣的对手,成为道子第一,或许就可以亲眼见到那个有趣的同类吧。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远远超乎了他的所料。

    江湖流传衰弱已久的武当到了这一辈,却是七子各个不俗,在大比中一路高歌猛进,横扫对手。

    要知道武当七子之前在江湖年轻一辈之中默默无名,自己从未听过他们的名号。

    据说是得了那武当小师叔的点化,才一朝异军突起,武道大成。

    点化朽木为栋梁?

    原本他也是当做一场人为夸大的以讹传讹!

    直到他在大比中亲眼见到九个小派的弟子原本武功平庸,却因登上传道崖,得那武当小师叔调教不到了十日,就立刻脱胎化骨,才不得不相信。

    而这一切,还不足以让他太过震惊。

    毕竟再好的武功,也需要人来用。

    哪怕这些人学会武当小师叔的武功,又非他本人亲自出手,又有何惧?

    直到在八强遇到那武当第三的庄小楼时,这一观念彻底转变了。

    明明是一个温婉娇柔的女子,手持一柄细长黛眉弯刀,刀法却有天刀无情,灭绝众生之意。

    招式增无可增,只能勉强破之。

    之后四强又遇武当第二的上官凌云。

    剑花北斗,七星肃杀,杀机无穷,更是逼出了他的底牌三宝玉如意,险之又险地再过一关。

    而之后真正的意外发生了。

    那天赋平平无奇的武当大师兄在最后一场大比之前,上飞来峰三日,下山之后,竟是能一心二用,一人之身,同时使出两门绝学。

    右掌出混沌,玉如意无物不刷,竟也无效。

    左手如神龙探爪,更能吸扯散乱真气重归入体,循环不息,似乎无穷无尽,最后以无边混沌之势,碾压而来,硬生生将自己击败。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尝到了落败的滋味,是如此的新鲜,也是如此地苦涩。

    而最重要的是,那假想中的同类人竟然从始至终未露一面,只是在山上,随手落子就让自己无奈落败。

    这才是最让他难受的。

    苦想不通后,张天赐才认清了现实。

    如果说世间大部分人都是庸庸碌碌之辈,如在尘土,那么少部分天才之辈在二层楼,或许说在山上,那么自己就立于云端的天赐奇才。

    唯有那武当小师叔却是真正立于天上之神圣,俯瞰人间,凌驾芸芸众生,无人可以超越。

    但越是如此,张天赐反而更升起了斗志,一种前所未有挑战强者的斗志,百折不挠。

    若是不明白彼此的真正差距,他,张天赐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于是就有了此次等传道崖之行。

    ……

    麻烦,实在太麻烦了……

    吕纯良俯观,看到这样的眼神,深深地为之头疼。

    这小老弟,似乎有点头铁啊!

    和谁比不好,非要和自己比,何苦来哉呢?

    吕纯良倒不是畏惧,只是觉得实在太麻烦了。

    这种铁头娃,麻烦就麻烦在,还不能强行打发他离开。

    不然他必然不服,一次次不屈不挠地卷土重来,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要不……

    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