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八十三章 武当无忧,天师望气
    武道修行,最求念头通达。

    崆峒、神霄、茅山、昆仑等派来者不善,气势汹汹,为的就是将武当拉下五山之位。

    而这一压力始终盘亘在武当七子以及每个武当弟子的心头上,憋屈、不甘、愤怒……等等情绪,意气难出,憋得难受。

    两派相争的焦点之战,谢宝树和太元子更是毫无掩饰,不说任何虚伪客套,一交手就是最大杀招,只求以自身全力,一战而胜。

    手印番天,颠覆天地。

    神话入武,本是无可阻挡。

    没想到,却遇到了一掌破灭,重演混沌。

    志在必得的一击,化为乌有,身心皆遭受重创,太元子吐血不醒。

    击败强敌后,谢宝树更是心中块垒尽去,一朝突破瓶颈,入了五品境。

    “大师兄,威武!”

    “哼哼,看现在谁还敢说我武当无人?”

    “道魁之位,非武当不能当之!”

    ……

    谢宝树刚一走下台,众弟子更是围了上来,神情激昂,一扫之前的憋屈。

    而与之相比的是,却是崆峒派的如披缟素,神色萎靡,平静不了地惶恐和不安。

    “走!”崆峒派赤发长老豁然起身,却是连声招呼也不打,转身就要下山。

    一众崆峒弟子对视一眼,慌忙抬起昏迷的太元子,紧追而去。

    见崆峒汹汹而来,落荒而走,武当山上更是欢呼一片。

    “武当无忧矣!”郑青山抚须而笑,老脸欣慰。

    ……

    而大比仍在继续,更是场场焦灼。

    五行操雷!

    闻罡衣衫上噼啪作响,真气化雷,手指间更是缠绕着一道道电流,五指、五色、五行。

    他猛然双掌相合,顿时雷蛇狂舞,相互盘踞成一团电光牢笼,罩住四面八方。

    雷属真气所至,万物化作焦土,直若灭世。

    旁观之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难以想象,落入如此攻势中,应如何自保其身。

    下一刻他们眼睛一痛,就见一道锐利剑光冲天而起,竟是强行破开剑网,直直高升。

    “哪里走?”闻罡冷哼一声,双掌虚握,电光速度何其之快,折出一个之字形的诡异路线,逆势而起,再次席卷而去。

    上官凌云不发一语,一双眸子却冷得如冰,陡然身形倒悬。

    嗤嗤嗤……

    剑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勺形的曼妙轨迹,连刺七次,剑光大亮,如天罡北斗,万古高悬。

    剑……落下!

    天穹悬勺,七星主死,星光如剑,落于人间,一剑一杀,七剑七杀,万物肃杀。

    北斗七杀剑!

    每一剑都是如此精准,没有丝毫偏移,刺在电网的节点上,

    滋滋滋……

    电流顺着剑刃而上,钻入体内。

    衣衫焦黑,上官凌云握剑的手却不曾为之颤抖,直直刺下。

    剑芒所至,万法俱灭。

    闻罡双目怒睁,捂手倒地,却是手腕中剑,再也无力而战了。

    ……

    大衍符阵!

    林凤桥看似娇弱的身躯,铜钱剑在手,自有恢宏气度,让人不可小觑丝毫。

    以铜钱剑为笔,奇门真气为墨!

    剑尖就是笔尖,凌空画符,密集如星辰,宛然成阵。

    风、电、水、火……

    符为天地精,顿时衍化万千妙象。

    但庄小楼一双眸子,清晰地倒映,却是微微一笑。

    “林道兄,你该明白,同样的招式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碧绿细刀,弯如黛眉,悠然撩上,看似轻柔,却又无形的杀机,似月牙升天,锋锐将符阵一切而开,露出老大一个缺口。

    “好刀法!星符涅灭!”林凤娇却也不慌,眸子一冷。

    噗噗噗……

    随后只见符阵轰然破碎,一枚枚费尽心机画好的符文自然崩解,释放出注入其中的真气,顿时阵中一片乱象,各种气机混杂,呼啸成旋涡,要将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刀如弯月,升起,自然也要落下。

    刀光冷酷,如无情天刀,纵横交错,天罗地网,无人可逃,灭杀一切存在。

    玄天无情刀!

    斩、斩、斩……

    刀光肆虐,无所不斩,斩灭每一个明灭的星辰,顿时将符阵破得干干净净。

    林凤娇苦笑一声,低头一看,只见手中的铜钱剑再次散落,而这一次每一枚铜钱都被无匹刀芒斩成了十多片,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

    “走!”首席纷纷落败,神霄派、茅山派、昆仑派等人纷纷起身,紧随崆峒派径直下山而去,一刻也不愿多待了。

    至此大局终定!

    道门大比,堂堂正正而战,年轻一辈的比斗,崆峒、神霄、茅山弟子纷纷落败,从此任何人都将无颜以武当后继无人、传承失传等诸多荒谬理由,谋求非分之想了。

    “赢了!武当赢了!”

    “我们还是五大道山!”

    “上有小师叔祖,下有武当七子,谁敢说我武当无人?”

    ……

    武当弟子见状,更是欢呼声如山呼海啸,震散浮云。

    “恭喜,恭喜!”

    剩下的四道山以及其他道派与武当没有矛盾之争,自然不会如此失态地贸然离去,纷纷上前恭贺。

    郑青山为之点头,脸上密布的皱纹也笑着化开。

    恶客自去,武当自此真的无忧了。

    天佑武当,师叔余荫,福泽无穷也……

    ……

    崆峒等派的失礼而去,并没有妨碍大比继续进行。

    十六进八,仍在继续。

    随着对手越来越强,武当七子也不可能一直赢下去。

    毕竟除了谢宝树、上官凌云、庄小楼以外,剩下四子修为都不过是七品境,哪怕有精深武学在身,但修为的差距还是无法弥补。

    白虎摄灵拳,拳意断魂,让人未战先怯。

    但天师望气术不愧是龙虎山天师一脉的根本法门,法眼看破虚妄,不为所动。

    张天赐以五品境界碾压,让郝仁真败得无可奈何。

    虽是如此,以白虎摄灵拳之凶,仍是逼得这位龙虎山小天师再也无法从容以指法点穴,终于使出暗藏手段,以一招“天地磨盘”的龙虎山杀招,将郝仁真逼下了台。

    ……

    玄武撑天式,无形气墙,重重布置,御敌于外。

    青城素还仙,手中青霄剑,女子若剑仙,剑锋更无匹。

    神剑之利,斩金断石,就连无形气墙也一剖而开。

    五品高手的剑气,实非七品的伍超然可以阻挡,他只能无奈认输。

    而台下上官凌云盯着女子手中剑器,幽冷的眸子升起如火的光芒。

    ……

    青云步天梯,身法重重,难以捕捉。

    终南向玉书,长袖挥舞,自有隐士飘逸之风,一股股奇门真气如匹练一般发出,来回纵横。

    他所立之处,气流翻滚。

    萧乐天修为太弱,竟是被卷入真气旋涡中,不由自主跌飞了出去。

    ……

    神龙吸星手,隔空驱物,摄拿真气。

    罗浮历飞文内外丹功,横炼如一,周身不坏,不漏一点气机。

    晏采薇擒拿不动,真气殆尽,反震之下,手指更是受伤,只能无奈认输。

    ……

    “掌门,我们输了!”四子走下台来,语气低落。

    郑青山不恼反笑,“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何必自责?这次大比,对你们也是一个宝贵的历练。现在你们也该明白了,修为才是武道根本。不然哪怕有小师叔祖传授的绝学,你们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以后还需”

    “弟子,明白了!”四子再拜,目光越发坚毅。

    ……

    十六进八,龙争虎斗,场面之激烈,超乎想象。

    就连崆峒、神霄、茅山的首席弟子都被横扫出了局,负气下山。

    武当七子虽然不复之前无敌之姿,但八人中也位列三人,比龙虎山的两人还要多。

    而其他三大道山也只各得一人而已。

    要知道龙虎山可是一直以来默认为五大道山的第一位。

    武当之强势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加拔高了众人的认知。

    走了崆峒、神霄、茅山等派,道门各派之间也再没了本质的矛盾,接下来的比试反而有了切磋交流的意思。

    而那些早早被淘汰的道派更是没有离去,反而飞来峰后山下多出了许多争先恐后地登山身影,超乎往常的热闹,成为武当一道奇景。

    ……

    三日后,大比再开。

    这一次,谢宝树对上的赫然是罗浮历飞文。

    炉火炼真身!

    罗浮一脉,丹道一绝。

    他们将炼丹手法化入武学横炼之中,让人体肉身如在丹炉中淬炼,以外丹为火,祛除了人体杂质,而炼琉璃宝体。

    只见历飞文一旦发功,皮肤竟是晶莹如玉,其下可以见到血液如金,潺潺流动。

    人体大丹,炼而成金,举手投足,刀剑难伤,莫大威能。

    谢宝树应对之时,只感觉丝毫不比与太元子对战更累,以掌力与历飞文强行对轰,硬生生相互耗尽真气。

    他凭借着一股毅力最终屹立不倒,艰难取胜。

    ……

    剑仙对剑仙!

    剑客之道,不分男女,只问手中剑。

    上官凌云丝毫没顾忌对方是女子,而手下留情。

    而青城派素还仙虽为女子,但持剑在手,但用剑之犀利,丝毫不弱于男儿。

    剑走轻灵,唯快不破。

    剑光霍霍,两道身影交错。

    二者都是同龄人剑道出类拔萃者,手段并无明显高低。

    最后上官凌云凭借着一股不惧一剑穿心的狠劲,搏杀中有进无退,逼得对方自乱阵脚,终于小胜了一招。

    ……

    天刀无情,无声落下,杀伐造化。

    但一双法眼,人心代天,天意在握。

    那天刀的轨迹或许在常人眼中,无可琢磨,但在天目之下,却是一一清晰倒映。

    于万千刀影中,一人如闲庭散步,游走自如。

    只是天刀锋芒,哪怕看破,想要真正胜之却难。

    正所谓堂堂正正,战而无敌。

    玄天无情,刀法已趋增无可增之境。

    一时间张天赐也找不到多少明显的破绽,只能以真气对轰,最终趁着庄小楼一招气虚,刀法停滞时。

    他抓住一线时机,灵犀一指,夹住了黛眉细刀。

    漫天刀影,戛然而止。

    “庄师妹,若非你境界差我一品,我实难胜你!”张天赐笑而惊叹。

    “输了就是输了,不需任何借口!”庄小楼却是面容淡淡,荣辱不惊,“但请张道兄知道,我虽输了,但我武当还没输!”

    说罢,她携刀下台,丝毫不拖泥带水。

    张天赐指心一痛,一滴紫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久久凝望不语。

    ……

    而四强的最后一场,终南向玉书又以终南炼气术,驾驭破体真气,将龙虎山第二名弟子,轰下了台。

    ……

    八进四,又见结果,分别是武当谢宝树、武当上官凌云、龙虎张天赐,终南向玉书。

    道门十强,武当有三。

    道门四强,武当有二。

    千年武当,三疯嫡传,真武道统,中兴之兆,从未如这般清晰。

    三日歇战后,道门大比再次开始,而这一次却是四进二之战。

    谢宝树对上的赫然是终南向玉书。

    终南多隐士。

    老子西出函谷关,于终南授道。

    因此终南山自古以来,就是世俗人眼中的仙家隐修之地,古老已传,神仙传说屡传不绝,传承底蕴更是无比古老。

    仙家炼气。

    终南山的武者则正是以采炼罡煞,真气多变著称,擅长采炼紫霞朝气、地煞阴气、天风罡气……炼出各种奇门真气。

    对敌之时,无需任何复杂的招式,只需以大罗云袖挥动种种奇门真气,隔空御敌,各有奇能,无招胜有招。

    就连之前那龙虎第二的精英弟子也败在奇门真气接连轰击之下。

    但此刻谢宝树却是不为所动,掌势一出,不管是何种真气,都会被彻底轰散,化为一片混沌。

    于是他双手盘旋,以太极重演无极。

    对方真气来多少,就化去多少。

    等到最后……

    “停、停、停……”一声急呼,只见那向玉书却是率先停下手来,面色苍白,呼呼喘气,再也不复之前的隐仙气质。

    “向道兄,为何停下了?”谢宝树不禁奇怪。

    向玉书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没好气道:“谢道兄这门武功实在神妙,有改天换地,重演混沌的真意,我采炼罡煞炼化出的奇门真气每一口都价值连城,世间难买,可不能这门白白消耗掉。打又打不过,耗又耗不起。溜了,溜了……”

    说罢,他摇了摇头,竟是干脆认输,挥动大袖,洒脱下台,丝毫不为名利所累。

    台下,那些终南弟子也目带了然,丝毫不以为意。

    一个个就真的很道系……

    ……

    剑气纵横,一道人影人剑合一,在空中来回穿梭,凌厉的剑势将气流都一剖而开。

    剑气垂落如星,七星倒悬。

    每一道凌厉的光芒落下,都切割得虚空嗤嗤作响,在坚硬的石面上留下道道醒目痕迹。

    在那法眼映照下,更是能清晰感应道那每一剑蕴含的冷厉杀机,丝毫不容情。

    剑招缝隙中,一人于毫厘间游走,稍有差池,就是中剑倒地的后果,却始终维持那一线的差距,片叶不沾身。

    “好身法!”上官凌云却是不惊反笑。

    剑者对决,只在电光火石间见生死,很少会久战。

    而对方身法绝顶,足以让他展开所有剑法,一一演练,还有比这更有的对手吗?

    七星索命!

    北极一剑!

    天勺悬天!

    ……

    上官凌云尽展平生所学,剑刃掠空,划出道道曼妙弧迹,看似美妙却蕴含着致命的杀机。

    而在张天赐的天目法眼中,更是能看到那些剑气如星光,落于人间,无处不在,几无缝隙。

    若等对方这么施展下去,剑气无所不至,将再无他立足之地。

    于是他大袖一挥,一只洁白无瑕的手掌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柄晶莹透亮的玉如意,上有青、碧、赤三种宝珠,迸射宝光。

    张天赐手持玉如意,一放在胸前,周身气质大变。

    虚空中似有无穷道气降临,他所立之处,有天人合一,自成道场的意蕴。

    刷……

    面对漫天剑气,这一次张天赐不闪不避,玉如意只是这么轻轻一挥,清气立刻满乾坤,凌厉剑气纷纷被刷落,竟有万法不沾之势。

    漫天剑影,更是为之一收,纷纷破灭。

    “三宝玉如意!”罗浮、终南二派的长老齐声惊喝,霍然起身。

    郑青山更是目带精光。

    作为道门中人,自然明白这三宝玉如意的分量。

    此宝不但本身是龙虎山天师的象征,本身更是一件江湖奇物,不是兵刃,胜过兵刃,更类似于传说中的法宝一流。

    古老相传,远古有绝世神玉,分为母子两块。

    阳玉为和氏璧,其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为自古以来天子权柄之象征。

    而天师承接天意,为帝王师,就以这子玉搭配三枚无极宝珠雕成了这道门象征的三宝玉如意,一旦使出,以真气催发,有三清宝气护体,刷落普天之物,万法不侵。

    此时再经仔细观察,他们发现,这张天赐手中显然不是真品。

    但龙虎出品,自然也是精品。

    这小三宝玉如意看似虽只有真品十分之一的功能,也玄妙非常了。

    一缕缕轻柔的清气弥漫空中,不显山,不显水,却将凌厉剑气一一打散。

    玉如意轻轻一击横扫,上官凌云倒飞而回,等到正欲再战,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脚后跟已经踩在场外边缘了。

    张天赐手掌一翻,玉如意瞬间无影无踪,不知被收到了何处。

    他胜者不骄地笑道:“上官道兄,在下愧胜一场。若无玉如意在手,我还真不一定能赢你!”

    “你我双方都有兵器,何来愧胜之说。输了就是输了,武当弟子不是输不起的人!”上官凌云却是摇头,“张道兄,他日再会时,我之剑将磨砺得更加锋利,到时候再请赐教!”

    上官凌云抱剑一礼,转身下台。

    “胜不骄,败不馁,武当何其多奇才也!”前有庄小楼,又有上官凌云,张天赐眸带异彩,越发深刻地体会到武当勃勃向上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挡。

    武当七子如此,更何况远处那飞来峰上,还坐着一个年仅十八正值芳华的小师叔……

    ……

    最后一场大比,武当谢宝树对龙虎张天赐,结果已出,只等三日后定出胜负。

    是夜!

    玄武台上,一个人影站立不动,俯瞰群山起伏,久久不语。

    “宝树,还没睡吗?”温和的声音响起。

    谢宝树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个道袍小老儿笑眯眯地走来。

    “掌门!”他本能喊道。

    “这里又没有外人?又何必见外,叫我师傅就好!”

    “是,师傅!”谢宝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之一笑。

    “还在担心三天后的最后一场大比吗?”郑青山笑问。

    “是,师傅!”说道正题,谢宝树面孔严肃:“习武之人,不可轻易言败。再说弟子背负着武当门面,更是不能轻易认输了!但张天赐道兄不愧是龙虎山的高徒,天师望气术看穿万法,更有三宝玉如意在手,万法不沾,徒弟我实在无一丝取胜的把握!”

    说到此处,他面带愁色,难以化解。

    “你啊!还是自己将自己身上背负的担子太重了!”郑青山却是摇头叹息道,“还记得当年我收你为徒的场景吗?”

    “当然记得!”谢宝树一听顿时肃然,满腔感激道:“当年徒儿只是谢家的庶子,不入族谱,只有贱名谢狗剩。唯有师傅识我于微末中,不存私心地教导我,并给我赐名为宝树,说我终有一日能成为谢家之宝树,更是武当之宝树!师傅大恩,宝树三生难保!”

    “你处处为武当着想,没有私念,此心难得!”郑青山欣慰而笑,“但你也要知道,人力有尽,我武当千年基业又何须你一人承担!要知道武当不是你一个人的武当,更是大家的武当。若是你能明白这个道理,终有一天,你才能成为武当的宝树,撑起这三疯一脉千年的道业!”

    “还请师傅指点!”谢宝树恭声道。

    “龙虎山底蕴非凡,三宝玉如意赐下。而你要知道,我武当也不是没有后台的。宝树啊,你以后只需记住一句话,武当有事,可问东方!”郑青山手遥遥朝东方一指,神秘笑道。

    武当有事,可问东方!

    谢宝树呢喃了数声,目朝东方而望,就见一颗险峰突兀耸立而起,似从天外飞来,其上更是立着一个人影,孑然一身,立于天地间。

    “师傅,你是说……”谢宝树猛然惊醒,却无人回应,却发现师傅郑青山长笑一声,已然负手洒然离开了。

    他不再多想,下一刻身形掠了出去,片刻功夫,就见到飞来峰山下一头灵性十足的大青牛正在山下嚼着青草,似乎等待多时了。

    见他到来,牛角遥遥点了点,似在示意,大青牛转身向山上而去。

    谢宝树心中一喜,连忙跟上。

    一路上山,大阵不惊。

    刚登山巅,只听一声轻笑。

    “宝树,你来了!”

    谢宝树定睛一看,就见到漫天星辰之下,一个身影独坐山巅,星光垂落,天幕为袍,看在眼前,如在天外,早已料定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