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七十七章 堂堂正正,扫除一切牛鬼蛇神(四更求订阅)
    十日歇战,时间不短,再加上有随身丹药辅佐,道门各派之人也早已恢复元气。

    而那三十六观内部,更是暗流涌动。

    “一气混元掌,是武当七绝第一绝,三疯亲创,一旦使出,混元之气,铺天盖地,恢宏无比。此功霸道,不可力敌,必须游而击之,积蓄力量。待其气弱,再全力反攻,必能一举得胜!”

    “崆峒派赤发长老,说得有理!武当七绝、真武九功得三疯道人完善,已到几无破绽的地步。但武功再高,也是需要人用的。只要针对其人,必有克制之法!”

    “那武当七子排名第二的上官凌云剑化天罡北斗,杀伐狠厉,与其近身搏杀,凶险异常。不如困而斗之,待其锋芒有损,必然可破!”

    “我茅山弟子林凤桥擅长符剑之法,凌空画符,密集成阵,必可困之!”

    “七子第三的庄小楼虽是女子,却也是棘手,玄阴七煞刀,有情玲珑心,驾驭无情刀,却倍显威力!如何应对?”

    “此事不难!女子力弱,若是遇到我崆峒派的太元子,番天印之下,一力降十会,任其招式再是多变,也无法翻天!”

    ……

    不知何时,崆峒、神霄、茅山等道派的长老汇聚在一起,竟是在全力合力破解武当七子的招式路数,气氛热烈。

    呼……

    屋外一阵幽冷的山风吹过,其中传出一阵低笑,“呵呵,想屁吃……”

    “咦?各位道友,你们刚才可听到什么奇怪的笑声了?”

    “没啊!赤发道友,你是不是走神了!”

    “老夫也不曾听到!”

    “贫道也是!”

    “呵呵,看来是老道我幻听了!”

    ……

    一阵疑惑的声音,却无人知道,在不可注视的视角中,一个扶摇的身影乘风离去。

    魂儿飘飘,元神出窍!

    没了肉身的桎梏,天地之大,无处阻碍,随意来去。

    那诸派长老的一点杂音并没有在吕纯良心头留下多少涟漪。

    若武当的绝学这么容易被破掉,那三疯祖师千年前又怎会一双拳头打出天下无敌的赫赫威名。

    道门五山的底蕴,不是那些道派可以想象的。

    再说,武当七子这七个师侄孙还学了他的特效武学。

    吕纯良甚至不需亲自出手,大比之时,那七个晚辈自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这些杂事,不惑于心。

    此次出游,只为……

    炼剑!

    ……

    武当七十二,峰峰有奇景。

    元神感应,映照七十二峰精气神,寻找契机。

    天地未启,洞天不显。

    洞天福地有着天地自生的封印,灵机深藏,必须费劲心力才行。

    吕纯良站立虚空,全力感知。

    冰冻、霹雳、阴煞……各种气机侵蚀,屏障天成,难以突破。

    但元神感知,无比敏锐,费心费力,终有所得。

    他魂儿一荡,立刻在原地化去,重新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一峰之上。

    上有清泉,喷涌而出,水流如注,更胜河流。

    吕纯良指尖遥遥点去,立刻感觉到峰下地底,充斥着浓浓的水行精华,至纯至粹,没有一点杂质,滋润万物。

    哗哗哗……

    水汽汇聚,化而为形,仿若一条条透明的小龙缠绕在手指间。

    地泉生万物,指法如水流。

    指玄第七,地泉剑!

    ……

    山体光秃秃,通体黝黑,没有一点草木,位于天柱大峰的阴影中,常年不见阳光,四季阴风呼啸,阴寒刺骨。

    而这一日,一个透明的人影落入了其中。

    阴风肆虐,拂面而过,不损丝毫。

    他手指无声划过,隐隐中似乎把握到了某种冥冥中的灵机,阴风随之截停。

    阴煞侵生气,风卷无停息。

    指玄第八,阴风剑!

    ……

    手指弹动,如抚琴弦,山岳之上,仙音阵阵,大乐无声,无形神魂。

    天地生仙音,弹指有神通。

    指玄第九,大乐剑!

    ……

    指玄第十,细雨剑!

    指玄十一,飞雪剑!

    指玄十二,龙蛇剑!

    ……

    化七十二峰神意入剑,此为指玄七十二的根本法门,

    之前已练成六剑,剑法初成雏形,现在他又是一鼓作气,再出六剑……

    每悟出一招,指剑遥点,剑意或如泉涌,或如风起、或如声浪……透空而发,凌厉锋锐,竟是将武当上空的云层层贯穿,切割得支离破碎,呈现出无数剑痕。

    ……

    “不对!”

    一声轻喝,一个人影飘然而出,站在屋顶上,抬头而望,双眸迸射清光,仿若明镜,倒映出天空剑痕,一一推演。

    随后他瞳孔中就现出一柄柄无匹的神剑,透明虚影,却又无匹神意,凌空刺来。

    嗤嗤……

    两道细微的破空声。

    一声痛呼,他连忙闭眼,眼角已经有血液流了下来。

    ……

    “师叔,师叔!外面出事了,龙虎山张天赐师兄的眼睛不知为何被剑意所伤,天师望气法都破功了!”道派诸多长老正在会谈,突然一个崆峒派弟子闯了进来。

    “什么?”诸派长老相视而惊。

    龙虎张天赐可是道门年轻一辈毫无争议的第一,天师望气法更是绝世奇功,谁人有如此剑道造诣?

    道门中人最讲名门,又在武当山门内,可做不出以大欺小这种没品的事。

    事实上,若论实力,这张天赐已经丝毫不亚于普通的道门长老了。

    而年轻一辈中更有谁能伤到他?

    “是谁伤得他?”众长老不禁而问。

    “没有人!”崆峒派弟子答道。

    “胡说八道!”赤发长老怒斥道,“难道那张天赐会自己伤到自己?”

    “正是!”出乎意料的是,崆峒派弟子却是一脸古怪,大点其头,“各位长老出去看看就知道了!天空突显无边剑势,龙虎小天师贸然以法眼观察,再被无匹剑意给反噬了!”

    “竟有此事?走,看看去!”诸派长老心中大奇,急匆匆走了出来,只是朝着天空看了一眼,立刻从喉咙间发出一声抑制不住地呻吟。

    “这是何等惊世的剑法?”

    天高云阔,云象跌宕,如神人挥剑,分割阴阳,煌煌之剑意,更是大而无匹,仿若能开天辟地。

    这难道是武当小师叔所为?

    光是练剑,就有如此恢宏异象,真实修为又可怕到何等程度?

    武当七子得其教导,凭借我们之力,真的能找到针对之法吗?

    一时间,他们心中再也没有了半分底气。

    ……

    “小师叔,你还真是装了好大一个……”

    太和殿前,郑青山看到此幕,有种捂面而谈的冲动,但口中却是呢喃有声。

    “来得正是时候啊!也该让那些空废心机的同道们知道了,武当中兴,大势已成,不可阻挡。

    堂堂正正,足可扫除一切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