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七十四章 道门奇才,皆是韭菜(一更求首订)
    云雾重重,高不可攀。

    飞来山巅,无尽缥缈。

    噗噗……

    云层被接连破开,两道如同飞雁的身影冲天而起,落于山崖边缘上,踉跄了一下,才勉强站住身形。

    刚一立足向前走了几步,二人就趴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累得直不起身来,随后干脆就仰面躺在地上,身体呈大字型张开,对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师…师兄,我们真的登顶了!”师弟气息急促,难掩兴奋。

    “嘿嘿,麻姑派、北冥派、庐山派的轻功虽然厉害,但还是我齐云派的金雁功更胜一筹啊!”师兄哼哼了一声,十分得意。

    喘息了片刻后,体力逐渐恢复了少许,他们这才双手撑地爬了起来,环视四周。

    原来登上山崖后,竟是身处于一个天然石台,眼前还有一座孤峰耸立而起,插入云天,居高临下。

    虽然仍有距离,但已经遥遥在望了!

    师兄弟二人心中一喜,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向前方挪去。

    “终于又有人登顶了吗?”一声大梦初醒懒洋洋地轻笑打破了沉寂,似乎早已等待多时了。

    山巅云雾中现出一道朦胧的身影,看不真切,唯有一双目光璀璨如星,洞穿迷雾,落了下来。

    师兄弟二人心头一紧,只觉周身在那视线之下再也半点隐秘,不自觉抬头望去,却见那身影缥缈,看在眼前,却又似远在天外,不可捉摸。

    天人有别,不容窥探。

    师兄弟二人只是窥了一眼,立刻低头,不敢多看,深深拜倒。

    “武当吕真人在上,晚辈齐云派殷志行、翁晋鹏,前来求取武学真经!特请吕真人不吝指点,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话说得谦卑,二人心中更满是忐忑。

    当今江湖各派,敝履自珍,最忌泄露本门的武学传承,一旦发现,轻则武功尽废,重则不留活口。

    虽然传言中这武当小师叔没有门派之见,有教无类。

    但事到临头,他们难免忐忑,生怕传言有假,自己一场辛苦化作空空。

    这就是第一波韭菜吗?

    他们却不知道,自己二人落入吕纯良的耳中,却是头顶绿油油起来。

    当看到二人紧张兮兮的模样,一声略带诧异的轻笑。

    “既已登顶,便应尔等所求。传道崖,传道崖,此崖只为传道!本座身为武当小师叔,岂会食言?”

    声音缥缈,似从四面八方而来,回荡在耳边,直入心灵,难寻踪迹。

    师兄弟目光惊喜,不由抬头望去。

    只见声音震荡云雾,那身影于其中若隐若现,坐于山巅,看若孑然孤影,却又似独立在天地之间,有无边气象。

    万物失色,独见其一人而已。

    一见武当小师叔,直如……

    真仙在上!

    或许只有如此不同凡俗的绝世高人,才有如此广博的胸襟,看穿门户之见,有教无类吧。

    二人再次而拜倒,心悦诚服,如尊仙师。

    “接招吧!”一声轻喝,声如震雷。

    下一刻师兄弟二人就睁大眼睛,只见云海分开。

    嗖嗖嗖……

    两道晶莹的丝线如同龙须一般垂落下来,通体纯紫,无比尊贵,凝聚如实体,仿若仙人落线,垂钓于人间的江湖。

    其上虽然无钩,但一个个人间之鱼却争先恐后地涌了上去,自己上钩,只为那鲤鱼跃龙门的大机缘,大福气。

    于是……

    师兄弟二人一点也不做反抗,浑身一紧,就被丝线重重捆缚,吊到了空中。

    真气成丝,看似细细的一根,却极为坚韧,更有磅礴浩瀚的至阳真气顺着丝线涌入全身,流转于各大经脉之中。

    随后其周身内外修行之秘密也呈现在吕纯良感应下,没有一点秘密。

    道门筑基,身轻如燕,周身经脉,开辟完全……

    真气更是化作实质,有着一股轻灵如雾的本质。

    师兄弟二人赫然都是明劲的高手!

    更重要的是,伴随真气一一流过,其身体经脉、骨骼、血肉……一道道细微如符文的痕迹一一出现在眼前,组成一幅幅无形的图卷,连在一起,更是一幅幅立体的经脉运行图。

    这些都是武夫长期修炼某一种独门功法,真气侵染肉身,留下的痕迹。

    真气逆行,武学奥秘,一一展现,一丝不漏。

    金雁功、翻云掌、覆雨拳……

    诸多齐云派功法一一推演出来,浮于识海。

    气随意动,吕纯良气真气自发在体内运转,随后周身一震,随后立生异象。

    唳……

    长啸之声破空,洞穿浮云。

    真气喷涌而出,如云如雾,随后浓郁弥漫,渐渐遮天蔽日,最后更是渐渐分化,两侧展开,其翼若垂天之云,头颅高昂,直朝苍穹,满是桀骜不屈之意。

    金鹏腾空,特效显现,金雁功异变为“金翅大鹏身法”。

    真气化鹏,迎击长空,扶摇直上九万里。

    ……

    呼……

    云雾,无穷无尽的云雾,翻滚不止,浩浩荡荡。

    吕纯良手掌翻动间,掀起云卷云舒,衍化出山川河流、日月星辰等天地万象,应有尽有。

    云生万象,各具妙用,翻云掌特效异变,即为“云罗万象掌”!

    云雾无形,衍化天地玄奇,森罗万象。

    ……

    哗……

    全身如雷,震荡虚空,竟有水汽汇聚,狂风骤雨纷纷而来到。

    每一拳击出,都掀起哗哗水流之声,缠绕在双拳之间,隐隐呈现龙形,咆哮不止。

    水流汹涌,拳力霸道,覆雨拳衍化水龙,蜕变为“龙形滔海拳”!

    拳拳击空,滔海之势,滚滚而来。

    ……

    吕纯良作为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没有一点浮夸。

    这些武学,他一看就会,一会就精,一精就入化境,各自衍生出种种特效,更进一步,趋至玄之又玄的境地。

    但吕纯良自己却并没有太多欣喜。

    毕竟他又怎会缺少区区几门异变武功。

    比之更宝贵的是,这些武功本身蕴含的武学妙理。

    要知道任何一本高深的武功,都足以让武者修炼到高深之境,其中蕴含的经脉开辟之法,以及真气运行之道,才是吕纯良现在最需要的武道资粮。

    他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体内真气随之汹涌,衍化出相应的变化。

    啵!

    虚空一声无形震响。

    随后就有一股精气狼烟冲天而起,炽热如阳,一时将重重云海都蒸干,露出一个醒目的大洞,阳光照射进来,山巅金光一片,而成金顶。

    武道极致,一举一动,干涉天象!

    这就是武当小师叔的境界吗?

    山巅下,师兄弟二人如被烈焰炙烤,燥热难当,汗流浃背,脸上更是难掩惊骇。

    吕纯良抬头看了看头顶又大了三分的精元之花,微微一笑,异象顿时一收,仿佛一切都是幻影。

    他手指微动,真气丝线瞬间收回,师兄弟跌落在地,对视一眼,乖巧地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

    传授给这齐云派师兄弟二人什么武功好呢?

    吕纯良思索起来。

    武当武功是绝对不会传的,这不用多说。

    而从他们身上武学异变出来的特效武功也不能传。

    毕竟道门能人辈出,以防被看出端倪。

    涉及到自己天生特效的武道根基,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于一些高深的武学,这师兄弟二人还不如武当七子,他们也学不会啊!

    洗髓经这种易经洗髓的功夫,是他留给武当当做底蕴的,不可外传。

    所以最好传授给师兄弟二人相对一般的特效武功,可以快速学会,一劳永逸,免得麻烦。

    毕竟这二人又不是自己的亲师侄孙。

    虽然说,有教无类!

    但落到细处,人心有私,终归是亲疏有别的。

    吕纯良自然也不例外。

    有了!

    他回想自己早期学会的一些入门功法,顿时有了主意,于是便轻笑着开口了,“尔等为我道门后起之秀,成功登顶,应有所得。也罢,今日我就各传你们师兄弟一套精深武功,能与自身的武学路数完美相容,望你们好生利用,护持道门正统!”

    金钟大吕之声,久久回荡,响彻在师兄弟二人心田中,随后就升起无限的欢喜之念。

    传了,真的传了!

    武当小师叔真的不在乎门派之别,传授武学妙理!

    师兄弟二人喜不自胜,却听一声断喝,打消了他们所有的杂念。

    “静心凝神,不要分心!”

    师兄弟二人连忙肃穆端坐,不敢有一丝异动,生怕传功时出了岔子,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随后耳旁如神人传音在耳旁回响,久久不绝。

    “殷志行,你习练齐云派武功,已趋六品。可惜境界有余,招式不足,专精身法,手脚虚浮,没有足够用来争斗的手段。见你生性稳重,本座就以武当小师叔的身份,传你金雕游身功!金雕游斗,杀机暗藏!接招吧!

    “翁晋鹏,你年纪轻轻,境界七品,天赋不可谓不高,齐云派金雁功轻灵有余,威力不够,难拒强敌。既然如此,本座就以武当师叔祖的身份,传你裂天鹰爪功!鹰击长空,利爪裂天!接招吧!”

    言出法随,云海分化,顿生奇象。

    唳、嗷……

    两声大叫,一个尖锐、一个高亢。

    真气化形,一头金雕,一只猎鹰从空中扑下。

    金雕傲,身形迅捷,快若无影,仿若一道道金光在空中反复盘旋,双翅如刀,切割一切。

    猎鹰凶,傲啸不停,爪影重重,连连击空,爪劲狠毒,摧石裂木,要将眼前的一切阻碍撕扯得粉碎。

    这是何等玄妙的武功?

    师兄弟二人怔怔看着,目光一时为之痴迷。

    那金雕、猎鹰仿若为活物,精、气、神俱备,似是那生来便凌驾百鸟之上的天上神物,有王者威风,扇翅、挥爪、嘴啄……

    一举一动之间,都蕴含着武道象形的真谛,看在眼中,更是映入了内心最深处。

    金雕落于师兄头顶,猎鹰悬于师弟上空……

    福至心灵之下,他们也不自觉比划起来。

    是它,就是它!

    这一演练,他们立刻感觉到了不同。

    这武学像是为他们二人量身定做的一般,与他们自身武功完美相合,不分彼此,学会就可以拿来使用,没有任何不谐之处。

    这就是……

    他们苦等已久的命中武学!

    现在他们终于得到了……

    一时间,无限的感动涌上心头。

    咦?

    为什么我的脸上有着湿意?

    哦,原来是我流泪了!

    人在选武功,武功何尝不在选人?

    他们满心感动,投入了练武之中,动作起落间,招式已初成雏形。

    一个身影腾飞,步伐游走,身形缥缈,双臂如翅膀扇动,凌空削来,劲气如刀。

    另一个却是身形大开大合,高起高落,势头凶猛,双手成爪,狠厉撕扯而下,空气嘶嘶作响。

    ……

    见师兄弟二人已经初步入门,吕纯良微微点头,随后一双眸子又转而看向山下。

    这不……

    第二波韭菜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