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七十二章 口是心非,各显神通
    是夜!

    经历了第一轮三场、连续三天的紧密比斗,各大道派之人精气神都大为损耗,疲惫异常,都早早进入了睡眠中。

    但漫漫长夜,却总有人心有所忧,辗转难眠。

    “师弟,还在想十天后的大比吗?”一道沉稳的声音从旁响起。

    “师兄,你不担心吗?”稍显稚嫩的少年声音。

    “谁不愁呢?”师兄叹息一声,“我齐云派虽同列三十六观,但不比崆峒、神霄、茅山等派强势,甚至敢于妄想武当的道魁之位。你我师兄弟二人能晋级第二轮,实已算是运气使然,超常发挥!之后的第二轮,恐怕是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了!”

    “是啊!”师弟也愁眉苦脸起来,声音中透着满满地羡慕,“说起武当,这一次道门大比武当的表现实在足够强势,八人晋级,武当七子更是各个横扫对手。这样一个武当哪里还有一点衰弱的模样!

    据说那武当七子原本也只是境界平平,江湖上并没有多少名声,就是在不久前得到了武当小师叔的亲自调教,立刻脱胎换骨,一朝升天!你说我们齐云派什么时候也能拥有这么一个武道高人!”

    “师弟,别多想了!前有张三疯,今有吕纯良。这些高人,如仙如圣,早已非同凡俗,不可以常理视之,羡慕是羡慕不来的。”师兄摇头叹息。

    “嗯,师兄说得是!”师弟低声应道,言语难掩沮丧。

    但随后那师兄话锋却是一转,神秘笑道:“虽说我齐云派无此等高人,但我等未必不可以像武当七子一样,同样得到武当小师叔的指点!”

    “这怎么可能?”师弟先是一喜,随后回过神来,却是连连摇头苦笑,“师兄,我们又不是武当门人,那武当小师叔又怎会如此好心,传授我们高深地武学至理?”

    “师弟,此言差矣!你没听过武当有一处玄妙之地,叫做传道崖吗?”师兄不答反笑。

    “那是何处?”

    “让为兄给你道来!”

    片刻后,屋内就响起阵阵压抑不住地低笑声。

    ……

    第二日一大早,天还没亮,两道身影就急速掠了出去,偷偷摸摸的,不愿被人看见。

    “武当小师叔有教无类,但若想得其传授,也没那么简单,要凭借自身之力登上万丈悬崖,就不知难倒多少英雄好汉。机遇中也有大凶险!师弟,我们务必要小心,更为重要的是,不能被人发现!”师兄压低声音道。

    “这又是为何?既然是诚心求教,不更应该正大光明吗?”师弟不解起来。

    “一是防止被人发现我们请教武当小师叔,让本门陷入尴尬境地,第二是这等好事怎么能轻易被别人知晓,当然是闷声发大财为好!虽同为道门,但要知道各道派也是勾心斗角,并不齐心,当然是维护本门利益为主!”师兄语重心长道。

    “师兄说得对!”师弟听得一脸佩服,怪不得别人是师兄,而自己是师弟呢。

    这种门派的觉悟和担当,与师兄相比,自己还真是个弟弟!

    看着师弟崇拜的眼神,师兄咳嗽了一声,“师弟,我们赶紧出发吧!”

    “好的,师兄!”

    ……

    师兄弟二人以自家门派的独门轻功赶路,身轻如燕,掀起阵阵劲风,掠过重重山脊,很快一座参天而起的山壁出现在眼前,光滑如镜,鸟兽难攀。

    这里已是武当山脉的外围,崖底赫然驻扎着一个个身配刀剑的江湖中人,不是道门出身,却纷纷聚集在此地,望崖兴叹。

    “师兄,这是……”师弟见状不由惊讶。

    师兄笑而不语,“飞来峰悬崖何其险恶,若无高绝的功夫是决然登不上去的。这些都是苦寻登山之法的江湖中人。”

    师兄二人身穿道袍,一起而来,有着一种名门正派的气度,自然与江湖散修不同,一眼分明。

    但那些江湖中人却并无多少惊讶,反而一脸地敌意。

    “喂?这是第几个了?”

    “第七个!应该有了吧!”

    “真是可恶,这些道门中人自己门派好好的武功不学,还来和我们抢武当小师叔的指点!”

    “哼!他们想得美,想要得到机缘,也要看他们能不能登上这万丈传道崖。要知道上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登顶的还是那虎榜第二的魔僧法海呢!”

    “谁说不是呢?”

    ……

    嘀咕声不停,满满的敌视。

    那师兄听到立刻面色大变,“好贼道!之前一个个贬低武当,现在却口是心非,都来企图武当小师叔的指点!真是不当人子!”

    “师兄,你好像把我们也骂进去了!”师弟在旁弱弱道,不忍直视。

    “呃……”师兄一时语塞,但随即急声道,“别管那么多了,手快有,手慢无。师弟,我们赶快登山!”

    见一向稳重地师兄如此急迫,师弟愣了愣,“好…好的,师兄!”

    ……

    走到悬崖前,一眼望去,就看到其上惊心怵目的凹陷着一个个大手印,指纹清晰可见,带着金色的血迹,硬生生刻入坚硬的崖壁中。

    “这就是求道梯了!”师兄言语震撼,“师弟知道虎榜第二的魔僧法海吗?据说他本是灵山寺的弃徒,武功尽废,法号被夺,但为了求取世间真正的至理,远赴千里,来求武当小师叔指点迷津。

    这一个个手印,就是他以肉掌嵌入石壁中,徒手登崖,每一个掌印都沾满了佛门金身的宝血!最后他终于成功登顶,一朝得以点化,化魔为佛,不但功力恢复,据说更是习得一套惊世骇俗的掌法,之后重出江湖,一人挑了南疆魔教僵尸门,登上虎榜第二!而其在这崖壁上留下的手印,更是成了有形的梯子,帮助后来人在这光滑没有一点落脚地的崖壁上攀登!”

    这是何等可怕的掌力!

    师弟抬头而望,只见掌印连绵,仿若一道无形之梯,蔓延到高空。

    石面坚硬如铁,凭借血肉之躯的一双肉掌连续刻下,可见其大毅力大精忍!

    而这样的高手,也需要武当小师叔的点化。

    那又是何等存在?

    穷尽一切想象,不可揣测。

    师弟心中不由升起浓浓地敬畏崇拜之情。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崖壁无缝,原本以你我二人的实力,是没有机会登上这飞来峰崖壁的!但有了求道梯,现在我们倒可以勉强一试了!”

    “嗯!”师弟重重点头。

    于是师兄弟二人腾空而起,双臂招展,脚尖在手印上连点,仿若一个个乘风而起的大雁,扶摇而上。

    正是他们齐云派江湖闻名的金雁功!

    形化金雁,身掠长空……

    ……

    轰!

    洞穿第一重云障,眼前豁然开朗。

    随后就见到一个个身影正在崖壁上腾挪踏空,直直而上,颇有争先恐后地架势。

    “咦?那不是蔡道兄,他使得应该就是麻姑派的扶摇功吧?”

    “鲲鹏游!那是北冥派的成名身法!”

    “陈旭师也来了!庐山派的升龙法果然名不虚传!”

    “好家伙,这些都是晋升入第二轮的强手。他们都来了,我们就更不能落后了”

    ……

    师兄弟二人暗暗惊呼,身形招展,加速腾空而起。

    那些处于上方的道派弟子见状,也身形陡升

    一时间,各道派的弟子,谁也不肯落后,各显神通,只为登顶。

    ……

    “咦?有趣,有趣!”一声轻笑震荡虚空

    重重云障之上,山巅孤峰,垂下一道目光。

    吕纯良悠悠而望,嘴角勾起弧度。

    真是……

    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他正愁如何将自身真气如何一步一步化虚伪实,炼出明劲?

    这些道门英才,就纷纷送上门来。

    要知道,他们各个可都身怀道门各派的功法底蕴,汇聚了诸多道门先辈大能的毕生智慧。

    而以传功为名,可以真气渡入其中,观察功法烙印,从而汇聚诸派底蕴化为自身更进一步的资粮。

    这次道门大比,来的正是时候。

    不仅是武当崛起的机缘,也使自己更进一步有了可能!

    吕纯良心中一动,就猛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这莫非就是……

    道门奇才,皆是韭菜!

    不,这有点不文雅,不符合道门清静无为的气度。

    那就……

    吕纯良双手负于身后,站于山巅,俯瞰而下,悠悠一声长吟。

    “道门英才,入吾彀中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