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七十章 世间无此这般人,一见师祖误终身
    “胜者,武当上官凌云!”

    一场比试刚刚开始,就迅速结束了,仿佛就仿佛只是打了一个招呼,就分出了胜负。

    “快,实在太快了!武当有拳,也有剑!”

    “剑分七星,北斗倒悬!这就是武当七绝的天罡北斗剑!”

    “这上官凌云,丝毫不弱于那谢宝树。难道这武当七子各个都有如此实力,那就未免太恐怖!”

    ……

    谢宝树和上官凌云强势出头,越发刷新众人对武当的认知。

    “此子他日必为江湖一代绝世剑客!”

    “他也是武当小师叔调教的!”

    “先有掌法,再有剑法,难道这吕纯良武道全能不成?”

    ……

    老一辈看得更加深远。

    年轻一辈的争斗如何,在他们看来,不是最为重要的。

    他们关心的是,如何通过这武当七子的武学路数,窥探到武当小师叔的虚实,从而摸索出这武当现在真正的底蕴。

    一时间,道门诸老精神专注,目光再次牢牢锁定在其他武当五子的身上。

    “天外飞仙吗?”

    青城派中,一个女子剑客听到上官凌云所说,默默握住手中碧青长剑,眉角渐渐扬起。

    ……

    “凌霄派凌月柔,拜见武当庄师姐!”

    “庄小楼见过凌妹妹!”

    ……

    二女对阵,颇为养眼,引来诸多炽热的眼神。

    淑女婉约,如一朵幽莲,俏立在那里。

    云袍道姑,身形娇弱,气质出尘,美若天女。

    啪啪啪……

    云袍道姑持鞭挥来,身形看上去娇柔,鞭法却是颇为刚猛,抽动得空气如鞭炮连响。

    鞭法成圈,一环一环,不停套嵌,将对手重重笼罩其中,无处可逃,令人眼花缭乱。

    而那温婉身影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后一双眸子抬了起来,温柔尽去,冷冷无情,玉手握刀,劈落下来。

    劈、削、撩……刀法寒芒,朴实无华。

    不管那鞭子如何变化多端,迷惑视线,那无情的一双眸子却始终没有一丝波澜,清澈如幽泉,清晰倒映。

    那绚丽的鞭影每次落下,立刻被刀势横空斩断,不变应万变,直破要害。

    鞭法连连被破,凌月柔招式立乱,连连后退。

    随后一柄弯刀反掠而上,画出一道曼妙弧线,升到极致,悠然而落。

    一时间,天光一暗,众人眼中仿佛看到……

    一轮弯月于天际落下,皎皎寒芒掩盖了一切光辉。

    万物肃杀之气,无声无息而来。

    刀光俱灭,万物皆消。

    啪……

    一根从中而断的长鞭落于地上。

    “小妹败了!”凌月柔收手认输,没有多少落败的不甘。

    她一双眸子仍是抑制不住地颤动。

    那无情的刀光灭绝人性,面对之时,只让人绝望,找不到任何一点还击的念头。

    她屈膝一礼,诚心而问,“小妹有一事不解,还请庄姐姐指点!”

    “但说无妨!””庄小楼轻笑一声,缓缓收刀。

    刀法无情,人却有情。

    她这一笑之下,就再也不见刚才出刀时的狠厉,锐气一收,重新变得温婉亲和,显然已对自身气息到了收发自如的地步。

    前后差距之大,仿若两人。

    凌月柔见状就更是惊讶了,佩服万分道:“庄姐姐如此温婉的性子,见之如沐春风,如何能炼成这般无情的绝刀?刚才真是吓煞小妹了!”

    一想到刚才那无情刀法斩杀一切的狠厉决绝,她就一脸后怕地用小手拍着傲人的胸口,掀起阵阵波浪。

    “嘶……”

    四周顿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庄小楼眸子无声地从对方的胸前移开,低头一看自己,顿时默默。

    半晌后,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幽幽,“刀法有成,全赖小师叔祖指点!”

    “武当小师叔吗?他不是传授了谢师兄惊人的掌法吗?现在又教了姐姐你如此刀法,难道他老人家什么都会?”凌月柔睁大了眸子,掩饰不住地惊讶。

    人生短暂,精力有限,真有人精通所有武学吗?

    她无法想象!

    “小师叔祖以大道演武,一通百通。世间诸多武学,都是难不倒他老人家的!”庄小楼淡淡而笑,却是认为再正常不过。

    “这世间竟有如此奇人!真想见一见啊!”听她这么说,凌月柔心中的好奇,再也压制不住了。

    “你不会想见到的,凌妹妹!”庄小楼却是出乎意料地摇头道。

    “为什么?”凌月柔为之不解。

    “小师叔祖之真容,言语难以形容,只能说……

    世间无此这般人,一见师祖误终身!”

    说到此处,庄小楼面孔不由升起一丝落寞,言语更是空洞起来,“当你若当真见到小师叔祖之后,你就会明白。与其相比,这世间的男子都是如此的粗鄙无味,余生恐怕再难以接受他人,一辈子都要孤独终老了!”

    “这么可怕!”凌月柔听得茫然,只觉得……

    可怕,真的可怕!

    女子心性敏锐,她能体会到庄小楼言语中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那我还是不看好了!”她吐了吐舌头,一脸后怕。

    话虽这么说,但她手指却无意识地搅动着头发,十分纠结。

    一见师祖误终身?

    这是何等的仙容神颜?

    想看,还是想看!

    嘤嘤嘤……

    ……

    “胜了,又胜了!一招,又见一招!”

    “何时武当的门徒,强到了这等地步?”

    “若是武当七子,各个都是如此!三十六观中恐怕只有太元子、闻罡、林凤桥都寥寥数人,能与他们交手。而要想胜过他们,则非要其他四山的首席弟子不可!”

    ……

    一而再,再而三!

    谢宝树、上官凌云、庄小楼,接连一招之内,击败对手,赫然呈现无敌之姿,顿时让参加大比的所有人都为之面色凝重起来。

    而那崆峒、神霄、茅山等派的人,更是气息无比压抑。

    这样一个强势的武当,让他们又如何赶下道魁之位呢?

    “赤发道兄,看来我们得从长计议了!”崆峒派赤发长老正在为难中,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凝重的苍老声音。

    “青龙道兄,怎么说?”他不置可否道,虽然性情暴躁,但作为一派长老,自有定力,事到临头,反而沉住气来。

    “以我观之,七子功力不俗!哪怕我们各派的首席弟子可以胜过其中二三人,但车轮之下,也难免会落败!”另一个沙哑声音说道。

    “不错!要想压制武当,看来我等各派必须私心地联起手来了。不管最后是哪一派当上最后的道魁,当务之急必须先将武当拉下马来早说!”

    “善!我等应该全力关注这武当七子的功法路数,然后再联合起来,商讨破解之法!”

    “算我老君派一个!”

    “好!各位都是江湖宿老,不信还对付不了七个区区小辈!哪怕他们得武当小师叔指点,但三个臭皮匠还胜过一个诸葛亮。我等也曾纵横江湖,联起手来,难道还胜不过一个武当小师叔?”

    “善!”

    “妥!”

    “可!”

    ……

    谢宝树、上官凌云、庄小楼的表现如此强势,顿时让他派之人再也坐不住了。

    真气传音之下,三十六观中一个针对武当的无形联盟开始形成,一切都在无声无息间。

    而场上,郝仁真、伍超然、萧乐天、晏采薇,等其他四子也纷纷开始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