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六十七章 不会真以为小师叔没脾气吧
    “长老,长老,不好了!”

    太和殿中,五道山、三十六观的长老纷纷齐聚,坐在蒲团上,商讨三日后道门大比的具体事宜,涉及到各派颜面之争。

    此时一个个不复道家的清静无为,争得面红耳赤。

    就在这时,一阵惊呼声,只见一个崆峒派弟子连滚带爬地突然闯入太和殿中,引来诸多道门长者目光扫来,十分不满。

    “何事如此慌张?诸位道派前辈在前,如此放肆,成何系统?”一个头发赤红的老道暴跳如雷地起身,训斥道。

    劈头盖脸地一阵训斥,那崆峒派的年轻弟子一时懵了,委屈巴巴地道,“赤发长老,不好了!太元子师兄还有神霄、茅山、三清等派的诸多同道,陷入飞来峰护山阵法中,彻底失踪了。”

    “什么?”话音一落,又有七八位长老惊而起身来。

    “青山老道,这就是你武当的待客之道吗?”他们面朝郑青山,纷纷质问。

    面对诸派怒火,郑青山却是微笑不改,反而好心提醒道,“各位,我小师叔祖之阵法经历数次布置,堪称人间绝地,连老道我都不敢擅自闯入。我徒宝树不会如此不知轻重,带人进入其中。各派精英深陷阵中,必有缘故。我劝各位还是赶快过去看看,免得去得迟了,后果恐怕……”

    “走!”诸派老道一听,再也顾不得兴师问罪了,身形如箭,掠了出去。

    ……

    “快看!各派长辈都惊动了!”飞来峰脚下一片轰动。

    “那头发赤红的是崆峒派的赤发长老,性烈如火,据说将本派的天火功练到大成,黑发变赤,招式间有火力加持!”

    “神霄派的青龙长老也来了,五雷法之木雷掌已出神入化,隔空伤人,麻痹穴位,防不胜防……”

    “不止这些,茅山派的神符长老、昆仑派的紫霄长老、三清派的德善长老……这些可都是道门名宿,事情似乎闹大了!”

    ……

    本是一场道门小字辈的斗气,现在却将老一辈的高手都引来了,众人暗叫不妙。

    “武当小子,我问你!我崆峒派门人好好的,为什么会陷入阵法中?”那崆峒派赤发长老性情暴躁,上来就是一痛不明是非黑白地质问。

    “长老容禀,晚辈也想劝阻来着。可是太元子以及诸般师兄一心闯阵,根本不听啊!”谢宝树诚心实意道,方方正正一张脸,显得忠厚老实,写满了诚意与无辜,根本不像有心使坏的模样。

    于是……

    兴师问罪,顿时无功而返。

    赤发长老一时语塞,才忍住气闷声道,“那好,我问你!究竟如何才能破阵?”

    “我也不知啊!阵法是小师叔祖布的,也只有他才知道如何破解?要不诸位前辈喊喊试试,说不定小师叔祖听到了会放各位师兄下山……”谢宝树委屈道。

    “你……”诸派长老又是怒气上头。

    想他们也是道门高人,当众咆哮,成何体统?

    真是……岂有此理!

    “哼!老夫就不相信,这武当小师叔的阵法当真如此厉害,欺负年轻一辈还行,岂能困住老夫?”

    “道友,且慢!我来助你!”

    “今日,我也来会会这飞来峰阵法,有何厉害之处?”

    ……

    诸派老道气哼哼道。

    刚上武当,小辈们就被欺负了,若是不找回场面,他们各派又有何脸面企图武当的道魁之位?

    他们施展轻功,道袍长袖一展,脚点地面,身形掠了出去,顺着山道,扶摇而上,身形很快被云气淹没。

    很快山上就响起一阵惊呼。

    “师傅,怎么你们也来了!”

    “师叔,难道你们也被困住了?”

    “呵呵,真是巧了!”

    ……

    看着自己门派的弟子一个个深受打击,垂头丧气的模样,诸派长老顿时气从心来。

    “太元子,你为本派大师兄,一向稳重,为何今日如此不知轻重?”

    “师叔容禀,我等只想以破阵之法破掉武当小师叔的无敌神话,从而打压武当弟子的气势!但此阵实在太过玄妙,我们合力算尽各种方法,也闯不出去。”

    “自作聪明!”

    “道友,现在不是责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尽快破阵!”

    “不错!如果老夫所料不错,此阵结合了道门各种术数,更是结合了飞来峰的地势风水,借天地之力迷惑人的五感。想要破阵,光推算是不行的,必须先破掉此阵风水,动摇根基才行!”

    “这个简单,让老夫来!”

    赤发长老面升赤红,陡然周身气息大盛,一掌平推,顿时熊熊热浪翻滚而来,势若百丈狂潮,势若万钧轰然而下。

    轰轰轰……

    推金山倒玉柱之声,只见前方桃林竟是树木纷纷而倒,一掌推平。

    赤发长老面目狂暴,击掌连连,顿时阵势渐渐瓦解,道路豁然开朗。

    “一力降十会!阵法再妙,也不及老夫一掌之威,尔等看明白了吗?”赤发长老回身傲然道。

    “长老威武!”绝境逢生,众弟子纷纷恭维。

    “走!看我今日破尽这飞来峰大阵!”崆峒派长老赤发飞扬,狂笑一声,率先冲出。

    但笑声还没持续太久,刚一出桃花阵,眼前是一个个高大的黑色石柱,高高耸立,没有一兵一卒,却列于八方,隐隐组成门户,阵势森严。

    众人没有在意,但刚一踏入一步,顿时眼前一晃,顿时身处天旋地之感,时空错乱,又有黑风席卷,阴寒侵袭,霜雾汹涌……

    天象变化,只在一瞬间。

    众人顿时又是一片混乱。

    “阵中阵!这又是什么阵法?”

    “快看!”有人发现了什么,手指过去。

    只见前方正中心立着一块巨柱,似是不久前刚立的,字迹尚新,但龙骨鹤形,明显与之前的石碑是同一人所写,只是文字各有不同。

    这一次却是……

    “汝可识得此阵?

    ……

    “武当小师叔,你诓得了别人!骗不了老夫,武侯八阵图失传接近万年,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还原出来的?”

    字迹无声,但直刺人心,一声狂吼。

    轰轰轰……

    掌法连劈,打得垒石劈飞出去,碎石遍地。

    但八阵图结合天象地势,借助天地之威,席卷而来。

    那赤发身影卷入黑风之中,徒劳挣扎,不知所踪。

    “长老……”

    ……

    “各位,怎么看?”飞来峰下其他道派的长老姗姗来迟,看到变故,不由面面相觑。

    龙虎山的寿眉老道抚须观望许久,呵呵而笑,“险峰奇象,大阵天成,阵中之阵,连环不尽。这武当小师叔年纪虽轻,却稳健更胜老朽,布置重重,赤发道友要吃大亏了。呵呵呵……”

    “这……”诸派长老一听顿时面面相觑。

    这崆峒派赤发长老虽然暴躁,但功力确实不俗,这也深陷其中,他们更是没有把握。

    他们摇了摇头,只得无奈道:“青山道兄,同为道门,不要伤了和气!你还是高抬贵手,放崆峒、神霄等派的道友以及小辈,安然下山吧!”

    郑青山一听,苦笑不已,“各派道友容禀,非是贫道不愿意,实不能也!小师叔独坐山巅,一心向道,最不喜他人打扰,才会设下重重布置,就连贫道也不知如何破解。每次上山,都必须提前禀告,不敢轻易冒犯。”

    “难道青山道兄身为掌门,那武当小师叔也会如此不知轻重吗?”诸派长老并不相信。

    郑青山顿时面带讶异,“小师叔辈分虽高,年纪却轻,气血旺盛,之前一掌就将百年老魔打成了肉泥。各位,不会当真以为小师叔没脾气吧,不会吧,不会吧……”

    他话音一落,还没等众人质疑。

    “聒噪!”

    只听一声大喝,如雷公震怒,震荡虚空,让人耳膜都为之颤动,耳朵嗡嗡作响。

    诸道循声望去,随后就见到飞来之巅上云海翻滚,无比汹涌,一阵压迫人心的气息如山岳压顶镇压而下,让人呼吸窒息,面红气粗。

    随后风云翻涌,一条透明的龙形气劲傲啸着破云而出,角、鳞、爪…毕现。

    风虎,云龙。

    气劲如龙,大有百丈,席卷风云而下,浩浩荡荡,在整座山峰中席卷,顿时有一个个身影被秋风扫落叶一般被甩落山下。

    “扰人清梦,实在该打!”一声气哼哼地冷喝,神龙冲天,重入云天。

    黑云压顶,渐渐散去,山巅缥缈,仙雾重重,清净缥缈,仿佛刚才所见都是幻景。

    但笼罩在头顶的巨大压迫却不是虚幻,等其渐渐散去,众人这才如释重负地轻吁一口气,低头再看脚下,却见一个个身影气息衰弱,如遭重创,早就人事不省了。

    不是贸然闯阵的诸派长老以及弟子,又是谁?

    “气劲龙吟!那莫非就是武当的绝学,真武擒龙手?”

    “一招擒龙手,龙形百丈,也未免太骇人了!简直闻所未闻!”

    “武当小师叔,果然名不虚传!”

    ……

    诸派长老纵横江湖一生,也算见多识广,也被这一掌之威给惊到了,只浮现出一个念头。

    好一招气劲化神龙!

    好一个暴躁的武当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