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六十六章 一入飞来深似海,从此山下是路人
    这群憨憨!

    小师叔祖的阵法岂是可以乱闯的?

    萧乐天看到其他武当六子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

    自己这貌似忠厚老实的大师兄,以及其他冷眼旁观的师兄、师姐,是诚心下套。

    看着那崆峒、神霄、崂山的人一个个头铁无比地冲入飞来峰阵法中,萧乐天心中默默为他们默哀起来。

    “六师弟,不要多想!”谢宝树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呵呵一笑,“呵呵…我没有恶意!只是见这些道派的道友傲气太甚,怕是对之后的道门大比不利。所以我一片好心,想让他们领略一番小师叔祖的教诲。诸位道友天纵奇才,见高山而仰止,相信必有所得,也不枉我武当拳拳待客之道。”

    “是,大师兄说得对!”萧乐天一听顿时作恍然大悟状,拍掌赞叹,心中却是嘀咕。

    若不是当初我被困在阵法中,只能原地画圈圈,说不定还真信了你的邪!

    咦……

    你这个大师兄,坏得很。

    ……

    阵外气势汹汹,但一入阵内,崆峒派太元子瞬间面色大变,眼神扫视四周,无比地警惕,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莽撞骄横。

    他目光赫赫,沉声喝道,“各位小心了,武当小师叔闻名在外,必有惊人手段!万万不可大意!”

    前后反差之大,众人对望一眼,顿时愕然。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信誓旦旦,一副阵法必破的模样。

    “太元子道友,你这是……”一旁走出一个身形魁梧的青年道士,行走之间,如有风雷,气势逼人。

    “原来是神霄派的闻罡道友!”太元子点头示意,随后叹息一声,“实不相瞒,我之前的骄横模样是装出来的,实在有不得已的原由!”

    “哦,道友请说!”闻罡惊疑一声,那些同样入阵的道门中人也凑过来,仔细听着。

    “众所周知,如今武当势微,五山道魁之位岌岌可危!这原本是你我各派升格的大好时机!”太元子声音凝重,“关于这一点,各位不会否认吧!”

    闻罡以及众人沉默点头,只因这本就是昭然若揭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的明白,瞒不了任何人。

    此时太元子又道:“所以你我各派都派遣弟子前来参加这道门大比,目的就是想要在大比中正面碾压武当的年轻一代,到时候武当一无先天宗师坐镇,二来后继无人,有何脸面坐在道魁之位上,只能自发退下来。”

    各大道派关于此次道门大比的谋算都在他口中一一倾述出来,众人信服点头。

    但此时太元子面色却无比凝重,“但此次我等上了这武当山,却发现事情远非之前所想。武当七子,功力不俗,年轻弟子,也朝气蓬勃,这哪里有半点衰弱之像。

    千年武当,分明要再次中兴。若真是不做任何动作,你我各家门派将再无机会!虽然我等各派都企图五山道魁之位,但现在还不是争斗的时候。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先合力将武当拉下马来,之后再各凭本事争夺道魁。”

    “太元子道友说得对!”

    “众派合力,正是这个道理!”

    “的确如此。武当不退位,我等门派都无机会。”

    ……

    见众人连连点头,随后太元子又手指眼前桃花林,语气凝重,“各位道友请细想,这武当小师叔独坐飞来峰十年,功力趋至不可揣测之境,就连那龙虎山登上虎榜第三的首席大弟子赵天赐以天师望气术观其气机,也遭受反噬,当真可畏可怖。

    之前血海魔童攻打武当山门,更被其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给击败,如今这武当小师叔已成武当年轻弟子信念中的无敌象征。

    若是与其正面碰撞,我等自然不是对手。但我等眼前只是其布置的阵法而已,无人入主,只要我们能齐心协力能将其一一破解,也能从另一方面小小破掉武当小师叔的无敌神话,从而打压武当弟子的信念,在之后的道门大比占得先机。”

    他娓娓道来,仿若智珠在握,万事皆在掌控之中。

    各道派的人听得也是一脸叹服。

    “太元子考虑深远,我等佩服!”

    “就照道友说得办!”

    “道友,尽管吩咐便是!”

    ……

    “好!我们闯阵!”一番高谈阔论,太元子无形中已成众人主心骨,一声喝下,众人顿时齐齐跟上。

    目光仰视,山巅遥遥在望。

    桃林繁茂,密不透风,一入其中,便再也无法直行。

    山道东盘西曲,没有一条直路。

    左折右拐,走了一会,就让人方向颠倒,不知身处于何方。

    走着走着,突然前方豁然开朗,竟是又出现一座石碑。

    “逢林莫入”。

    众道派之人一时间相视无言,气氛诡异地沉闷起来。

    石碑,又见石碑。

    上面字迹与之前一模一样。

    他们哪里还不明白,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

    最令人沮丧的是,他们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哈哈哈……”

    众人惊愕望去,只见到太元子目光赫赫,朗声大笑,“这桃花阵不着痕迹,浑然天成,让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不愧是号称武当小三疯的高人!”

    众人一听,顿时释然。

    是了!

    千年前三疯道人,无敌于天下。

    这武当小师叔既然有“小三疯”之名,能有如此手段丝毫不意外,

    “可惜我茅山林凤桥大师兄不喜热闹,不然他精通道门各类术数,说不定能破解此阵!”茅山派一个弟子叹息道。

    “不要慌!”太元子沉着淡定,“术数本就是我道门中人入门功课,基础中的基础。我等众人齐心推演此阵,必能有所发现!”

    “是!太元子道友说得对!”

    “道门齐心,其利断金!”

    “若论术数,我李元吉不弱于人!”

    ……

    诸道相视一眼,身形腾空跃起,立在树尖上,居高而望,观察阵法布局。

    桃树成林,十九纵十九横,宛若如山势天然形成的偌大棋盘,阵势严密,道路奇诡,交错,平行、盘旋……

    他们眉头紧皱,十指如飞,疯狂掐算起来,片刻中就响起阵阵声音。

    “梅花五瓣,各有玄机!根据我的推算,要想破阵,我们该相向北走七步,然后再向西北走九步……”

    “不、不、不,你算的不对!这其中也有六合算法,千万不能被骗了,应该先向东走……”

    “你们就没发现,这阵法暗合周天星辰吗?有北斗七星的布局在其中!”

    “肤浅,实在肤浅!既然是奇门阵法,怎么能没有八卦之理!”

    ……

    一时间,各种声音,争论不休。

    “各位,稍安勿躁!”太元子眸子微凝,气沉丹田,猛然大喝出声,压下诸多杂音。

    他直面众人,沉声喝道:“各位不必争辩!武当小师叔这阵法中的种种布局就是为了误导我们,但他却没料到,我们又不止是一人。既然各位自有谋算,何不各走一路?这桃花阵法只是迷阵,除了迷惑人感知外,并无多少危险。如此一来,我们兵分多路,无论武当小师叔布局多少层,只要一人能破阵,自然就能打破其无敌之神话。”

    诸多道人一听,顿时心服口服,“太元子道兄不愧是崆峒派大师兄,我们才想到了第一层,道兄却已经想到第五层了!”

    “各位道友,客气了!”太元子口中谦逊。

    众人达成一致,随后相视点头,四散离开,各择道路,散若满天之星,涌入桃花阵中。

    他们各个身怀上乘轻功,在林中急速穿行,忽隐忽现,恍若幻影。

    快、快、再快点……

    诸派道人片刻不停。

    那太元子说得对,不管是谁,只要能破解此阵,那就可以打败武当小师叔的不败神话。

    但若是可以的话,谁不希望是自己呢?

    毕竟这也是一个技压众人的大好时机。

    结盟是真,但同为道门精英,相互竞争也是不假的。

    “快看!前方有人,莫非是看到阵法将要被破,那武当小师叔终于按捺不住,要亲自下场了吗?”

    身披符篆道袍的一伙茅山派弟子为之兴奋,大踏步上前,只见前方豁然开朗。

    一个背对着众人的身影站在前方,孑然独立,颇有超然物外的气息。

    他……

    就是武当小师叔?

    茅山派弟子对视一眼,缓缓靠近。

    但越是往前看,他们就越觉得不对。

    这背影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似乎从哪里见过?

    “哎……”突然那人叹了一口气,悠悠转过身来。

    不对,这道袍绣着法印,不是武当山的道衣,而是崆峒派的。

    再看那人,分明是……太元子。

    只是此时他哪里还有之前的信誓旦旦,意气风发,似是大受打击,目光涣散无神。

    “太元子道兄,你这是怎么了?”茅山弟子小心翼翼问道。

    太元子没有回答,只是默默让开身形。

    茅山弟子看了一眼,顿时心生绝望,只见太元子身后赫然一座石碑,其上字迹不是那“逢林莫入”又是什么?

    这还没有完!

    片刻钟后,崆峒、神霄、三清、昆仑……等各派弟子纷纷来到,竟又是重新聚齐,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无人闯阵成功!

    这桃花阵法似乎一个无底洞一般,不管来多少人,都要被吞噬其中,一个都不能少。

    太元子幽幽一声叹息,“你们之前都说,自己在第一层,而我在第五层,那武当小师叔又在第几层呢?百层、千层,或者……一万层那么高?真是高山仰止,不知其尽头啊!我们已经试尽诸般道路,却无一破阵之法。”

    落寞的话语,深深的无力。

    诸道一时无言,回头望去,只见山势重重,连绵叠嶂,难寻出路。

    他们顿时慌了。

    据说那武当小师叔待在此峰十年没有下山,难道我们也要如此吗?

    不要啊!

    “快,快!不管如何,一定要闯出去!”

    “我还要参加道门大比呢!谁来救救我们?”

    “这飞来峰真是龙潭虎穴,人间绝地!”

    ……

    桃花阵中传出阵阵惊恐地呐喊声,远在山脚下也隐隐可以听到。

    龙虎、青城、终南、罗浮等派的弟子循声望去,顿时见到险峰一侧出现了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身影,仿若疯魔一般,不明方向,胡乱奔走,明明身侧就是万丈悬崖,却不自知。

    别提上山,连下山的路都找不到了。

    这世间竟真有如此险阵?

    诸道见之惊心,不约而同地想道。

    这可真是……

    一入飞来深似海,从此山下是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