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五十三章 何须用道门的武功
    这是何其可怕的……

    一掌?

    从天而降,气机恢宏,无穷、无量、无限……无尽的广大之意。

    气势之盛,几不可用世间的一切量词来形容。

    须弥三千世界,五指如山,竟似将广大寰宇,无限诸天都笼罩其中,一掌在握。

    世尊如来,万佛之佛。

    如来神掌,又见……如来神掌!

    一掌恢宏,落到实处,却是春风化雨,无形无相,不伤一物,不损一草,尽显佛祖慈悲,普度众生之意。

    唯有那白发魔童被当头拍下,才能体会五指之山的恐怖和霸道。

    一掌倾天,身处此界,无处可逃。

    晨钟暮鼓之声,也化作毁灭雷音,击溃所有信念,而升无边恐惧。

    “怎么会?我还有百年功力,修罗不死身、血海重生法、夜叉摄魂手……无数神功妙法,这些都没用出来!……”血海魔童在心中狂吼,身躯扭曲挣扎,拼命想要反抗。

    但五指如山,镇压而下。

    霸道,极致的霸道!

    毁灭,无尽的毁灭!

    ……

    大象无声。

    无量之威,所到之处,无声无息间,任何反抗都是如此地无力,彻底烟消云散。

    于是……

    血海蒸发,魔躯跌落。

    “这不可能!我怎么会败……”白发魔童发出不甘地怒吼,随后声音戛然而止。

    一掌从天而降,万物俱消。

    吕纯良飘飞而退,不知何时,身形已经仿若虚影,透明晶莹,仿若一道无形的仙影落于人间。

    他缓缓收掌,身下赫然倒着一个凄惨的人影,披头散发,气若游丝。

    原本稚嫩如童子的面孔如今已是皱纹密布,满脸枯斑,形若腐朽,周身阴煞气息不在,透着浓浓的死气,赫然已是武功被废,生命垂危之像。

    一头银发飘落,秃顶的脑袋吃力地昂起,眼珠子凸起,密布血丝,死死盯着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身影,狰狞如恶鬼。

    “你……!!!贵为武当小师叔,为什么会用贼秃的武功?老祖,我…我…我不服!!!”

    他喉咙间咯咯作响,死也不瞑目。

    “对付你,何须用道门的武功?”而回应他的只是一句冷冷的话语。

    “你……”血海魔童,不,是血海老魔,无尽地憋屈和不忿,但老态匆匆的躯体终究是有心无力。

    百年魔威,终究是一场空空。

    此时吕纯良身形越发虚幻,气机溃散,渐渐化作泡影。

    他深深呼吸,牵引游离的真气,重归化身,勉强保持了全形。

    “血海老魔,你败了!若想活命,就说出到底是谁在背后图我武当?”吕纯良低头直视老魔,而问。

    “什么?”老魔眼珠子缩成一点,目光游离,“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虽说江湖之大,无奇不有!但我武当最近面临诸多遭遇,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绝不是巧合这么简单!”吕纯良冷声道,“这一点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我。”

    “之前就有一群鼠辈闯我飞来峰,如今我那三位师侄下山不过十日,你就恰到好处地闯上山来……我武当虽已衰弱,但你这老魔未成先天,有何依仗,敢直闯我武当山门?……”

    吕纯良连连质问,拷问其心。

    血海老魔原本还作伪装,到了最后,已经不发一言了。

    “那幕后之人把你当做棋子,老魔枉你祸害江湖百年,也是一方魔道巨头,就甘心如此吗?”吕纯良又道,语带讥讽,拷问其心。

    “桀桀桀……你这武当小师叔年纪虽小,不但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心机也是远超常人。老祖我输得不冤!”血海老魔一听,顿时尖锐大笑起,情绪难名,憎恶、畏惧、惊骇……

    “你猜得不错!老祖我敢闯武当山,自然是有所依仗。但你是绝对不想知道的!”

    “是谁?害我武当!”见他承认下来,武当七子又惊又怒。

    “说!”吕纯良沉喝开口,眸子幽幽,“不管他是谁,犯武当者,虽远必诛!”

    不成天下第一,不下山,这是不假!

    但这也只是稳妥起见,并不是他一味怕事。

    只因吕纯良深知一点,凭借他的武学天赋,只要不中途夭折,必然能登临武道之巅。

    武道没有大成之前,不必徒冒风险。

    但现在仇敌已经欺到眼前,他的选择自然是……

    雷霆手段,斩草除根。

    没错,这就是他独属于吕纯良的慎重!

    毕竟……

    我,吕纯良,武当山上小师叔,生性纯良!

    ……

    “也好!你既然想知道,老祖就告诉你!老祖在九泉之下会看着你与那幕后之人生死仇杀的人间惨剧,哈哈哈……”想到得意处,血海老魔狞笑不止,无比快意。

    “那幕后之人就是你的……”

    他口中悠悠吐出,但念到最后时,他嘴唇刚刚开启,还没发出声音。

    下一刻,他身体竟是如筛子一般剧烈抖动。

    咔咔咔……

    骨骼尽断,血肉崩碎,七窍流血……

    “你…你好狠!”血海老魔满腹惊恐,吐出三个字,就在吕纯良和武当七子眼睁睁下,化作了一摊脓血。

    “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发生了什么?”

    “这老魔为何突然化血?”

    ……

    武当众弟子连连惊呼。

    吕纯良却是不做声音,一双眸子越发地幽深起来。

    那老魔临终之前的唇形变化,已然让他明白了什么。

    “走了!”他淡淡吩咐了一声,身形一转,直朝飞来峰飘去。

    走了?

    这就走了!

    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小师叔祖是知道什么了吗?

    ……

    武当七子面面相觑,连忙上前追问道。

    “小师叔祖,这血魔七煞和血衣人该如何处置?”

    “锁住琵琶骨,押入镇魔狱,永不见人间!”声音远远传来,身形飘远,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下越来越淡,直到化于风中,无影无踪。

    “恭祝小师叔祖,神功绝世,降妖除魔!”

    “恭祝小师叔祖,神功绝世,降妖除魔!”

    “恭祝小师叔祖,神功绝世,降妖除魔!”

    ……

    一连三声。

    武当山中贺声震天,山呼海啸,方圆十里,处处可闻。

    ……

    而孤峰之上,一独坐其上的身影微微一颤,悠悠睁开了眸子。

    俯瞰天地诸峰,连绵起伏,山下呼声,震天动地,此时吕纯良却是体内真气空空,前所未有地虚弱。

    但他心境之中却又掀起了无边波澜,眸子越发幽深。

    一声幽幽叹息,在山巅之上回荡,无人可听,渐渐无声。

    “师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