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五十章 快去东方请小师叔祖
    阵显真武,还没成型。

    神刀化血,迎空一斩。

    气柱两断,大阵立破,一切顿时烟消云散。

    “快去东方请小师叔祖!”

    七子倒跌而回,重重摔落倒地,大呼出声。

    “师兄,师姐……”众武当年轻弟子急声赶来。

    “别过来!”上官凌云拄剑吃力地起身,喝退众人。

    “可是……”他们脚步急停,想要冲上来却又不敢。

    “老魔凶猛!武当山中只有小师叔祖能降伏此魔,还不快去找小师叔祖,更待何时?”谢宝树见他们仍在迟疑,怒喝出声,“我以武当大师兄的身份,命令你们快走!”

    “是!”众武当弟子心中不忍,但大师兄有令,只能四散而去。

    “抓住他们!”白衣魔童怪笑一声。

    “是,遵命!”众血衣人面孔渐渐扭曲,一改之前狼狈逃窜的模样,凶恶反扑而去。

    “休想!”武当七子见状,站成一面人墙挡在前方。

    七子合一,掌掌相合,真气层层传导,最后全部输入到了为首的谢宝树身上。

    一股混混沌沌的气息猛然高涨,仿若天地未开,浑然天成。

    天地大同!

    随后他出掌了!

    轰、轰、轰……

    每一掌击出,虚空都为之震动,掌纹含日月山川之形,一掌、一掌、又一掌……

    掌掌叠加,气息无限拔高,最后竟成万物混然之势,天地相合,狠狠镇压而下。

    众多血衣人还未靠近,顿时被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不时有人跌落悬崖,尸骨无存,追击之势顿时为之所阻。

    掌势布下重重无形气墙,不可撼动。

    “好掌法!”白发魔童高声叫好,随后话锋一转,“但却还不够!”

    这一次他举起了两只手,轻轻一挥。

    两记化血神刀交叉斩下,血虹破空,纵横十多丈,凌厉无匹。

    只是一击,顿时将气墙破得干干净净。

    余势未尽,更是朝着七子当空斩下。

    玄武镇魔!

    阵型再变,七子换位,伍超然站了出来,双手做撑天状,七子真气立刻第一时间渡入体内。

    啵!

    无形气罡从虚空中显现而出,凝聚成实质,如铜墙铁壁一般,紧紧护住四周。

    砰砰!

    刀芒劈在其上,震撼不止,为之溃散。

    七人身躯晃动,竟勉强挡了下来。

    “罡气护体?有意思!”白发魔童怪笑了一声,“既然如此,再试试这一招!”

    血浪滔天!

    他手遥遥一招,血色煞气大盛,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起,升到最高处,陡然反压而下。

    “守住!”七子同心,合力将真气源源不绝渡入伍超然体内,布下重重罡气,成玄武不动之势,撑天立地。

    魔威滔天,血浪一潮一潮拍下,淹没而来。

    七子勉强抵挡,更是感觉血魔真气有着无形的邪力,通过真气的接触侵蚀而来,心境跌宕,幻象重生。

    他们死死抵御,紧守内心一线清明。

    “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而此时那白发魔童却是缓缓盘腿而坐起来,只以血潮压来。

    “你想做什么?”谢宝树沉声道,不见轻松,反而更升不妙之感。

    “原来的七煞已经被你们打成了废人!若杀了你们,之后的新武当不能没有武当七子,不是吗?”白发魔童古怪一笑。

    “你休想!”七子怒吼。

    “这可由不得你们!血海化生大法之下,沉沦世人,永为修罗,你们就再也无法超生,永为我所用。”白发魔童黑袍翻滚,无边的血幕当头罩下。

    七子瞬间感觉到意识沉沦,眼前一片血色,淹没了一切。

    ……

    “抓住武当余孽!老祖有令,生死不论!”

    这一日,武当福地,到处都是喊打喊杀之声,血腥气弥漫。

    一个个人影交织在一起,刀剑撞击声不止。

    杀伐之气大盛,破坏了道家山门的清净。

    “快、快点、再快点,我必须尽快……”

    一个道袍身影在山间小道中急速穿行,急促喘息。

    为了完成大师兄的委托安全赶到飞来峰,他特意没走大道,而是在山间险路上穿行,为的就是避开追杀。

    尽管如此,血衣人如同蝗虫过境,到处都是,想躲也躲不了。

    一路向东,很快前方就突兀耸起一座险峰,遥遥在望。

    眼看着飞来峰的各个入口都要被血衣人把持住,他心一急,再也顾不得隐藏,强行冲关而去,口中更是大喊着,“小师叔祖,请你下山……”

    “找死!”厉吼声不止,随后他就见到血衣人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

    “救…命…”话还没出头,长刀当头劈下,他眸中顿时一片绝望。

    “在我飞来峰下,谁敢伤我武当门徒?”一声轻喝。

    嗤嗤嗤……

    下一刻,年轻的武当弟子顿时眼睛瞪大,只见眼前大敌眉心露出一道淡淡的血痕,贯脑而入,眼看是不活了!

    四周来敌,更是收割稻草一般倒下。

    无形气剑,杀人无形。

    “武当之事,我已尽知!尔等安心!”

    声音渺渺,悠悠而去。

    ……

    血煞如潮,一浪高过一浪,一波一波拍下,污染人间,所到之处,万物染血,一片腥臭。

    七子端坐于地,背靠背,围成一个圆,守护四周,鼓动真气艰难抵御,如同海中的巨礁,遭受一波一波冲击,却始终不倒。

    但正面的冲击不惧,阴邪的力量才最为恐怖,无形无质,如跗骨之蛆,侵入意念。

    他们眼前一片血色,愤怒、嫉妒、仇恨……无数负面的意念涌上心头。

    他们守住一线清明,死死坚持,不肯让邪念侵蚀。

    “投降吧!没有人可以抵挡血海化生大法,你们越是抵抗,最后就会陷得越深,下场越会凄惨。毕竟你们都是我最得力地手下。我与你们武当的仇,也不想宣泄在尔等小辈身上!”白发魔童桀桀阴笑,魔音动摇七子意念。

    “你休想!小师叔祖,不会放过你的!”谢宝树沉喝道,紧咬牙关。

    “武当小师叔,的确有些手段!可不过他辈分虽大,年纪虽小,哪怕从娘胎里就开始修行,又能有多少修为?老祖我百年功力,又有何惧?怕就怕,这小子不敢来!”魔童怪叫一声,颇为不屑。

    “是吗?”突兀一声轻笑,淡淡道:“我来了!”

    嗖嗖嗖……

    急速破空之声,东方极远处,一座孤峰独立,直插云天。

    山巅之上,一缕缕丝线垂落而下,贯穿浮云,一一串联,落了下来。

    一朵青云,一个台阶,巍然天梯,从飞来峰顶延伸而下

    一袭道袍从上翩翩而下,罡风烈烈,身形飘忽,一步、一步、一步,踏青云,而下人间。

    “这是……”

    七子眸中倒映出仙客临尘的一幕,心悦诚服,深深而拜。

    “恭迎小师叔祖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