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四十八章 青牛负图,真武七截
    青牛负图!

    青石台阶,异兽上山!

    这青牛体型是如此之大,仿佛一座移动的小山,似从山海神话中走出的灵兽,来到人间,古老高贵,更有着不亚于人类的灵性。

    武当,何时有此异兽?

    是敌,是友?

    是善,是恶?

    众弟子惊疑不定,一时有不真实的梦幻之感,仿佛看到了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真的出现在眼前。

    牛眼大而清亮,如是一汪清泉,清晰地倒映出眼前每一个身影,似能映射出人心每一个角落,不自觉让人躲避。

    尤其是,青牛异兽身上更有一股浓厚的气机,如山如渊,一旦靠近就让人呼吸窒息,如临大敌。

    眼见大青牛一步一步靠近武当山门,是让,还是拦,正当众武当弟子不知所措的时候,却见七子毕恭毕敬地从太和殿中走了出来,来到大青牛面前,恭敬施了一礼,如尊师者,“牛兄,不知小师叔祖有何吩咐示下?”

    吽……

    大青牛不能人语,满含深意地低吼了一声,背微微拱起,一捆图卷就落了下来。

    “这是……”七子本能接过,摊开一看,眼眸剧缩,惊呼出声,“真武七截阵!”

    “真武踏龟蛇,掌心握刚柔。阴阳相生克,一合力无穷……”

    玄妙口诀在眼前显现,还没等回过神来,又听一声吼,只见青牛已然转身而去,直上飞来峰!

    就这么……走了?

    走了!

    ……

    太和殿中,阵图展开,只见上画着七个身影,站定方位,结成阵势,暗合七星八卦之方位,互为阴阳,相生相克,从而衍化出无穷之变化,令人眼花缭乱。

    七子念诵口诀,表情渐渐变得十分精彩。

    过了良久,他们纷纷长叹出声。

    “依我看,此阵已经不在本门失传的玄天七星阵之下了!”郝仁真一脸认真道。

    “甚至从武学立意以及名字来看,真武七截阵更像本门真传!”庄小楼神色古怪。

    “龟蛇为天下至重至灵的两种象征,小师叔祖真乃武学天人也,取其精髓,从中创制出如此一套精妙无方的阵法出来。这所谓真武七截阵竟然不限人数,每多一人,威力就在原来基础上就倍增两倍,二人就是二倍,三人就是四倍,以此类推,到了七人就相当于……”谢宝树说到这里,震撼得一时话语为之骤停,平复了一会才颤声道:“六十四位高手!”

    “神乎其神!这等阵法,哪怕没有任何异力,光凭这真气倍增的本事,也能一力降十会,横扫天下!这已不……是凡间阵法!”上官凌云凝声道,幽冷的眸子中浮现出狂热。

    “你说,若玄天七星阵法还没失传,能敌得过这真武七截阵吗?”伍超然在旁幽幽而问。

    其他六子顿时无言。

    沉默便是答案。

    “小师叔祖,真乃神人也!那血海凶阵可以让七煞功力一一叠加,增长七倍,他老人家就干脆自创了个倍增六十四倍的天地奇阵!”萧乐天咂舌不已。

    “与小师叔祖为敌,实在是平生最可怕的事情!”晏采薇怯声道,似乎见到了天底下最为恐怖的事情,声音颤栗。

    七子不约而同地连连点头。

    这种吸取你武学招数的优点,然后强化无数之后,再拿来强行碾压你这个原主的霸道和不讲理,光是想想就令人绝望啊!

    “武当有幸,幸有师祖!”谢宝树沉声道,“各位师弟,师妹,事不宜迟,我等尽快练熟此阵。破除血海凶阵,为时不远了!”

    “是,谨遵大师兄之命!”七子应道。

    随后他们起身,开始按照阵图方位,开始步走方位,练习阵法。

    这一演练,他们立刻觉得这阵法处处透着熟悉,似乎曾经见过,甚至练过。

    咦?

    等等!

    这不正是小师叔祖刚才以气丝操纵他们布下的阵法吗?

    不,不止如此!

    这真武七截阵虽一脉相承,但要更为复杂得多,似乎是刚才阵法的强化升级版。

    即使如此,有了之前小师叔祖的亲身演练,从新学起也会比想象中更加轻松。

    七子一时间信心大增。

    他们脚踩方位,稍一演练,就快速入门,立刻感觉大为不同。

    默运心法,他们体内真气鼓荡,似乎渐渐达至一种奇妙的频率,每当他们招式交互时,就会相互传接,相互配合。

    真气勾连之间,竟生出奇妙的反应。

    人体奥秘无穷,每个人都不相同。

    哪怕修炼同一门武功,真气性质也毫不相同,一旦勾连,就会发生冲突。

    所以练武之人,最忌讳的是来自他人的异种真气进入自身体内,不但会损伤经脉,还会污染自身真气。

    江湖中能同化异种真气的武学少之又少,每一门都是独门秘术,概不外传。

    那血海凶阵,之所以能七而合一,只因为那七煞修炼的血魔真气是一种至阴至邪的污秽真气,无论任何真气属性,都会污染成一团邪秽。

    一旦传递,就可以相互污染!

    这一点,七子闯阵之时深有体会,所以能感觉到小师叔祖的真武七截阵大有不同,升起远远超出,已到技近乎道之玄境。

    与血海真气一味地邪秽污染不同,真武七截阵合天地阴阳之至理。

    二人联手时,各自真气互为异种,天然就是一阴一阳。

    以真武七截阵的口诀催动,使两门异种真气相克相生,合而成太极,最后又凭空催生出诸多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血海凶阵七人合一,力量倍增七倍,与人数相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只是最简单地叠加。

    而真武七截阵,却是无中生有,七人使出了六十四的惊世劲力。

    理论上,若是布阵人数增多,劲力倍数甚至可以无限叠加下去。

    但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

    因为阵法中,每个人都要与剩下的每个人互相传接真气,每多一人,就要多转化一种真气。

    人的心力有限,不可能容纳太多。

    ……

    有了深入血海凶阵的经验,又有小师叔祖的亲身演练,多番对比之下,七子越发洞彻真武七截阵的精髓,进步神速。

    他们时而双掌相合,时而如影随形,时而方位相对……真气相互勾连,最后七股合一之下,一股前所未有的磅礴真气冲天而起,扭曲虚空。

    七股真气互为不同,相互分化,又隐隐组成整体。

    两股为手臂、两股为腿足、一股六阳魁首,一股为胸膛腹部,还有一股化作人体五官七窍……竟隐隐组成一个庞大身影,踏足虚空,如神圣降临人间。

    只是气散而不凝,还未真正显形。

    哪怕如此,众武当弟子见状,也纷纷跪倒一片,高呼不止,“师祖传道,七子授法。真武显圣,天佑武当!”

    山呼海啸之声,此起彼伏,武当士气为之大震,一扫之前颓废。

    一朝功成,七子也不禁欣喜。

    但未尽全功,武当危机一刻没解除,他们就继续练习。

    真气阴阳相生之下,不但没有丝毫损耗,反而阴阳生太极,补充元气,久练不疲,精神气足。

    这一练,就是一昼夜过去了。

    ……

    “大师兄,各位师兄,师姐,不好了!那血魔七煞又打上山来了!”第二日一大早,就又有年轻弟子闯入太和殿,上山汇报道。

    “走!”谢宝树沉喝一声,七子从蒲团上站起身来。

    一夜之间,他们身上又有惊人变化。

    精气神与之前大有不同,气机雄浑,恢复到最佳状态,更是隐隐有种气息相连之感。

    七人一体,七子同心。

    武当七子齐齐从武当大顶上走下,步伐一致,山风凛冽,吹得他们身上道袍飘飞,一个个身影却站得笔直,如雪中苍松,屹立不倒。

    山下一片血云已经滚滚而来。

    “你们小师叔祖已经被老祖拖住,你们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受死!”

    一阵尖啸声,血海凶阵再成,翻滚的浓郁血气中冒出七双阴鸷的眸子。

    黑煞血元掌!

    黑煞面目狰狞,迫不及待地冲上来,手掌血气森森,污秽之力侵染过来。

    掌势滚滚,如浪涛拍击而下,万钧之力,笼罩七子,当头压下。

    “我来!”谢宝树沉喝一声。

    其他六子心有灵犀,身形挪移,真气传递。

    谢宝树周身气息顿时大涨,仿若江面升潮,一浪高过一浪,一潮高过一潮。

    等到七次之后,气息之盛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自然透体而发,都带动了空气扭曲,光线错乱。

    然后谢宝树动了,只见他不慌不忙,双手在空中分别在划出一个圆圈,相互交叠,合掌拍出。

    一掌平平无奇!

    但他却感觉到自己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混沌归元掌!

    小师叔祖曾亲自传道,演示这门绝学,可是怎么也学不会!

    哪怕费了一番功夫,才勉强入门,也难以再现当初那一掌的惊艳。

    而现在……

    他觉得自己或许已经把握住了几分神韵了。

    于是一掌拍出……

    顿时风消、云散、雾化……

    掌法气势不显,但所到之处,一切都在无声无息间化去,万物于无形中涅灭,不复存在。

    无声处,起惊雷。

    “啊……”黑煞发出凄厉无比地惨嚎,只感觉整个人如同被五岳压顶一般碾过,咔咔咔,双臂尽碎,化作一团烂泥似地血肉,整个人横飞出去。

    “什么?”六煞惊骇,本能接住,下一刻被万钧力量碾过,无可阻挡,一群人如滚葫芦一般,倒了一地。

    这是何等霸道的一掌?

    他们吃力爬起身来,看了看倒地凄惨的黑煞,再看了看眼前的武当大师兄谢宝树脸不红,气不喘。

    七煞一脸不敢相信,浑身僵硬,内心更是拔凉拔凉。

    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