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四十六章 师祖救命,悬丝操偶
    天穹之上,仙人垂钓。

    丝线横空,垂落人间。

    看似细细的一道道,却又凝若实质地坚韧,不畏山风切割,不惧雨雾侵染,不怕烈阳曝晒……如天索牵连大地,天壑不再难攀。

    异象浮空,一时武当之外,百里可见,一片骇然。

    “这是……”荡魔峰下,伏魔洞中,一双血红色的阴冷眸子睁开了,无视周身阴寒入骨的煞气,看着丝线破空,目光幽然,意味深长。

    “武当小师叔吗?盛名之下,不是虚传!有些手段!”

    桀桀怪笑传出,蝙蝠声大作。

    沉寂已久的伏魔洞为之爆破,滚滚煞气汹涌而出,所到之处,地结黑冰,寸草不生。

    ……

    小师叔祖,功深已趋造化,当真是…深不可测!

    丝线缠身,真气传功。

    自身身躯如木偶,在小师叔祖操纵之下,施展出种种精妙武学。

    七子身临体会,只感到趋至一种玄之又玄的神奇境界,看到了武道新的天地。

    “凝神静气,细心体会,紧记方位,凶阵自破!”突有淡淡话语在耳旁浮现,七子惊醒,随后心头就升起一阵空虚和遗憾。

    只差临门一脚了,可惜……

    但随后他们就抛开这些杂念,关注当前。

    凶阵滔滔,血煞翻滚。

    七子愕然发现,不知何时,他们在小师叔祖操演之下,竟已各自独占一个玄妙方位,守望相助,连若一体,呈现一个勺形,总觉得看起来如此熟悉!

    咦?

    这不是七星方位吗?

    他们心头一动,观看脚下站位。

    谢宝树位当天枢,上官凌云位当天璇,庄小楼位当天玑,郝仁真位当天权,四人组成斗魁之势;

    伍超然位当玉衡,萧乐天位当开阳,晏采薇位当摇光,三人合而成斗魁。

    斗魁、斗魁守望相助,如臂驱使。

    阵法森严,赫然成型。

    七星布阵?

    这难道就是……

    玄天七星阵?

    难道我武当的镇派阵法从没失传,而是一直保存在小师叔祖手中。

    七子心中不禁惊喜。

    显然此时那血魔七煞也想到了一处,心中忌惮,不敢靠近。

    要知道武当的玄天七星阵号称道门五大奇阵!

    昼化玄天,接引北斗,七星入主。

    星力加持之下,一招一式都能跃升一个层次,真气恢复神速。

    更可怕的是,北斗为星主,更能号召群星,布阵之人多多益善,理论上有无穷威力!

    玄天大阵,威名在外。

    此时见七子站位七星,血魔七煞顿时惊住了,一时不敢妄动。

    但七子却没有光站不动,在真气丝线操纵之下,抢先攻了上来。

    其势凶狠,七煞心头生惧,不由为之一退。

    “不能退!”妖娆女子赤煞厉声喝道,“武当镇派大阵,早已失传,江湖人人皆知。这七子不过是故弄玄虚,绝不能上当!若是失败而退,老祖震怒之下,我等性命难保!不想成为老祖魔功之下的亡魂,就必须拼死一搏。”

    对自家的老祖无边恐惧盘恒在心头,终究压过了一切。

    七煞面目狰狞,如狼似虎地反扑上来。

    拳、掌、刀、剑……倍增凶狠,血煞真气透空而发,有噬人精血的魔力,招式更是越发狠厉,化出道道血色匹练,在空中来回纵横,切割空间,组成一张血网,朝着武当七子当头罩下,不容逃脱。

    但七子并不慌张,此时在小师叔祖操纵之下,他们七人一体,身形灵动,招式更增精妙。

    只见他们摆出集体御敌的玄妙阵法,迎敌时只出一掌,另一掌却搭在身旁之人身上。

    一个个身合七星,脚踩八卦,身形错位时,相互穿梭,让人眼花缭乱。

    但这不是一种花里胡哨的走位,更是一种空间的切换,从而卸力打力。

    每当敌人来攻时,正面首当其冲者不用出力招架,却由身旁同伴侧击反攻,犹如一人身兼数人功力,威不可当。

    因此一旦陷入此阵中,除非以横压一切的超强手段将七人中一人打倒,令阵势不全,否则决然无法破阵。

    七子以静制动,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击腰则首尾皆应,牢牢将敌人困于阵中。

    一时间七煞招式虽强,但一旦出手,就要同时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数人攻击,防不胜防,被连连逼退。

    “什么?”七煞心头惊骇。

    同是七人,两种阵法,都是七人合一!

    但七煞练得都是血魔真气,在血海凶阵之下,能将功力合一,暴涨七倍,招式不变,但威力上了何止一个档次。

    而七子则是功力不同,招式合一,攻守兼备,身形错位间,无论从哪个角度攻击,都是七人攻击一人,让敌人陷入重重围攻中。

    一时,两阵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七煞攻势虽凶,但各自为战,在小师叔祖以真气丝线遥遥操纵,七子配合无间之下,他们力不能挡,连连急退,血海凶阵隐隐有溃散之态。

    “可恶!”一时间血魔七煞心头又惊又恐,不复之前凶威。

    惊得是,这武当小师叔真的有鬼斧神工之能!

    练气成丝,跨越两峰,足有万丈,竟能无形操纵武者布置大阵,如臂指使,简直是神仙手段!

    恐的是,一旦此行失败,老祖怒而归罪下来,他们小命难保,甚至连死亡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最怕的是被老祖拿来修炼魔功,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我就不信!这武当小师叔当真天下无敌,阵法不可破!”涉及自身小命,七煞面目狰狞,疯魔一般攻击而来。

    血掌凶、煞剑厉、妖刀绝、魔拳猛、骨身邪、鬼步诡、骨手毒……七倍功力,全力出击,招势汹涌,铺天盖地而来。

    七子眼神剧缩,心头升起巨大危机,但此时他们身躯却是在真气丝线的控制之下,不慌不忙动了起来。

    招式圆柔,虚不受力,避其锋芒。

    七子身形更是来回走步,身影重重,让人无法把握,整体盘旋不止,如天勺悬空,始终未曾停止片刻。

    七煞看似凶猛的招式,顿时落到了空处。

    更令他们难受的是,其势一旦用尽,那武当七子蓄力已久,立刻就会展开雷霆反击。

    不一会,他们就接连中招,嘴角溢血,样貌凄惨,如修罗恶鬼般狰狞。

    而此时更有温和声音在空中回荡,他们听了一句,就脸色剧变,心头不禁升起无限地绝望。

    “掌法在柔,后劲无穷。黑煞掌法过于狠毒,不懂循环相生之道,避其锋芒,击其后力难继之时,败其不难!”

    “剑法通明,一字曰‘灵’。青煞剑法戾气太重,心性被狠毒蒙昧,大开大合,毫无灵性。剑招若不拘泥,超出其变化,此僚必不能挡!”

    “刀下无情,气芒不散。赤煞妖女心性太杂,对用刀之道没有至诚之心,刀法散乱,锋芒损失大半。刀芒合一,早晚必破。”

    “拳招刚猛,先声夺人。黄煞大汉拳招强则强矣,但招式太过笨重。万钧之石不伤飞壁之猿,游走而斗,攻其必救,魔头必攻守难顾,而自溃。”

    “桩架最稳,八方不动。这白煞魔头修骷髅之身,损气血而淬白骨,胜似钢铁,刀剑难伤,但血肉大损,行动不便,招式僵硬。双脚扎根大地,以自身圆柔化去对方之刚硬,四两拨千斤,其力一旦耗尽,就是待宰之时。”

    “身法轻灵,虚不受力。这绿煞小妖鬼影重重,阴风难挡,但其用力过猛,动静太大,阴风虽厉,暴露其身,拖慢身形。以轻功化风声于无形,蓄力而攻,一击制胜。”

    “擒拿重巧,手法多变。紫煞魔女白骨爪太过阴狠毒辣,真气暴走,招招夺人,有失变化,静心凝神,心中不畏,自能一一化解。再以擒拿法牵扯对方真气内乱,不攻自胜!”

    ……

    话语悠悠,淡淡点评,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七煞的魔功破绽一一道破,不存半点后手。

    七煞心头惶惶,只感觉自身被人彻底扒得干干净净,赤条条露在外面,没有一点防护。

    “这武当小师叔,还是人吗?”

    “此非人力所能敌也!”

    “此人凶猛,非战之罪!我等只能……”

    ……

    七煞眼睛抖动,失去了所有的抗争勇气,纷纷跪倒在地,磕头声嘶力竭地喊道,“恭请老祖出手,我等实在不敌!”

    话音一落,天空中就远远传来一声冷哼。

    “一群废物,丢人现眼!”

    随后桀桀怪笑响起,夹杂着万蝙嘈杂之声,只是听到,就令人心躁气乱。

    “武当小师叔,你也是江湖高人,竟也亲自出手欺负小辈吗?看刀!”

    一言既出,顿有血芒横空。

    浩瀚如一条血河,横贯当空,凌空而下,似要将这天地一分两半。

    血色无边,扩散、侵染,……所到之处,万物染血,头顶天空顿时化作一片不祥的血幕。

    血海化生大法之……

    化血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