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四十二章 人坐山上,算尽人间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

    疤脸男子失声惊吼,气息泄露之下,身披的黑袍都为之鼓荡膨胀,显示其内心已然掀起惊涛骇浪。

    那武当小师叔,不是还在飞来峰上吗?

    我等已然提前刻意避开,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等踪迹的!

    难道一切都在他的谋算之中?

    这还是人吗?

    ……

    志在必得的行动,却被人守株待兔。

    疤脸男子信心大损,隐隐感觉到虚空中有着一双无形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等他们自落瓮中,细思就令人不寒而栗。

    “你们到我身后来!”谢宝树开口发话。

    “是,大师兄!”众武当弟子有了主心骨,精神为之一振,自发来到大师兄身后,丝毫不惧地与众多血衣人对峙。

    麻烦了……

    刀疤男子心沉谷底。

    虽然这武当大师兄谢宝树武道境界比自己低上一品,但气势之盛,毫不逊色,一时他也拿捏不定起来。

    “也罢!我等共有七路人马上山,看你一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等你阵脚一乱,攻下武当山岂不只是在反掌之间!”疤脸男子手一扬,带着众血衣人缓缓后退三十丈,没有贸然冲上前来,似乎在耐心等待着什么。

    谢宝树气息沉静,却也不慌,似乎一切成竹在胸。

    两伙人马,就在这山腰石台上,对峙起来。

    气息凝重,久久无声,只有山间呼啸的狂风在狂吼。

    一触即发!

    ……

    “快、快、快!”声音急促。

    青袍男子眼神阴鸷,口中催促不停,身形更是化作一阵阴风,一路直上。

    “若能率先拿下武当天柱峰,事后我自会在老祖面前为你们请功,到时候除了金银美女,还有老祖的神功妙法赐下,每个人重重有赏!”

    他大加蛊惑,众多血衣人也是为之亢奋。

    前方崎岖险恶的山道,看起来一点也不凶险了,步若流星,走如坦途。

    阴鸷男子低声冷笑。

    大道虽然好走,但守卫必然森严。

    他之前曾故意假扮香客,潜入武当山,费尽心思才探索出了这条崎岖小道,无人得知。

    黑煞那个蠢货闹出的动静越大越好,吸引武当本山的注意力。

    而我则神不知,鬼不觉……

    想到功成之后,自己正式拜在老祖门下成为首席弟子的场景,阴鸷男子窃笑连连。

    此次首功,舍我其谁?

    一个个血衣人,不发一言,默默侵入,如同在山谷间游荡的鬼魅,阴森逼人。

    眼看登顶在望,阴鸷男子眼珠子也渐渐充血起来,尽是得意。

    下一刻他瞳孔刺痛,陡然觉得北方星空光芒闪烁,七星大亮,竟是有七道星光仿若流星急坠而下。

    “不好!”无边的杀机降临,他心中升起巨大危机,本能急退,定眼一看,只见光芒刺目,哪里是什么垂落的星光,分明是……

    七道凌厉无比的剑光!

    嗤嗤嗤……

    剑落,血溅!

    最前方的一排血衣人瞬间僵硬在原地,下一刻身体两分,横尸当场,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是谁?”阴鸷男子目眶欲裂。

    月光皎白,洒落大地,峡谷一线天垂下一束光芒,落在一个抱剑独立的孤傲身影上,眸子幽冷,杀机凛凛。

    人如其剑,锋芒夺目。

    “武当小师叔祖有命,上官凌云在此!”

    清清冷冷,孤傲剑客,月下独立,孑然一身,挡住一线之天,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剑意透体而出,遥指过来,让人眉心刺痛,心头生寒,不敢靠近。

    ……

    悬崖峭壁,如同天堑。

    嗖嗖嗖……

    飞爪破空,带着一道道长索死死地勾住凸起的崖角,上有一个个人影灵巧如飞猿一般攀附其上,手脚并用,飞檐走壁。

    “黑煞、青煞,这两个蠢货,虽然在老祖座下比我早,但脑袋却不好使。武当名门大派,千年底蕴,岂是等闲?贸然上去,不过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是老娘聪明,偷偷地上山,比武的不要!”妖娆女子嘴角微微勾出一丝弧度,狡猾如狐。

    登崖虽累,但山顶在望,一群人也不顾身体的疲惫,加快了手脚的动作,嗖嗖地往上爬。

    嗤……

    突然!

    山风中响起一阵轻微地破空声,速度是如此之快,仿佛连声音都在甩在后面。

    气芒如刀,弯曲如月,凌空斩下。

    那是怎样的一刀?

    如月勾坠落,戚戚冷冷,落刀无情,斩杀一切生灵。

    “啊啊啊……”

    惨叫声连连。

    精铁打造的飞梭顿时被一刀两断,一个个血衣人惨叫着跌落山谷,粉身碎骨。

    “快用轻功上山!”妖娆女子尖叫一声,双腿在崖壁上连连借力,身子拔空而起,赤袍在空中飘飞,如同一团飘飞的火焰。

    锃锃锃……

    刀芒暴涨,如流水倾泻而下。

    那些血衣人以飞索上山,身子横在空中,退无可退,纷纷被斩断绳索坠落而下,不一样就折损一小半了。

    “住手!”妖娆女子赤煞惊喝一声,掠上山头,就见到一个淑女俏立在那里,手持碧玉似的短刀,细长如一线黛眉,看似清清浅浅,却有绝世锋芒。

    “武当庄小楼,奉小师叔祖之命,在此等待多时了!”

    女子温婉,言语却是凌厉如刀。

    二女对视间,目光中有刀光迸射

    ……

    “在下武当郝仁真恭贺多时了,尔等一举一动都在小师叔祖老人家的预料之中,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勿谓言之不预!”

    红脸汉子双目充血,气血上涌,熊熊的怒火似要将眼前这些大胆入侵本门的匪类给焚烧殆尽。

    黄袍的大汉面色难看,他身后有十多个血衣人胸膛塌陷,如被大锤砸中,七窍流血,眼看着是不活了。

    他们已经足够隐蔽,不顾猛兽,深入密林,暗暗潜入,没想到却早被人埋伏在此处,措手不及之下,吃了个大亏。

    难道武当有人能未卜先知不成?

    远处一座险恶孤峰独立,他远远望去,莫名地一阵心虚。

    ……

    “武当小师叔祖有命,武当伍超然,在此恭候阁下!识相的速速下山,不然休怪我等手下不留情了!”

    伍超然不复往日神游物外的超然模样,茫然的视线聚焦成一个点,死死盯在前方的敌人身上,不会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目光逼视之下,压迫力巨大!

    白袍男子阴沉着脸,气息粗重,久久没有说话。

    身后的手下更是倒了一片,灰头土脸。

    一切都尽在武当小师祖预料之中吗?

    当真是……

    可畏可怖!

    ……

    “嘿嘿嘿!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鳖孙,竟敢偷袭我武当山门,却不知这一切都在我小师叔祖老人家的预料之中。什么!你问我是谁?小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武当萧乐天是也!今日就让尔等有命来,没命回!”

    萧乐天身形仿若幻影,拉出道道残影,似能以一化百,将来犯之人围困其中,不时发出阵阵得意地笑声。

    对面是是一个绿袍少年,面目阴森扭曲,如人间恶鬼。

    武当小师叔吗?

    真…真的……

    可怕!

    ……

    “小女晏采薇,得小师叔祖之命,你们休想得逞!”晏采薇涨红了脸,紧紧攥着拳头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一向乖巧可人的她明眸中也升起了怒意。

    玉手龙爪,十多个血衣人没有还手之力,纷纷被擒拿制服。

    紫袍女子屏住呼吸,疑神疑鬼地看向四周,生怕再中了其他埋伏。

    难道自家老祖的一切布局,都在那武当小师叔的预料之中?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挺急的!

    ……

    气息凝滞,无形压迫,呼吸都为之停滞。

    而此时山门石台前,那疤脸男子等待多时,却久久没发现预料中的动静出现,顿时心头浮现出浓浓的不妙预感。

    “不用等了!”此时谢宝树却是冷喝开口了,“你当真以为这一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我们师兄弟七人下山之时,小师叔祖早就有所交代!”

    “故弄玄虚!”疤脸男子心中慌乱,但口中却是冷哼一声,故作不屑,随后取出一只火筒,拔掉引子,对向空中。

    唳……

    尖锐地破空声,一点火星冲上高空,随后烟花炸开,璀璨夺人,十里可见。

    唳唳唳……

    随后其他六处方向也有火星升空,遥相呼应。

    七朵烟花浮现在半空,一时将黑暗的山脉都照得为之一亮。

    而它们升起的位置赫然都在半山腰。

    他们也遇到了强敌?

    同样的疑问,在血魔七煞的心头升起。

    一山飞来,远不可及,但此时却在眼前无限放大,惶恐不安。

    他们只感觉,自己如同一个个昆虫,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却落入了一张早已结好地蛛网中,自投罗网!

    这世间真有如此神仙人物!

    人坐山上,算尽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