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十四章 法不可轻传
    “吕纯良真人,还请下山一见!”

    “在下赵向金,自幼铜皮铁骨,天生神力,特来拜师!”

    “武当小真武,我家儿子自幼天赋异禀,才智过人,仰慕武当威名,愿奉上黄金万两,只求拜在真人座下,聆听教诲……”

    ……

    至人无梦。

    吕纯良于一片无思无想的妙境中,安然入睡。

    突然浑浑噩噩间,山下传来阵阵震天动地的喧嚣声,硬生生将他吵醒。

    “啊……”吕纯良意犹未尽地伸了伸个长长的懒腰,这才悠闲地走出了自家洞府,无意间往山下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刚迈出的步伐更是如闪电一般缩了回去。

    偷眼而望,只见不知何时,飞来峰下已经堵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到处都是人头挤动。

    更有人按捺不住,不停地闯山,却又学艺不精,陷入连环阵法中,叫苦不迭。

    当听到飞来峰上回荡的声音,吕纯良更是面色古怪。

    哪里来的这群人怎么都要拜我为师?

    麻烦,实在是大麻烦!

    吕纯良摇了摇头。

    收徒是不可能再收徒的,被一个女徒弟死皮赖脸纠缠上,已经够麻烦了。

    这不,好不容易才摆脱,就又想让自己再沾染上是非因果?

    不,你们休想!

    ……

    吕纯良想都不想,二话不说,转身就回了青云洞中端坐,继续闭窍穴,泄真气,打通奇经八脉……

    一时间他缩头不出,一副誓要与山下来人耗到天荒地老的模样。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敌不动,我不动!

    不错,只要想拜他为师,在吕纯良心中已经纷纷被打成了害其沾染因果、坏其修行道业的……

    大道之敌!

    尔等,都是坏人!

    ……

    “三师叔,三师叔,不好了,不好了!”

    这一日一大早,武当山上就响起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

    玄武台上,持剑长老秦若缺正率领着诸多武当年轻一辈的弟子做早课,亲自指点本门的七十二路绕指柔剑法。

    却只见一个拎着裤脚的道袍少年奔跑如飞,一路从山下闯了上来。

    十六七岁,正是最为跳脱的年龄。

    “肃静!”秦若缺不怒而威,训斥道:“萧乐天,你作为这一代的武当七子,也老大不小了,还成天这么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三师叔,知道了!”跳脱少年萧乐天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这位三师叔一向最为古板严厉,连忙毕恭毕敬施了一礼。

    他这才回过神来道:“三师叔,不好了!山下突然来了好多人,非要拜小师叔祖为师!拦都拦不住啊!”

    “这是怎么回事?”秦若缺沉声喝道。

    “三师叔,你忘了!昨天不是武当山上呈现真武云象吗?搞得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了!也不知又是谁传出去的,说是小师叔祖神功大成的异象!现在每时每刻都有人来从四面八方来拜师啊!”萧乐天嘴皮子利索,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飞来峰是小师叔道场,乃武当重地,岂容一般人乱闯?”秦若缺一听,立刻下令,“众弟子听令,速速驱散这些外人,护持武当清净!”

    “是!长老!”武当年轻一辈的众弟子收剑抱拳,随后以轻功跳跃着向飞来峰急速而去。

    “慢着……”这时两声轻笑拦住了众人。

    “参见掌门、炼丹长老!”众弟子单膝跪倒在地。

    随后就见小老儿掌门郑青山、炼丹长老陈玄机施施然从玄武台下走了过来。

    “大师兄、二师兄,还等什么?武当乃名门大派,自有法度,岂让外人乱闯?二位师兄,就不怕其中有心怀叵测的强盗小贼吗?”秦若缺不解。

    陈玄机抚须而笑,“三师弟,你又忘了?若是武当其他七十二峰,自然要派人把守,但飞来峰就不必了,其上有小师叔的诸多亲手布置,比武当正峰还要防御森严。强盗小贼要找到了飞来峰的头上,那才是老不死吃砒霜,自寻死路呢!”

    “可是……”秦若缺作为持剑长老,执掌武当门规,眼里一向容不得沙子,正准备再说。

    小老儿掌门郑青山却不缓不急开口了,“三师弟,稍安勿躁!此事另有转机!”

    “大师兄,请说!”秦若缺见是掌门师兄发话,恭耳倾听。

    “小师叔发下大宏愿,不成天下第一不下山!但他老人家一身惊世武学,足以在武当另开一脉源流,始终没个传人,实在可惜。这次山下来客,不乏天资不俗之辈,若是能被小师叔看上,岂不是我武当又添气运。这事看上去麻烦,但小师叔坐深山而知人间至理,处理这等小事,何须你我插手?你我师兄弟三人,只需静静旁观就好,免得乱了小师叔的安排!”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

    秦若缺一听,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小师叔口中无意吐露出的人间妙理,顿时深以为然。

    “二位师兄,说得是!”

    ……

    “嗯?武当乃江湖重地,这么多外人闯进来,三位师侄在干什么,怎么不派人驱散?”

    青云洞中,迟迟没有等来武当本山的插手,吕纯良缓缓睁眼,暗自奇怪。

    他按捺不住又向山下偷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更不好了。

    不知不觉,已经耗了快整整一天的功夫。

    飞来峰下汇聚过来的人群不但不见半点稀少,反而人头黑压压一片,更不停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

    不怕死闯山的有,安营扎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有,大声喧哗坏人清净的有……

    一时间飞来峰上如同市井菜市场一般吵闹,令吕纯良双耳发昏,无比头疼。

    山间的风吹来,更夹杂着诸多嘈杂的私语。

    “听说了吗?昨天那场真武云象据说和武当小师叔长得一模一样!”

    “真的假的?你不会胡编的吧!”

    “不信拉倒!这话可是从武当掌门亲口说出来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

    “这么说,这武当小师叔难道是神话中真武大帝下凡不成?”

    “嘿嘿嘿!这个可不好说!”

    ……

    原来是昨天我动手的特效引来的这群人吗?

    什么真武云象?

    不过是我元神出窍,故弄玄虚而已!

    这你们也信?

    ……

    吕纯良一时心好累。

    他也想低调,可惜天生特效做不到啊!

    就是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山下来人似乎更多了。

    虽然飞来峰有自己诸多布置,不怕人闯上山来。

    但打坏了什么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唤三位师侄过来帮忙?

    吕纯良脑海中刚一划过这个念头,就立刻连连摇头。

    他可是清楚,自己这三位大龄师侄可以一心撺掇自己下山。

    若自己去找他们,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诡计?

    或许他们迟迟不派人过来,就是抱这样的打算?

    哇,这三个师侄坏得很!

    我,吕纯良,绝不上这个当!

    ……

    但山下来人一日不走,就一日不得清净。

    终究要想个办法!

    吕纯良眸中带着异光,直直看向飞来峰下,发现来人中竟是不缺少身怀武功气息强盛之辈。

    之前从便宜徒弟身上得到了真气经脉运行的诡迹,这些岂不是更好的小白鼠?

    或许可以他们身上,自己能测算出人体周身经脉的全部秘密,从而突破自身修为的困境。

    如此一来……

    有了!

    吕纯良灵光一闪,舌含真气,悠悠开口了。

    “肃静!”

    二字吐出,仿若雷音,于空中震荡,赫赫威严,直入心灵,令人噤声。

    飞来峰下所有杂音立刻被镇下,无数人影又惊又骇地看了过来,心中更是狂呼。

    出现了,终于出现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见武当小师叔。

    于是……

    “我等山下俗夫,参见武当小师叔!”

    “我等山下俗夫,参见武当小师叔!”

    “我等山下俗夫,参见武当小师叔!”

    ……

    山呼海啸的声音冲天而起,连山顶的云气浓雾都为之冲散,现出万里碧空,一片湛蓝。

    随后就听!

    “尔等来意,我已尽知。只是法不可轻传,唯有缘人能得之!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之理,尔等知否?”

    淡淡一声轻笑,如在天边缥缈,却又似近在耳边。

    一时人心摇曳,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