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十一章 劝你善良,以理服人
    “以理服人吗?”王灵儿陷入沉思中。

    外贼胆敢入侵飞来峰就是敌人!

    师傅为什么说还要劝他善良呢?

    更要以理服人!

    师傅,贵为武当辈分最高之人,地位尊崇,怎么会如此…迂腐?

    王灵儿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立刻疯狂摇头起来。

    不,不会的!

    师傅学究天人,抱道而生,坐深山而知人间事,怎会如此肤浅?

    一定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没有理解师傅的深意了!

    嗯,一定是这样!

    王灵儿重重点了一下,又陷入更深地思索中。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

    师傅话中的真意到底在第几层呢?

    劝他善良?

    如何劝?

    以理服人?

    又是什么理?

    ……

    莫名地王灵儿看了一下吕纯良座下山石,真气内蕴之下,言出法随,竟是无声龟裂。

    一点灵光浮现,她顿时开口,“师傅,我懂了!”

    “你懂了什么?”吕纯良笑问。

    “徒儿启蒙时,曾听人说过!江湖险恶,爱恨交缠,人情道理往往是说不通的。而江湖最大的道理只在武夫的拳头间。拳即是权,胜利就是正义!”王灵儿举起一双秀拳,清秀面容升起浓浓地凶气。

    吕纯良一听,欣慰道:“福生无量天尊!灵儿,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弟子了!”

    上山三月有余,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师傅的夸奖。

    王灵儿喜出望外,喜滋滋道:“师傅,放心!徒儿这就去了。”

    “好!飞来峰有三重阵法,你不熟悉,我让牛儿领你下山!”吕纯良笑着点头。

    “多谢师傅!”王灵儿兴冲冲地跟着青牛走远了。

    吕纯良微笑看着便宜徒弟离去的身影,笑着笑着,笑容渐渐莫名起来……

    便宜徒弟已经成熟,那么就只有……

    ……

    八阵图外,碎石遍地,一片苍夷。

    一群黑衣人气喘吁吁站在那里,衣服破烂,沾满了枯草落叶,浑身青肿,十分狼狈。

    一群人如同逃荒的难民一样,整个人气息都在乱颤,嘴里发出不明的怪笑。

    “假的吧。这是真的八阵图?不,这一定是假的!”

    “世上竟有如此天纵奇才之人!”

    “攻占武当山,我们是不是错了!呵呵……”

    ……

    众多黑衣人眼圈凹陷,汗水滚滚,笑容抽搐。

    那黑衣大哥更是双目失神,整个都有点懵了。

    “若不能攻下飞来峰,你就提头来见我!”冷酷苍老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勉强吼道:“别停下,继续向前!”

    “不行了!”

    “大哥,我们真的不行了!”

    “继续闯阵,我们真的会死吧!我不干了!”

    ……

    众黑衣人吵闹不休。

    黑衣大哥气急。

    若是无功而返,肯定会被师傅给打死!

    自家师傅本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魔头,最为残忍凶狠不过,哪怕是徒弟若是坏了他的好事,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看来只有……

    黑衣大哥眸子狠毒。

    嗤!

    破空刺耳,刀光闪过,鲜血喷溅,如同泉涌,溅了人一脸。

    “后退者,死!”黑衣大哥杀气满满,面目狰狞如恶鬼,凶狠逼视过去。

    稍有人敢反对,就是一刀劈下,头颅横飞。

    众黑衣人面面相觑在,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出了八阵图的乱世堆,前方是一个狭窄的山道,环绕山体而上,九曲十八弯,仿若盘龙,只容一人行走,直朝青天,没入云端。

    众多黑衣人身体打着摆子,畏畏缩缩地上前。

    山道连绵,暗合奇门八卦之数,方向难明,无比险恶,稍有不慎,就会跌下悬崖,尸骨无存。

    呜呜呜……

    突兀地山岗间传来一阵酷寒的狂风,带着致命的煞气。

    明明已是阳春三月,却让地面结冰,呼气成霜。

    山道本就湿滑,现在更是连站立都艰难起来了。

    呼呼呼……

    狂风席卷,一波一波冲击。

    “啊!!!……我不想死啊。”

    “我不闯阵了,让我回去!”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

    不时有黑衣人站立不稳被卷下悬崖,其他人更是心态崩溃。

    “九曲阵?”黑衣大哥惨然一笑。

    桃花阵中八阵图,八阵图后九曲阵……

    这武当小师叔到底是何等样人?

    一座孤峰的防卫比武当天柱主峰都要森严了。

    看来是我自不量力了!

    呵呵呵……

    吽……

    低吼如雷,声音震天。

    “快看!”众黑衣人身形一颤,惊骇望去,顿时见到一头长角如勾的硕大青牛,沿着崎岖的山道踱步下来,身后赫然跟着身材修长的英气少女。

    “此乃武当吕纯良真人道场!我乃大弟子王灵儿,你们是何人,竟敢侵犯我武当山,强闯我飞来峰大阵!还不速速离去,勿谓言之不预!”王灵儿厉声喝道。

    众黑衣人听了又惊又疑。

    “你师父哪里去了!怎么不敢来见我!”黑衣大哥沉声问道。

    “真是笑话!我师父身份何其尊贵?怎么会亲自对付你们这些江湖宵小!”王灵儿十分不屑。

    黑衣大哥一听狞笑出声,目光霍霍,长刀直指,“兄弟们,机会来了!抓住这个女人,那吕纯良就只能束手就擒,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占下飞来峰,取武当山而代之!”

    “老大,说得对!”

    “平日被名门大派欺负够了!今日老子也要尝尝当名门弟子的滋味!”

    “江湖强者为尊,凭什么羸弱的武当山可以独占天下第九洞天!”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众黑衣人的眼神变了,从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重新变成了欲择人而噬的凶残恶狼。

    “劝你们善良,你们却不听!那可别怪我以理服人了!”面对一双双凶狠的眼神,王灵儿却是不惊反喜,眼睛发亮。

    “以理服人?哈哈哈……”众人黑衣人却恍若未觉地大笑。

    “要是江湖上能以理服人,那还练什么武功?真是天真!”

    “武当弟子就是这般模样吗?怪不得会没落!”

    “能者上位,武当传承注定将要易主!”

    ……

    他们笑得如此开怀,连身体都站不稳了。

    但还没笑太久,突兀一阵劲风汹涌而来,只让呼吸窒息,笑声卡在嗓子里,哑然而止。

    下一刻他们就睁大眼睛,见到一双秀拳伴随着一声娇喝,在眼前急速放大。

    酷寒真气一股脑倾泻而出,在空中凝聚成型。

    百马踏空,仰天长嘶,宛若活物,下一刻蔚然成群如潮水一般轰然而下。

    斗气化马!

    百马之力!

    众黑衣人来不及反应,只如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一般被狠狠撞飞了出去,跌下悬崖,只留下惨叫连连,随后就尸骨无存了。

    砰砰砰!

    长刀先是被冰冻,然后轰然撞碎,落了一地。

    黑衣大哥连使刀法拼命全力劈碎了十多匹斗气之马后,瞬间又被九十多匹马踢在胸口,身体被冻成冰雕,整个人横飞出去,势无可挡地坠落而下。

    生死的瞬间,无尽的痛苦席卷而来,他脑袋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无比悲愤和不甘。

    “这就是你的以理服人?你赖皮!”

    似乎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王灵儿声音幽幽。

    “枉你自称老江湖,却不知道在江湖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最有道理吗?你不死,谁死?”

    ……

    打完收工,大功告成!

    师傅知道了一定会夸奖灵儿的!

    王灵儿拍了拍手,喜滋滋地转身,立刻整个人僵住了。

    哎,师傅的青牛去哪了?

    想一想,我也没独自一人上过山啊!

    师傅的阵法怎么破来着?

    “师傅,师傅!”

    “我是灵儿啊!让我上山吧!”

    “打开大阵吧,师傅!求求了……”

    ……

    哀怨的声音在山岭间不停回荡,久久不绝。

    闻者伤心,听者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