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都市小说 > 穿越八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 第六章 妈妈醒了
    第二天一早,当了三天睡美人的方小翠终于醒了。

    “妈妈,你觉得还好吗,渴不渴,要不要喝水?还是我给你叫大夫来看看。”方艺晨一歪头看到方小翠醒了,赶紧下了凳子,蹬蹬蹬的跑到病床前。

    “丫丫?”方小翠脑子很是昏沉,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长得像自己闺女,但是又有些不像,哪不像又说不上来。

    方艺晨看到她的反应立马意识到自己说话好像成熟了一点,赶忙摆出甜甜的笑容,学着原主说道:“是我啊,妈妈,你跑哪去了,丫丫没找到你都吓哭了。”

    她在心里狂擦汗,让一个成年人用小孩子的说话方式,她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方小翠闭了闭眼,觉得刚刚可能是自己恍惚了,面前这个就是自己姑娘。

    “是妈妈不对,丫丫乖,咱们这是在哪啊?”

    “我们被送进医院了,公安叔叔说我们生病了。”方艺晨给方小翠倒了杯温水,“妈妈喝水。”

    “好。”方小翠真的渴了,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就喝了半杯下去,然后才后知后觉的问道:“你哪来的杯子?”

    “是护士姐姐借我用的,护士姐姐人可好了,还给我饭吃呢。”方艺晨尽量用小孩子的语气把事情跟原主妈交代清楚。

    方艺晨看方小翠还懵着,就捡能说的,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刚说完,护士就拿着一个饭盒推门走了进来。

    “呦,这是醒了,太好了。”护士看到方小翠坐在床上很高兴,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就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不发烧了,一会儿我叫大夫过来再给你检查检查。”

    “不用了,不用了,我身体好着呢,不用再看大夫了,我们这就走。”方小翠有些害怕看医生,要花钱的,她兜里没钱了。

    “那可不行,你的身体不算太好,还是要好好检查一下才行。”护士把她按坐在床上,转头摸了摸方艺晨的头,“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没有啥过不去的砍,你姑娘这么可爱,你得振作起来。”

    方小翠听到她的话,眼眶立马红了。

    小护士看她这反应有些不知所措,她也没说什么啊,这大嫂怎么就哭了。

    “护士姐姐,麻烦你去帮我妈妈叫一下大夫行吗,要是没事了,我们想尽早回家,公安叔叔说我们的介绍信到期了,不能再在这待着了。”方艺晨看事情不好,赶紧找个借口把人家小护士送走。

    “哎,好的,我马上去。”小护士趁机赶紧走人。

    “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了,不用看大夫。”方小翠也顾不得哭了,伸手想叫住小护士。

    “妈妈,你睡了好几天才醒,我很害怕。公安叔叔说,你得病了,必须看大夫。”方艺晨拉住她的手。

    “可、可是妈妈没带那么多钱。对了,咱们两个都来医院了,这得多少钱啊?要是我带的钱不够怎么办?”她想起医药费的问题,腿更软了。

    “够用,公安叔叔把咱们的医药费都交上了。”方艺晨看了她一眼,选择性的说了一部分事实。

    “啊,公安给交了?可是咱们不能占人家便宜啊,非亲非故的。”方小翠真以为城里的公安都是大好人呢。

    “嗯,公安叔叔说等你醒了再说,还说要是咱们没钱,先欠着也行,反正他看了你身上的那张纸,能找到咱们。”方艺晨随口瞎编。

    上辈子她学习了很多技能,其中瞪眼说瞎话的功夫可是没少练,现在这种程度只能说是小儿科。

    “那、那就好,咱回去就马上给人家把钱邮过来,可不能欠人家钱。”方小翠心里算计着家里那点钱够不够还人家的。

    不大一会儿大夫就过来了,做了些基础检查后,就让方小翠跟他过去一趟。

    方小翠不想去,她是个很腼腆一个人,见到陌生人不太敢说话,加上大夫还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她就更不敢了。

    显然大夫是有话要跟她说,对她的墨迹有些不耐烦,最后还是叫来一个护士,由护士陪同,方小翠这才放心跟人家走。

    方艺晨也没在意,待在屋里听别人唠嗑,只是都过了两个小时了,方小翠还没回来,她就觉得有些不对了,不会是那女人偷摸的跑了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抵债吧。

    她赶紧跑出去找人,结果在楼梯口找到人了。

    “妈妈,你怎么又哭了,你哪疼啊?找大夫给你看看吧。”方艺晨怕尴尬才这么问的,其实她是想说你又想起那个渣男了是吧。

    “没有,妈妈身体好着呢,大夫说了,明天早上就能出院,咱们回家,马上回家。”方小翠慌乱的擦了擦眼泪,拉着闺女说道。

    “哦!”方艺晨认真打量她两眼,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儿。

    之后方小翠拉着她东扯西扯的,绝大多数还是在说那个渣爹的种种,方艺晨勉强打起精神应付,不一会儿就忘了这事了。

    第二天早上,张公安一过来就知道母女俩要出院的消息,想想也没离开,准备把这母女俩送上火车再走。

    “妈妈,快点,公安叔叔来送我们了,我去跟护士姐姐说再见。”方艺晨说完就跑了出去,其实是去跟医院结账去了。

    “丫丫,你顺便去问问护士阿姨,咱们住了这几天一共花了多少钱,你记下来等咱们到家了好给公安同志邮过来。”她交代这些的时候,一点都没想起来,对面的闺女才五岁,跟她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大城市的小丫头。

    “好。”现在方艺晨也没有这个自觉性,就像是这事本来就该她做一样,毕竟上辈子跟在老板身边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了,所以接手过来很自然,很顺手。

    等她跑到楼下的时候,张公安已经帮着她把出院手续都办完了。

    “一共剩下二十一块三毛钱,你收好了,最好放在里面的兜里,或者是给你妈妈放着,一会儿你们坐火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车上可是有小偷的。”张公安交代道。

    “哦,我知道了,还是我拿着吧,妈妈太粗心,都能把丫丫丢掉。”方艺晨说着翻开衣服,原来她怕钱丢了,昨天晚上就找了一张牛皮纸,还朝护士姐姐要了一个别针,把钱都放在牛皮纸里包好,然后别在了裤腰上。

    张公安看到她的装备好好表扬了她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