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 第九章 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
    视线越过了五大三粗的赵东汉,罗鸿看到了一身淡黄长裙的俏丽身影。

    这一看,罗鸿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句诗。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少女宛若画中仙,肌肤如凝脂玉,刚清洗过,似乎被摩挲的透着热气,弥漫着娇红,发丝尚且在滴水,娇颜透过发梢滴下的水珠映照出惊人的美艳。

    “这……这是小豆花?”

    罗鸿张了张嘴巴,不小心有被惊艳到。

    他带回来的不是一个丑女吗?那不修边幅,抹着黑炭和黄泥的卖豆花女人,怎么摇身一变,竟是变得如此娇艳。

    这还是同一个人?

    欺负本公子脸盲吗?

    若非少女那怯弱的性子没有太大的变化,罗鸿都以为赵东汉这厮偷偷给他换了个人。

    罗鸿沉默了,他忽然明白那书生贾思道为什么会当街调戏小豆花。

    这读书人果然鸡贼!

    像小豆花这样柔弱的少女,简直是软柿子中的极品。

    姚静其实从入了书房开始就在偷偷的观察着罗鸿,发现罗鸿为自己的容颜所震惊,心中竟是有些小窃喜,那是一种证明了自己之后的傲娇,但是欢喜傲娇后却又有如潮水般涌动而来的忧虑。

    “娘说女人太好看了不是好事,真容不能轻易暴露,可如今……”

    姚静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已,有几分茫然和无措。

    不知不觉她就被罗鸿给带回了罗府,虽然她知道罗鸿是为了救她。

    而且她也从刀疤守卫那儿听说了,公子保下她,是扛下了极大的压力,因为之前调戏她的那书生,跟安平县的县衙官府有关系。

    等于保下她,公子要对抗县衙。

    但是,她还是很茫然,对未来命运的茫然。

    如果罗鸿看到她的真容,对她起了歹心,她该如何?

    抗拒……还是从了?!

    姚静心中悲戚,她发现自己还是涉世未深,稀里糊涂的就跟罗鸿入了罗府,这下……人在屋檐下,身不由已了。

    作为罗府公子,他若真的想做些什么,她根本反抗不了。

    “还是洗干净了好看点。”

    安静的书房中,响起了罗鸿充满磁性的声音。

    “难怪你要脸上抹黑炭和黄泥,女孩子出门在外懂得保护自己,不错。”

    罗鸿的话很温柔,姚静听完后,却是流露出万千惶恐之色。

    别……别这么温柔!

    她还没准备好。

    “作为罗府的厨娘,你现在就去准备晚膳吧。”

    “准备好后,一起用膳。”

    罗鸿倒是没有在意姚静的面容变化,徐徐开口。

    小豆花这个软柿子对于如今的罗鸿而言,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利用价值。

    毕竟,能够在小豆花身上刷罪恶的点,已经不多了。

    “从贾思道魔爪下救下了小豆花,如今,本公子在小豆花心中怕是已经成了英雄,魅力定然极高。”

    罗鸿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想道。

    所以,罗鸿若是做点什么,小豆花不会拒绝,甚至会很主动。

    因而,也刷不了罪恶,若是到时候反派日记来个主动安慰流浪少女,此事件积德行善,那罗鸿怕是要委屈的哭出来。

    被坑了一波的罗鸿,现在有些谨慎。

    就当花了二两银子招了个厨子吧,美不美的无所谓,他罗鸿就是单纯的喜欢豆花那味。

    “不……不……”

    而姚静听了罗鸿的话,却是越发的惶恐,一起用膳?

    别,公子你还是把我当个厨子吧!

    罗鸿看着拒绝自己的姚静,眉头顿时一蹙。

    “让你一起吃,你就吃着。”

    罗鸿一巴掌拍在了太师椅的护手上,凶了一句。

    让书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严肃和凝滞起来。

    小豆花姚静面色微微一变,“你……你别凶哇……”

    看着几乎要哭出来的小豆花,罗鸿内心毫无波动,甚至眼睛一亮。

    看来……好像找到了一条刷罪恶的方法。

    每天凶凶小豆花,发家致富不是梦?

    哪怕得到的罪恶值很少,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

    罗鸿很满意,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

    而另一边,赵东汉还在震惊姚静从灰扑扑的丑小鸭变成了绝美少女,心中对罗鸿的敬佩愈发的不可收拾,或许公子早就预料到了。

    亦或者这就是好人有好报,美丽的姚姑娘注定属于公子。

    然而,在看到罗鸿居然凶姚静,赵东汉傻了。

    这么美丽,我见犹怜的姑娘,公子居然说凶就凶,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怎么比他老赵还不解风情。

    可是,赵东汉转念一想,落红公子在安平县是出了名的儒雅随和,对于美女更加不可能动不动的就怒骂凶恶,这其中定然有公子的目的所在。

    深思之后,赵东汉顿时恍然。

    “自古美女爱英雄,公子扛住县衙官府的压力救下姚姑娘,很容易得到姚姑娘的倾心,但是……自家公子何等正义之辈,儒雅随和,正义表率,让姚姑娘这般倾心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赵东汉脸上的刀疤都在抖动,内心汹涌澎湃。

    没错!

    公子这是不愿趁人之危!

    公子……果然是正人君子!

    正直的让他老赵心疼。

    看着罗鸿摆手时眉宇间流露出的疲惫之态,赵东汉深吸一口气。

    “公子,属下懂了,属下定会努力为公子分忧。”

    赵东汉郑重道,尔后,给姚静使了一个眼色,带着她离开了书房。

    罗鸿看着赵东汉转身迈着坚定步伐离去的背影,一脸懵逼。

    你这逼人特么……又懂了啥?!

    求求你,别懂了。

    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

    罗鸿叹了口气,不再理会赵东汉,翻开人皮手册,看着罪恶一栏负的流油的数据,心中隐隐作痛。

    他明明那么努力,计划周详的去做坏事了,为什么会失败,反而还成了做好事?

    是不是因为本公子做坏事的姿势不对?

    有些人,从娘胎里出生就是做坏事的料,俗称……坏胚。

    而他罗鸿,或许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坏胚。

    罗鸿抚摸着人皮册子陷入了沉思,没准他应该换一个思路,自己做不了坏事,可以学习啊,再不济,直接找个坏胚,雇佣,教唆。

    坏胚做坏事,冠上他罗鸿之名不就好了?

    做坏胚背后的男人。

    或者,可以直接找一个坏蛋组织,加入其中,进行所谓的同流合污。

    人要变好不容易,想黑化还能难到哪里去?

    罗鸿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实在是太聪明了!

    这两个计划,不管是哪一种,都能够让他很好的刷罪恶!

    至于找一个坏蛋组织,这事得从长计议,因为一时间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

    “可以先找一个喜欢做坏事的小坏胚试一试。”

    罗鸿眯起眼,心中嘀咕。

    稍加思索,他的心中便有了一个合适人选。

    自家丫头,罗小小。

    这丫头就因为婢女说的故事重复了,就要痛打婢女板子,简直人小心坏!

    她就是一个合格的坏胚!

    找她,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