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遇见刚好的爱情 > 109鬼屋
    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三跪九拜才开口:“谢大仙成全,请大仙指点迷津。”

    若木缓步向前,告诉她说:“犬戎南下之时途经雁门山,唤醒了一只沉睡千年的妖精,你三更天去将他要死,剥下他的皮做件衣服,可保你走出万里黄沙,天山博格达峰有个三门洞,洞中有金银珠宝无数,其中藏着一个夜明珠,你把金银珠宝送给草原上的部落,那个夜明珠戴在身上,出了天山昼伏夜行,当个指路明灯,到了昆仑山,出了昆仑山,有一群金发碧眼的怪人拦住你,你要跟他们一夜交欢,然后吃了他们,至此,你可做一方守护神。”

    听起来似乎不会有什么危险,跟若木谢了恩典,匆匆离开了镐京城。

    螭虬走后,哪吒问若木:“我看他印堂发暗,灵根不全,能活吗?”

    “我给她指路,能不能走到头,就看她的运气了。”这妖精不是个好东西,若不是遇上了,若木才不会给她指点。

    哪吒大概猜到了,伸个懒腰,转身回去神车之上。

    没有见到囚焰的影子,不由得疑惑:“刚刚下车的时候她明明在车上的,也没有察觉的她离开,怎么会?”

    若木立在大街上,双目紧闭,似乎是在等着什么,虽然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这个消息肯定是囚焰要带回来的。

    两炷香时间,囚焰从天而降:“主人,犬戎大军入城之后一番烧杀抢掠,两个时辰前就已经离开镐京,朝中大臣大多战死,只有季徇立凭借你给的那柄仙剑逃出去,正联系各方诸侯前来勤王。”

    若木转身上车,去了王宫之中,这里是战场最激励的地方,也是尸体最多的地方,那些怨魂野鬼见到他这个悟透天道的大仙,都得到了引渡,去往阴间销了生前种种。

    在王宫正殿之前下车,向里面看了一眼,见到百官自刎殿上慷慨就义,不由得叹息:“坐江山者君王,保江山者王公,可伶这些人,没有遇到一个好的君王,有心赴国难,无力回天,落得个凄惨下场!”

    殿内出来一鬼魂,拱手作揖三跪九拜:“仙长,你又来了,我早知周室必是这个下场,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等臣工赴死,可能保住宫湦性命?”

    是哪个史官,他认得若木,看到若木在这个时候来王宫,以为这场战争是他发怒才有的。

    “你已经不是阳间的人,莫要再管阳间的事,往生去吧。”若木没有回答他,只是可伶这个小小的太史令,忠义没有托付给对的人。

    他叹口气,大概也能猜到宫湦的下场,既然他不愿意放他一马,就当是宫湦命该如此,自己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也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三人跟着若木进去正殿,见到正殿王座上有一年幼孩童,端端正正的坐在王座之上,此人便是周国王子伯服,比他父亲强许多,即便是死,也端端正正。

    若木过去,去他的血在锦帛上书写道“烽火台上狼烟起,八百诸侯入镐京。万里河山一骑尘,高台城楼笑声闻。英雄儿郎苦不说,江山雄主失意念。还成说笑柄,掩门只管芙蓉信。百里绒关马踏来,十万狼兵困王城。烽火连城不见兵,方知荒唐不能行。铁蹄寒兵入宫殿,君死姬妾胡人写完毕,将锦帛递给囚焰:“到了骊山,你去见宫湦,亲自将这锦帛诗句交给他,宫湦看了必定嚎啕大哭,他的眼泪若是往高处落,你就用净玉瓶将泪水都收起来,若是往下落,你就剜了他的心拿来见我。”

    眼泪往上落,这是要极大的怨气才行的,只有怨气足够,才能将这些怨气托起来,让九天诸神看到,从而来引渡他。

    若木要囚焰去送信,就要咬宫湦以为这一切都是他这个神仙做的,是他让申国联合犬戎叛乱,是他让犬戎将他的王后践踏,将他的王子杀死。

    有了这些,才能生出足够大的怨气。

    可是他要这些怨气结成的泪水干嘛?三个人都想不出来;而没有泪水就要剜了宫湦的心,未免残忍了点。

    当然,囚焰跟羽舞只是这么想想也就算了,因为如果是若木的命令,别说一个宫湦的心,就算是千万人的心她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取来,而哪吒,此时他不过是阶下囚徒,没脸没皮的跟若木套近乎才来的这边。

    骊山下,申国公的大军已经叫喊咒骂了两天,申王后更是亲自出来劝降宫湦,但他身为大周天子,能死不能降。

    若木的车驾到了骊山东边一处河边停下,囚焰拿着锦帛诗句过去申国公大帐。

    她身上的着装已经说明来的不是凡间使者,申国公也不敢怠慢,赶紧就迎了出来,拱手作揖:“仙姑,四百年前三清大神就已经说了,人间攻伐,只要没有妖魔参与,九天诸神就不能插手,你这遭若是要救宫湦,小王就不敢从命了。”

    虽然他语气不好,但态度很好,就原谅他了,告诉他说:“我来此处是要见宫湦不假,但不是要救他来的,是要取他性命来的。”

    他这么说,申国公大概就猜到了,眼前的这位,就是宫湦下令要他拿住的仙家,有传闻说她是从九天上下来的,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时候都要巴结巴结:“小王多谢仙姑成全,愿为仙姑塑造金身供奉。”

    “好意心领,我不过是主人座下剑奴而已,不敢享此等正果大道之福,还请君侯叫你的军队让开路来,我上山去见了宫湦,取走我见主人要的东西,绝不干扰君侯大事。”

    什么金身供奉,那是九天上的神仙才喜欢的东西,他这个断了仙根的狐妖,就算人间有一万座庙宇,也收不到他们的诉求和供奉。

    这一下,再次把申国公吓得不轻,他眼睛不瞎,眼前的这个就该是金身正果的大仙,而她只是那人剑奴,而据说那人乘坐两头神牛拉的车,而且车子是琉璃覆顶,宫湦看上的就是那顶琉璃覆顶的大车。

    种种都表明了她的这个主人身份不凡,弄不好是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之列的神仙,可不敢怠慢了。

    “大仙可在附近,仙王该去拜见,以尽供养之礼。”

    申国公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能见到这个大仙,或许就有机会取代周国成为九州宗主,当年的西周就是得到玉虚掌门元始天尊庇佑,才有了今日的大周王朝,眼下周国国君无道,就是他的机会。

    可惜,他虽然有这个想法,囚焰却不喜欢这个人,他的废话太多,心眼也太多,摇摇头告诉他说:“我家主人正在忙碌,只让我来取走宫湦性命,君侯,请下令将士让开路来。”

    囚焰已经是第三次开口,事不过三,再有一次就该撕破脸了,申国公可不想得罪神仙,笑呵呵的缓解尴尬,亲自将囚焰送到阵前,给她牵来良驹:“仙姑,从此处去五六里地就是宫湦大营,那厮有紫薇之气护体,你要小心。”

    紫薇之气是什么?完全不知道,应该对她没有多少威胁,不然主人不会不嘱咐她。

    当然,小心点还是必须的。

    骊山之东,九州太宰季徇立领着百十名轻骑策马过来,这是他季徇立花了大心思才练出来的精兵,就是为了防止有这么一天。

    百十名精兵若是遇上人间兵甲,可以一敌百,所向披靡,若是遇上妖魔鬼怪,也能尽力伏诛,就算是九天上的仙家,只要不在大罗金仙之列,也能有三分胜算。

    见到了若木的车驾,立即下来叩首请罪:“大仙,我王一时糊涂冒犯了你,请你高抬贵手。”

    若木立在河边,目光远眺也不理他。

    既然他不说话,就当是他同意了,挥手让军队继续前进。

    “季徇立,在此等你就是不让你去救宫湦,再向前一步,就不要怪本尊不客气了。”

    听见车内的声音,季徇立连忙转身,见到一翩翩公子,观其形态,也不是好惹的。

    转过身来三跪九拜:“大仙,周王宫湦虽无道,却也是周国君侯,周国乃是玉虚掌门太清元始天尊四百年前亲授的九州正主,他没发话,九天诸神不能就这么灭了周国。”

    再向前一步,露出三头八臂来:“季徇立,仔细看看,可认得小爷我?”

    季徇立抬头,见了三头八臂之人,立即五体投地:“是中坛元帅哪吒三太子,这么说是三清教主发话了?”

    收了法术,轻轻抬手让他起身:“季徇立,你也是修道之人,可认得他们三仙是何身份?”

    “小道眼拙,只认得其中两位分别是龙族仙家、千年狐仙,那位大仙,去看不出来。”

    哪吒有些惊奇的看着他:“看来你能做九州太宰,并非浪得虚名,她两乃是金身应龙、不灭狐仙,那个冷冷冰冰的叫做若木,你该是听过天下剑主若木的名字,现今他已修成三界剑主,今日他的修为,不在先天五道人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