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不吉 > 第001章 笼中鸟
    “喂喂,你听说了吗,后山那口荒井里……好像有妖怪!”

    许是激动,小丫鬟的说话声渐渐重了起来。

    唐宁正巧听见,皱了皱眉,推开窗向外看去。

    廊下的两个小丫头听见响动,立刻站直了身子,磕磕绊绊地喊:“二、二小姐!”

    唐宁见状,忙竖起根手指,轻轻“嘘”了一声。

    长姐连日忙了大半个月,到今日才得空歇个晌午,好容易睡下的,可不能吵醒她。轻手轻脚关上窗,唐宁往门外走去。

    午间的风,暖意融融,隐隐透着一股又甜又腻的香气。

    是晚香玉开花了吗?

    唐宁揉了揉鼻子,一边往台矶下走去。

    ……天色明明还大亮着。

    哪有这时候开放的晚香玉?

    她蹙眉站定,仰头朝天上看去。

    灰蒙蒙的天,是和风里的暖意不太相称的颜色。远处高悬的那颗太阳,也不似平日的红亮,看上去反而有些像是死鱼的眼珠子。

    灰灰白白的,毫无生气。

    方才在窗下说话的两个小丫鬟,已经跑没了影子。

    院子里变得格外安静。

    唐宁忍不住长长打了个哈欠。

    她也困了。

    还是回去吧。

    这是长姐唐心的院子,距离她住的地方,还有段距离。以她的速度,怕是走到半道便能恢复精神。

    如是想着,唐宁转身朝长廊尽头走去。

    再过三天,就是长姐出嫁的日子。

    到那时,府里的孩子便只剩下她和弟弟两个人了。

    虽说弟弟是继母所出,但母亲去世时她年纪尚小,继母又待人和善,异母的弟弟便也就同嫡亲的没有什么分别。

    是以他们姐弟三人一向感情很好。

    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般快。

    再过几个月,她也要及笄了。

    婚约是早就定下的,至多一年,她便也要离家而去。

    府里很快就要变得冷清了。

    那些个爱嚼舌根的小丫头,成日里只会说什么妖怪不妖怪的,回头叫小弟听见了,还不得整夜发梦?

    唐宁叹了口气。

    这世上怎么会有妖怪呢?

    也就是小弟那样的傻孩子才会信以为真。

    突然想起自家那个傻乎乎圆滚滚的弟弟,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可笑着,眉头又忍不住蹙了起来。

    真是奇怪。

    哪来这么浓的花香味,都熏得人犯恶心了。

    即便抬手掩住鼻子,香味却还是不断地钻过来,似乎要一直钻到毛孔里为止。

    唐宁扶着墙,低头干呕了两声。

    怎么回事?

    后颈突然针扎似的疼起来!

    “啊——”她痛叫一声,连忙捂住了后颈。

    好疼!

    要命的疼!

    双腿一软,再也站立不住,唐宁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地上。

    后颈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强烈,眼前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像是有一层雾笼罩在她脸上,一切都变得白蒙蒙的难以捉摸。

    她颤抖着,将手贴到了眼前。

    红的,是红的。

    血的味道。

    全是血。

    “来人——快来人——”唐宁大声呼救,四周却只是死一般的寂静。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全黑了!

    不对劲!

    到处都不对劲!

    她用手撑着墙壁,咬着牙站起来,贴着墙根一步步往前挪动。

    “护卫呢!护卫都到哪去了!”

    眼前一阵阵发黑,唐宁发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寒意不断地从脚下涌上来,几乎要将她的骨髓也一并冻住。

    忽然,她听见了一声微弱的呻吟声。

    “母亲?”她循着声音,在黑暗中摸索,“母亲,是你吗?”

    手上一片湿滑。

    黏稠的,血的味道,扑面而来。

    唐宁摸黑抱住了地上的人。

    “宁……宁儿……”

    “快……后山……快……心儿她……”

    怀中气若游丝的声音越来越轻。

    唐宁尖叫了一声“母亲”,后山——后山——难道后山真有妖怪?

    身上好冷,冷到连眼睛都要睁不开。她猛地抬起左手,置于嘴边,用力咬了一口,有血涌进嘴里,腥甜和清醒一起到来。

    终于又能动弹了!

    唐宁咬着牙,放下继母,连滚带爬地朝后山方向跑去。

    檐下挂着的灯,被风吹得明明灭灭,这种时候,她却突然想起了元宵节上,同长姐和小弟一起挑选花灯的场景。

    她不能,决不能失去他们!

    阿姐——

    她张开了嘴想要喊人,口中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那……那是什么?

    通往后山的入口处已经一片狼藉。

    小径上遍布着红色。

    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得仿佛下一刻就要破体而出。

    唐宁用力捂住了心口。

    邪气……是邪气……

    她咬破了嘴唇。

    继续向前走去。

    不要紧的。

    死了也不要紧的。

    大家都死在一起就好了。

    这样子,黄泉路上就都不会寂寞了。

    她看到小径尽头在发光,幽幽的,蓝绿色的光芒,像星星一样的光。

    “阿姐……”

    唐宁浑身僵硬地立在那,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了。

    原来——世上真的有妖怪——

    她那一向温柔,说话轻声细语的姐姐,此刻正坐在那,慢条斯理地撕扯着弟弟的胳膊……

    有血溅在她依旧美丽的脸上。

    那些发着光的细密鳞片,并没有改变她的样貌。

    唐宁跪了下去,后颈火烧火燎一般的疼。

    她的灵魂,正在滚油里挣扎。

    “为什么?为什么……”

    唐心口中有红色的信子一闪而过:“为什么?唐宁啊唐宁,你怎么会这么愚蠢?我令人作呕的妹妹啊,过来吧,让我吃了你吧……”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的味道,似乎尤其得美味呢……”

    唐心身后,蓦地探出了一根尾巴。

    她的嘴角,还挂着弟弟的血。

    唐宁挣扎着想要避开,可身体却仿佛裂开一般的疼。

    皮肤、骨头、心脏,似乎全都被碾碎了。

    “啊——”

    千钧一发之际,有个陌生的男人声音突然钻进了她脑子里。

    “求我吧。”

    “解开封印,求我吧。”

    “求我救你的命吧。”

    “求我吧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