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一章 朱雀翎羽 · “那三个字我劝你这辈子不要再说”
    玉泉镇,四方斋里,说书先生将惊堂木一拍:“话说,五千年前天地浩劫,北阴酆都大帝开启冥界之门,阴兵侵蚀人间,地狱鬼火屠城,人间尸横遍野,民不聊生。伏羲大帝率领天兵天将救万民于水火。”

    “那伏羲大帝率领的天兵天将中,有一位监武神君乃四方神之一的白虎。他身着铠甲,身后长有双翼,额头有三道天眼,他手持神鞭立于万鬼之中,所到之处阴兵尽数被风砂绞碎。”

    台下发出一连串的叫好声。

    这监武神君于万鬼之中取北阴酆都大帝双目的故事颇受大众欢迎。

    “北阴酆都大帝见自己的徒子徒孙被监武神君打得魂飞魄散,顿时怨气冲天。北阴酆都大帝最厉害的就是那血红的瞳孔,只要与他瞳孔对视,立时就会被怨气焚身。监武神君以白绫覆眼,仅凭风声与北阴酆都大帝缠斗。只听北阴酆都大帝一声尖啸,竟是监武神君用神鞭贯穿了北阴酆都大帝的一颗眼珠……”

    四方斋二楼包厢里坐着一个身穿月白绸衫,俊美无双的年轻公子,他眉眼分明,一双羽玉眉斜飞入鬓,浓黑的睫羽之下,一双瞳孔却是绀碧色,颇有些凉薄的意味,面相看上去不似中原人。

    他手里握着一盏白瓷杯子,一双玉手白得与杯子竟无分别,他以金丝束冠,正好露出自己莹白如玉的后颈。他半垂了双眸,意兴阑珊地扫向那说书先生:“这些说书的越来越没边了,身后双翼,额头三眼,好好的监武神君硬是给说成了啸天犬。”

    他一开口,声音如珠翠落玉盘,林赖伴山泉。这俊美异常的年轻公子,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子。只是她既不温雅秀美也不娇艳姿媚,于十分美丽中,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爽,眉宇之间还有三分冷意,让她美艳之中平白添了几分邪气,让人不敢逼视。

    她坐在二楼雅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许是方才的说话声音稍微大了些,让楼下的人听到了,顿时引起了一个青衫公子的不满。

    “楼上何人口出狂言?竟敢将监武神君比做啸天犬?真是可笑!”

    那女子拿起一颗瓜子放在嘴里咬了,探出头往那个青衫公子的方向看了一眼,顺嘴吐出一口瓜子皮,不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碧泉山庄的小儿。”

    这个青衫公子的衣襟上绣着碧泉山庄的纹样。碧泉山庄正是蜀中第一大仙门世家。如今中原地区共有四大仙门世家,蜀中碧泉山庄,姑苏玉湖宫,琅琊沐云天宫与扶风玄月圣殿。

    说起来各大仙门世家都爱给自己取名为这个宫,那个殿的,碧泉山庄算是四大世家里面最低调的,以山庄为名,但碧泉山庄实则是仙门世家里最大的门派。

    那青衫公子只觉得二楼雅间里的人与他差不多年岁,却敢称自己小儿,当下怒道:“阁下何人?敢不敢报上名来?”

    那女扮男装的女子气得笑了。楼下这人不仅瞎还蠢,报个名字还要问敢不敢?当真把他碧泉山庄当回事了。

    那女子冷冷甩出一句:“白珞。”

    她自报了家门,但是却没有礼貌性的问一问那青衫公子姓名,当真是半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青衫公子大为尴尬,只好没话找话,故作姿态道:“你好生狂妄,可知监武神君是我等修仙之人敬奉的神明,你岂敢口出狂言。”

    修仙之人,尊伏羲、神农为师尊,拜监武神君为上神。

    白珞看着楼下那人,讥讽道:“被你这种蠢货敬奉,监武神君也不见得会有多欢喜。”

    那青衫公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你……放肆!我乃碧泉山庄弟子。你竟敢如此侮辱我!”

    白珞神色淡漠,懒得与草包计较。

    草包见白珞不理他,自觉颜面尽失,不依不饶道:“在下碧泉山庄嫡子谢谨言,向阁下请教一二。”

    旁人一听,顿时惊道:“原来是谢二公子,难怪如此俊朗。真真是才貌双全。”

    这玉泉镇地处碧泉山庄山脚,镇上普通人居多但也不乏修士,谢谨言听见众人这样夸奖他,十分受用,脸上的颜色也好看了几分,渐渐露出得意之色。

    “听说这位谢二公子可是十岁就修了灵核的人呐。”

    “真是年轻有为啊。”

    “后生可畏啊!”

    谢谨言听着这些夸奖,不免有些飘飘然了起来。谢谨言就是这么一个人,别人夸他几句,他便要上天。

    但人群中偏偏有不合群的。

    “谨言?”白珞被这个名字逗得笑出了声,这两个字和眼前这个草包有半个铜板关系没有?

    刚刚还要上天的谢谨言被白珞一声冷笑给猛地拽回地面,面朝下摔了个大马趴。

    谢谨言脸顿时涨得通红:“你笑什么?有本事下来和我过过招!”

    白珞冷哼一声,从二楼雅间一跃而下,身姿甚是轻灵。只见她轻轻巧巧落在地上,竟是半点声音也没发出。

    谢谨言被白珞的轻功震了一震,忽然就觉得眼前这人似乎不像看上去那样仅仅是金玉其表而已。

    但谢二公子自然是不会怂的。他端端正正摆了个起手式:“阁下,请。”

    白珞乜了谢谨言一眼:“孙子你想打架?”

    谢谨言怒道:“你叫谁孙子!”

    白珞笑道:“我叫你一声孙子你不亏。”

    谢谨言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种气:“废话少说!看招!”

    说罢谢谨言就向白珞举剑袭来。谢谨言气势虽猛,但看到白珞手中没有兵器,并未拔剑,所以是带着剑鞘向白珞袭来的。

    谢谨言不过是想出口恶气,挽回点面子,到没有真的打算伤了白珞。在蜀中,谢谨言是数一数二的个中翘楚,放眼整个中原,谢谨言也是排得上名号的。

    谢谨言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有信心。

    只是这一次,谢谨言碰到的是硬茬。谢谨言明明算准了位置力道,这一击过去刚好打在白珞的左肩,剑鞘当然伤不了人,只会让白珞肩上青个疙瘩,再知难而退。

    但眼见剑鞘都要沾到白珞肩上了,白珞整个人却忽然之间不见了。谢谨言根本来不及看清白珞是怎么跳开的,整个人就向前扑了出去。

    原本谢谨言即便一击不中,也能收回力道,但没想到就在他眼花的一瞬间背后被人踹了一脚,他一个没站稳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谢谨言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白珞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

    白珞双手撑着桌子,腿一晃一晃的。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谢谨言:“你不拔剑也就罢了,半分灵力也不用,就想这么跟我打?”

    谢谨言吃了瘪,气性也上来了。但他谢二公子即便气恼也不会乘人之危,他将剑放在一旁:“你手中没有兵刃,我不用武器。我们再来。”

    白珞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草包还颇有些骨气。她当下也不再轻视。白珞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我让你一手,好好跟你打。”

    让一手还叫好好打?!

    谢谨言气得几乎要吐血,五指尖聚了点金光,以掌为刃就向白珞袭去。

    白珞挑眉看了看那一点金光,点头道:“能修金灵,也不算辱没了碧泉山庄名声。”

    修仙之人所修灵核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灵。其中以金灵最为难修,需要天资上乘者才可修行。

    谢谨言一套拳法打得行云流水,若是遇到旁人只怕就算是招架得住,也半分喘息的时间也没有。可白珞却是随意躲闪,甚至脸上还写了“无聊”二字。

    谢谨言见状一咬牙,手上灵力又加了几分。

    白珞初时还认真躲一下,之后估计是觉得无聊就戏耍起来。旁人看起来似乎是谢谨言在攻,白珞在躲。但是无论谢谨言如何出招,都未沾到白珞半分。

    与其说白珞在躲,不如说白珞在拆楼,先是桌子椅子抛了好几张出去,估计觉得这么砸很快这间酒馆就砸没了。又开始拿起桌上的茶碗酒壶砸。最过分的一次是端了桌上的一碗三大炮向谢谨言砸过去。三个圆乎乎的糯米丸子裹着豆粉朝谢谨言飞了过去,一个砸中鼻子,两个飞谢谨言头上去,活像长了两只耳朵。

    白珞正砸得起劲,正巧四方斋的老板走了进来,看见自己店里被砸得一片狼藉,客人跑了一半,顿时一张胖脸吓得抖了三抖,忙不迭地叫着:“姑奶奶!手下留情!”

    与四方斋栈老板一同来的还有一个长身玉立的圆脸公子。那圆脸公子跑到白珞身旁,赶紧从白珞手上拿过她正要砸下去的一坛子好酒。“我说祖宗,我怎么才走了一会儿你又打起架来了?”

    白珞瞪圆了眼睛,颇有些委屈:“陆玉宝,是他要打架的!”

    陆玉宝哭丧着脸说道:“姑奶奶,你要打架你就打,你砸那么多东西干什么?你这又是砸了多少银子呢?”

    陆玉宝扫视了一圈,见那满地狼藉,心中小算盘很快就打起来,只是越算越心疼,只好默默转过脸去。

    这么一番变故,谢谨言自然就住了手。其实从胖老板走过来的时候他就住了手。胖老板那一声“姑奶奶”把谢谨言噎住了。

    谢谨言上下打量着白珞,有些不可置信道:“你是女的?”

    白珞没好气道:“你究竟是聋还是瞎?”

    谢谨言见自己竟然败在了一个女人手上,简直是颜面扫地。但是败都败了,他也不会说什么“我不跟女人打架”这种拙劣的为自己挽颜面的话。

    谢谨言拱了拱手说道:“谢某今日甘拜下风,对姑娘有所得罪,请姑娘海涵。”

    白珞见谢谨言居然就不打了,甚是无趣,冷道:“谁跟你姑娘长姑娘短的。”

    谢谨言也不好跟一个女子计较,但白珞这种脾气如此暴躁的女子他也是第一次见。他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怎么是只母老虎啊。”

    白珞眯缝了眼睛盯着谢谨言:“你说什么?”

    陆玉宝站在一旁脸色都白了。

    白珞手中金光一闪,一条软鞭顿时握在手中。

    谢谨言诧异道:“神武!”

    能拥有神武的都是顶尖宗师,离飞升不远了。但谢谨言刚才在与白珞交手时明明感觉到白珞体内的灵核灵力极其低微,甚至不如自己十岁刚结出灵核时的灵力。

    陆玉宝看向谢谨言的眼神都带了些怜悯。这倒霉孩子惹谁不好,要去惹白珞。若是把白珞的名号说出来,这倒霉孩子一准能吓死。

    真是不巧,白珞正是谢谨言口中修仙之人敬奉的神明,说书先生口中背后双翼,额上三眼的监武神君,四方神之一的白虎。

    没错,监武神君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子!

    所以白珞生平最讨厌别人叫她母、老、虎!

    白珞眼睛一眯,透出些危险的神色:“那三个字我建议你这辈子都不要再说。”

    话音刚落,金色的软边“啪”地一声打在谢谨言脚边。谢谨言脚边的地上顿时裂开一条深逾三寸的裂缝。

    胖老板看到地上的裂缝顿时脸都黑了。

    陆玉宝干咳了一声,看了看这快要塌了的酒馆:“王老板您算算损失,其余的我们赔。”

    王老板客气道:“陆老板不用客气,方才陆老板说的事,王某答应了。”

    谢谨言被白珞这一劈,吓得腿都软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脚边的裂缝。这一鞭子若是落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现在怕是已经被分成两半了。

    但谢谨言好歹是碧泉山庄的二公子,虽然浑身已经吓得动弹不得,但还是故作镇定道:“你是何人?世间神武不过十余把,怎地从没听说过你手里这样的?”谢谨言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指了指白珞手里的金色软鞭,没话找话道:“你这鞭子叫什么名字?”

    白珞的脸色又沉了沉。

    陆玉宝看向谢谨言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谢谨言、谢谨言,你爹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嘲讽你的么?

    白珞拿着软鞭的手抖了抖,将抽死这个倒霉孩子的念头压了下去。

    她平生最讨厌的第二件事就是别人问她手里这条鞭子的名字。

    那说书先生口中绞灭十万阴兵,取了北阴酆都大帝一双眼珠的神鞭正是她手里这条。想当年,大约也就是五千年前吧,她取了自己尾巴上的一小节骨头找祝融炼了这么一只神武。

    白珞为自己这条鞭子取了一个气势磅薄,出类拔萃,又通俗易懂的霸气名字——虎鞭。这个名字她用了数千年,直到凡人开始喜欢用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泡酒之后,这个名字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白珞咬牙切齿地看着谢谨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虎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