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送行
    齐鹜飞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现在,钱就躺在他的银行卡里,不取出来看上一眼,感觉就像是假的一样。

    他就跑到银行,想把钱全部取现出来。

    银行说取这么多现金要预约,最起码五天。

    齐鹜飞只好放弃了全部取出来放在怀里捂热的想法,就问最多能取多少。

    银行说紫币最多能取两万,牛币的话可以取五万,或者兑换完了,去世俗银行取。

    齐鹜飞就取了两万紫币的现金。

    又兑换了一万紫币的牛币,也就是一百万牛币,转进了普通银行的卡里。

    毕竟生活在红尘中,西牛贺洲的通用货币还是牛币,紫币只在修行界使用。

    齐鹜飞想了想,又新办了一张卡,转了两万紫币进去。

    回到黄花观,齐鹜飞把锦鸡、苏绥绥和七蛛都叫出来。

    他本想把旺财也叫上,奈何老黄狗躲在狗窝里死活不肯出来,只好把大伙儿叫道狗窝边上。

    齐鹜飞把新办的银行卡交给苏绥绥,说:“这卡里有两万紫币,放在你这里,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回不来的话,就麻烦你好好照顾山前山后的这些兄弟,等师父回来。”

    他做事喜欢留好后路,就算不考虑危险性,也应该留点钱在家里,谁知道出门在外会发生什么事。

    齐鹜飞从不过分高估自己的能力和眼力,纳兰城那种繁华大都市,到处都是陷阱,花街柳巷、灯红酒绿,暴发户最容易被骗得底裤都不剩。

    家里留两万,卡里还有十七万紫币,除掉五万预支的公款,加上手上的两万现金,还剩十四万紫币,足够用了。

    过去想都没想过自己身上会有这么多钱,二十年了,终于能阔绰一回。

    苏绥绥并不知道齐鹜飞的精打细算,一听就急了,说:“齐哥你不是去仙考吗,为什么会有这种万一?”

    锦鸡说:“是啊,老大,你到底去干什么?”

    老黄狗在狗窝里汪汪地叫了两声。

    七蛛急得围着他滴溜溜地转。

    齐鹜飞说:“我不是说了‘万一’嘛,就是去考个试,你们不用担心。”

    苏绥绥说:“不对,这不是齐哥你的风格,你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做。”

    锦鸡说:“老大,你做大事一定要带上我。”

    老黄狗又汪汪汪地叫。

    齐鹜飞说:“我哪有什么大事,就是去仙考,回来我就是有品级的仙人了。”

    苏绥绥忽然明白了什么,咬咬嘴唇,说:“齐哥你不用为了我去冒风险,我以后躲在黄花观不出去就是,若是还不行,大不了就回轩辕坟。”

    齐鹜飞说:“你瞎说什么!上了盘丝岭的,都是一家人,要回轩辕坟,将来我让你风风光光地回去。”

    苏绥绥眼一红,低头小声道:“谢谢齐哥。”

    锦鸡说:“老大你带我一起去吧,纳兰城我有熟人,哦不,熟鸡。”

    齐鹜飞说:“你给我把肚子里那个蛋消化了再说,这几天就别出去招摇了。山上的事交给蛤蟆。”

    锦鸡就对着狗窝说:“旺财兄,观里的大房子我住不惯,要不我跟你挤挤吧。”

    说着滋溜一下钻了进去。

    “哇,旺财兄,你身上怎么啦……”

    呼……

    锦鸡被从狗窝里推了出来,倒飞出去。

    “滚!”老黄狗叫道。

    “旺财,你又说话了!”

    锦鸡扑打着翅膀回来,又滋溜一下钻进了狗窝。

    “汪汪……”

    “喔喔……”

    “汪汪……”

    “咕咕……”

    狗窝里一阵鸡飞狗跳,然后陷入了安静。

    “喂,我要走了,你们不出来送送我?”齐鹜飞说。

    “呃……旺财他……”狗窝门洞口钻出一个鸡头,“不适合见人。”

    “汪汪……”

    “我觉得我也有点不适合见人,我就在这里陪旺财吧。老大你一路顺风!”

    齐鹜飞摇摇头,对苏绥绥说:“我走了,观里就交给你了。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就躲到盘丝洞去。”

    苏绥绥点头道:“我知道了,齐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七个蜘蛛突然把齐鹜飞团团围住,不让他迈步。

    齐鹜飞蹭一下跳出包围圈,摇头道:“你们乖乖的,我这次回来一定给你们带好吃的。”

    七蛛聚在一堆,吱吱吱地不知在商量什么。

    齐鹜飞又去仓库里拿了许多阵法材料,这都是无机子布置阵法的时候剩下来的。

    有些小件的放到背包里,大件的就搬进他的洪荒温泉小屋暂存。

    苏绥绥拿了个小包裹来,说:“齐哥,这是我在你房间整理出来的衣物,都已经洗干净,你带上吧。”

    齐鹜飞一拍脑袋,哎呀叫一声,才发现自己法器、丹药、毒药、阵法材料等一应俱全,都准备好了,就是忘记了拿换洗衣服。

    虽说仙人无垢,十天半月不换衣服也没什么,但天天穿一样的衣服,总觉得别扭。

    他翻了翻,发现从外套到内衣裤到袜子都准备齐全了,还放了一套洗漱用品。

    果然还是女人细心啊!

    拿齐了东西,齐鹜飞就准备出门,忽然发现大门上不知何时结了七张蛛网,满满当当正好把门口给堵住了。

    七个蜘蛛就挂在网上面,像七个彩球。

    苏绥绥掩面而笑,道:“她们不愿你走呢!”

    齐鹜飞看着七张蛛网,心疼地说:“快下来,快下来,谁让你们乱吐丝的?你们知不知道乱吐丝会影响你们的身体,影响以后吐丝的品质!”

    七蛛却不为所动。

    齐鹜飞说:“我办完事一定把七毒养元丹的材料买齐,回来炼丹给你们吃。”

    七蛛还是不肯动。

    齐鹜飞气道:“非要我动手吗?”

    说着就撸起袖子要去揭网。

    苏绥绥阻止道:“我来跟她们说。”

    她走到门口,对着七蛛说,“师兄去纳兰城是去考试的,考完了师兄就是仙人了,你们怎么能阻止呢?”

    蜘蛛在网上转来转去,似乎有点犹豫。

    苏绥绥又说:“我知道你们是担心师兄安危,但他现在是公职人员,自然要以公务为重。修行之路漫漫,师兄志向远大,终有一日要长生了道,我们应该在身后支持他,而不应挡住他的路,你们说是不是呢?”

    七蛛吱吱吱地叫了一阵,就从蛛网上爬下来,爬到苏绥绥身边,排成一溜,看着齐鹜飞。

    齐鹜飞到门口,把七张蛛网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头道:“你们好好在观里待着,我不在的时候,除非师父回来,别人一概不要理会。”

    说罢便跨出观门,下山去了。

    苏绥绥和七蛛站在观前的老榆树下,目送他远去。

    观里传出两声狗叫,一声鸡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