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四十章.这个不自量力的人!
    “”小野纯没有劝说了。

    她也不是傻子,知道继续劝西城式去二楼的配电室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所以这里不如倒退一步。

    要知道从三楼开始就有鬼怪演员更加恐怖的小机关出现了。

    那些演员都是专业级别的,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出岔子的。

    当然,为了防止受惊过度的西城式突然抽出铁锤对鬼怪演员造成伤害,因此近距离的鬼怪演员已经全部撤下。

    所以现在只能撑住!

    撑住!撑到西城式害怕的时候!

    不止是小野纯是这种想法,在她旁边的胜村阳太以及吉田浜也是一样。

    他们根本不信西城式就没有害怕的东西。

    这或许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刚刚还被西城式吓得要死,缓过神来又开始作死了。

    他们暗中打眼色,手打暗号,制定策略,下一定决心一定要让前面那个让自己失态的西城式吓个半死。

    而正当三人交流的时候,从几人的头顶上突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了!

    胜村阳太精神一振。

    在三楼往上走的阶梯处有个机关,头上的楼板处会有悬挂着的渗血头颅道具飞快掠过。

    他适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并且指着头顶处悬挂的道具头颅,试图将西城式的目光引过来。

    “那是什么——”

    嘭!

    比飞掠而过的道具头颅更快的是锤影。

    道具头颅化作碎片!粘稠的人造血浆四溅!直接迸炸在胜村阳太等三人身上。

    “哎?”胜村阳太错愕地眨了眨眼睛。

    他摸着脸上粘稠的人造血浆,一时间呆若木鸡。

    印象中他就看见西城式的手臂闪出残影,下一刻道具头颅就炸开了。

    他甚至连节目组给他准备的台词都还没说完

    “怎么了吗?胜村先生?”

    西城式手里攥着铁锤,扭过头问了一句。

    “啊啊嗯嗯没事了。”

    看着西城式手中沾满人造血浆的锤头,胜村阳太好几次想开口,但好几次又把嘴巴闭上了。

    “真的没事了吗?”西城式关心地拎着铁锤过来,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个瞬间——

    胜村阳太没有出息地抖了一下,脸上也扯出一抹快要哭出来的笑容:

    “没、没事的。西城小哥你不用管我的。”

    “是吗?可我看胜村先生你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啊。”

    似乎是有意无意的,西城式拎着的铁锤越来越近了。

    胜村阳太甚至能闻到上面人造血浆刺鼻的气味。

    “没事的!真没事!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他先是‘哈哈’地笑了两声,随后又发现这个举动不太正常地挠了挠头,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了。

    这种恐怖的压迫感,根本就不是自己那半吊子空手道水平能应付的对手。

    “是吗?”西城式将‘关怀’的表情移开,回头看向小野纯与吉田浜。

    他们脸色同样都不太好看。

    也对,被突然淋了一头血,谁又会心情好呢?

    “三位?我看你们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不如几位就这样离开吧?怎么样?”

    “呃这点小事没问题的。”

    小野纯勉强将脸上的人造血浆擦掉,接着说道:“可这样一来,基本可以确定了吧?这里可能存在有怨灵一类的东西。”

    见她还是不依不饶坚持着吓唬自己的工作,连西城式都禁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接着点头道:

    “这里确实存在着什么东西。”

    既然你也觉得这里有怨灵,那你怎么还一脸无所畏惧,甚至没被吓到?

    听着西城式的话,小野纯心底郁闷。

    “我说的怨灵并不是你们节目组准备的这些道具,而是更加真实的”

    西城式这话一说出来,小野纯、胜村阳太与吉田浜都露出一抹错愕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吉田浜才发出打着哈哈:“西城小哥说是道具未免也太”

    “西城小哥,你看过我们这档节目吗?”

    吉田浜这边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小野纯却突然发声打断了他。

    虽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可吉田浜也没说什么。毕竟小野纯是电视台高层的千金,他得罪不起。

    很现实,也很正常。

    “我对深夜档综艺不感兴趣,比起那个,我更希望能与你们的现场负责人谈一谈。”

    西城式一边将锤头与锤柄拆开放入,一边说道。

    “见武内导演这”

    吉田浜与胜村阳太愣住了。

    出了眼下这种录制事故,应该是再准备新的路人,将场景重新布置好,准备下一场节目录制。

    一个不配合录制的路人说想见主持现场工作的导演这也未免太

    就连小野纯都有些为难了。

    导演可是很忙的,在忙得团团转的录制现场,对方的脾气可不会太好。

    就算她身份比普通社员高一层,肯定也免不了一顿臭骂。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有拒绝。

    “我问问导演吧。请稍等,西城小哥。”

    “问问导演?小野小姐?你是认真的吗?”

    胜村阳太小声问道,显然没想到小野纯会如此回答。

    “不然也没办法,毕竟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今天节目录制肯定是要延缓了。我问问导演的想法,只是顺带把西城小哥的请求传达一下仅此而已。”

    小野纯有点无奈地回复道。

    不过西城式就算真能见导演一面又怎么样呢?

    她斜了一眼西城式。

    她可不相信西城式有能让节目录制延后、并且强制性让节目组紧急返回的能力。

    会那么想的人该多不自量力啊?

    三十分钟后——

    “骗人的吧?”

    “真要全部紧急返回?只回收了录像机?其他的机关道具都不回收?”

    “武内导演是怎么想的?”

    小野纯瞪大双眼,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就是这么回事好像是电视台那边来了命令,希望我们今天就此紧急返回回收道具的事情放在明天。”

    旁边一个节目组成员也是不太理解地抓了抓脑袋。

    “可、可是”小野纯瞪着眼睛,语气里满是无法理解。

    她在原地‘可是’了半天,随后才猛地反应过来问道:

    “西城呢?那个西城去哪儿了?!”

    小野纯想到了。

    西城式说的话。

    ‘我说的怨灵并不是你们节目组准备的这些道具,而是更加真实的’

    这个更加真实的难不成是——

    小野纯转而看向身后的佐藤废楼。

    意识到什么之后。

    她莫名觉得这座废弃破旧的大楼似乎

    变得可怖狰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