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修真小说 > 秦始皇大帝 > 第八章 嬴政遇刺
    “公子小心!”嬴政楞楞的看着王飞燕,他的思绪已经飘回了第一次邂逅的时候,当时的她纤瘦单薄,看似弱不禁风,却武艺高强,那一刻的反差让年少的嬴政彻底的惊艳到了。

    “放心,区区羽箭,伤不了我的。”

    那破窗而入的箭矢呼啸着射向嬴政,在嬴政的眼里却是慢的像乌龟爬,甚至都没有起床,只是轻轻的调整了几次身体的姿势,就躲过了所有的利箭。

    “突突突。”箭支密密麻麻的钉在了床板上,却偏偏都避开了嬴政所躺的位置。

    “描边技术真不错!”

    嬴政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坐起,还拔了一支羽箭在后背上挠痒。

    “看来是预谋已久,不是大秦的箭矢,应该也不是我大秦的人,居然用箭不用弩,掩耳盗铃,却是无法深究,如此做派怕是大有深意。可是这么多箭支要运入皇宫不被人发现,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背后怕是还有一只深藏不漏的大乌龟!”

    “这才过了几天?公子的武力值怎么就上升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传说中政公子身具真龙血脉,看来此言非虚,公子的血脉怕是要觉醒了!”王飞燕心中暗喜,宗门派自己潜伏在赵姬的身边,不正是为了保护这天下唯一的真龙血脉么。

    “如此,这殿外行刺之人就麻烦小姐姐了,哦不对,是麻烦飞燕小姐了,一个不留!”嬴政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翻身起床,轻移几步来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是,公子,奴婢这就为公子解忧!”王飞燕飞身而出,不消片刻功夫就听宫外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嚎。

    “政儿,为何不留下活口审问一二,或许可问出主使之人?”赵姬疑惑的问道。

    “大秦王宫守卫如此森严,何人能如此顺利的进宫行刺?怕是母后早已心中有数。”嬴政轻笑,给赵姬也倒了一杯茶水。

    “看来我儿真的是长大了,既然政儿已经心中了然,那此事为娘就不插手了!”

    “报告夫人、公子,刺客已经全部解决!”王飞燕轻声回答,然后回到了赵姬的身后,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一丝经历战斗的痕迹。

    “飞燕的武艺大有长进啊!”

    “是娘娘教导的好!”

    “辛苦飞燕小姐了!”嬴政拱手,其实并不是嬴政不想亲自动手,他可是一直有着当大侠的梦想,这几天虽然一口气连升了好几级,却是没有任何的攻击技能,改天或许可以和母亲讨教下。

    秦、周交界之处,吕不韦率领五万大军与蒙骜率领的五万大军在此会师,共同安营向东。

    此刻的蒙骜虽携成皋、荥阳之大胜,却没有任何的志得意满,见吕不韦进中军大帐,赶忙过来商量对策。

    “东周虽然国小势微,兵寡将弱,不足为虑,然其背后却有六国暗中支持兵马粮草。据我这些天的观察,周国名义下的兵力足有20多万,而相邦却只带了5万新兵,加上我的兵力,我们总计才10万兵马不足,这可如何是好?”

    “蒙将军,东周居然敢以卵击石,实属自寻死路。虽然此次兵力超过20万,但六国兵力却是各怀鬼胎,互相牵制,兵马远行至此怕是几近粮草断绝,军粮补给不易,到时候粮草不足,必军心自乱。我等先在此按兵不动,拖他几日再做打算,将军以为如何?”

    “善!末将谨遵相邦之令!”

    蒙骜觉得吕不韦说的相当在理,便不再着急,只是每日正常巡营和操练军士。

    十日过后,六国眼见秦兵驻扎边境,却是毫无动静,都是开始着急起来。

    秦军吃穿用度可以就近补给,但是六国的军队粮草可是需要远程运输,这一路上的人吃马嚼,可是耗费非常的巨大。眼见军中已经粮草无多,后粮又是遥遥无期,心中颇为着急。

    六国众人正在联军大帐之中商讨对策,此刻兵士来报:“秦国信史到!”

    秦使被邀进帐,不卑不亢的拿出一卷帛书交给了东周君,东周君将帛书呈与众人一同观看,只见帛书之上正是讨伐东周君的檄文。

    檄文开篇先是盛赞周文王、周武王的丰功伟绩,接着列举东迁以来周君昏庸无能,周地人民对周君深恶痛绝。并且历数东周君乘秦国连丧二君之时,企图乘人之危,兵伐秦国,实属大逆不道。大秦天兵一到,不日就将扫平东周小国,定将其国夷为平地。同时告诚其他各诸侯国,不要以卵击石,免得自取其辱……

    东周君看完之后被气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将帛书揉成一团,狠狠的丢在地上,对着秦使大声的吼叫:

    “蛮夷之邦欺人太甚,敢以十万残兵对抗数十万雄师,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回去让秦王洗干净脖子准备待宰。

    我东周王即刻挥师西进,马踏联营!”

    秦使走后,六国将领纷纷义愤填膺,大有一口吞掉秦国的雄心壮志。

    “东周君所言极是,与其在此空耗粮草徒劳无益的对峙,不如我们同心协力,共同西进,凭借我们20万精兵,何愁拿不下区区10万人。”

    “如此我等先回去准备兵马,一个时辰后,我们擂鼓进击!”

    “善!”

    诸国领兵将领满腔义愤,各自辞别东周君回营准备兵马,相约一个时辰之后共战秦军。

    吕不韦在听到信使回报之后,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看来那东周君是被人当枪使了,六国联军明明想不战而退,离开的时候会把东周君卖掉,把他留下做炮灰!”

    “据闻东周君此人愚钝,有勇无谋,六国为了保全自己肯定会说些漂亮话,怕到时候东周君会信以为真,热血上脑,率兵来战,看来我也得提前准备下,否则这场面上怕是不好看!”

    蒙骜笑的贱贱的,完全是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笑容。

    东周君满腔热血的点起本营万余人马,来到秦军大营之前列阵,左等右等却是等不来六国诸侯的大军。

    “启禀大王,大事不好了!”

    一名士兵灰头土脸,跌跌撞撞的飞奔而至,气喘吁吁的,声音嘶哑难听。

    “何事如此惊慌?”

    “启禀大王,诸侯军队已经人去营空,只留下了无数座空营!”

    “什么?”

    东周君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摔下马来。

    看着绵延不绝,浩荡磅礴的秦军大营,摩肩擦踵的秦国勇士东周君觉得自己心里哇凉凉的,仅凭自己这点兵马根本无法和秦军对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东周君准备开溜了。

    东周君心中甚是凄凉,悄悄的下令撤军。

    只听秦军军营之中忽然鼓声震天,震耳欲聋,随之千军万马呐喊着从军营中冲出,把东周君的兵马团团围住。

    “东周君,我主念在周祖遗荫,放你一马。谁知道你忘恩负义,以怨报德,居然率兵来犯,如此做法完全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如今你以被我包围,还不下马投降!”

    蒙骜哈哈大笑,打马上前。

    “投降,投降,投降!”

    所有秦军真臂高呼,声震云霄,直叫地动山摇,风云变色,磅礴的气势之中一条黑色龙虚影直冲天际,龙躯通天彻地,庞大无比。黑龙在云层之中翻滚怒吼,龙威之下,东周的战马连连后退,跪地瑟瑟发抖,无数的东周士兵也纷纷跪地求饶瑟瑟发抖。

    “这是军魂,龙魂!”我大秦的真龙气运要成型了,吕不韦轻捻胡须,笑意盈盈,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嬴政那张略带稚气的脸。

    “吼!”

    “是那条黑龙吗?发生了什么?”

    嬴政的脑海之中也是传来一阵高亢的龙吟之声,战场上的龙魂居然与他修真空间中的那条黑龙交相呼应,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