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修真小说 > 都市灵剑仙 > 第1647章 追风
    听着林凡的话,萧元京盯着他。

    林凡说道:“我得到的消息是,云江新去了一趟长虹剑派,还从长虹剑派的族谱上看到了我的名字,以此肯定我是齐国奸细,但事实如何,王爷心中清楚。”

    当初林凡从长虹剑派手中逃脱,也将事情告诉过萧元京。

    萧元京点头起来:“我自然清楚。”

    林凡笑道:“到时候,还请王爷帮我洗清冤屈了。”

    萧元京看着林凡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有几分把握的,他忍不住说道:“如今你手中的势力,基本上都已经被打散,仅靠你一个人,能……”

    “王爷,谁告诉你我手中势力只有这些的?”林凡笑呵呵的说道:“三天后,自然便能见分晓,还请王爷尽量请张先生过来一趟。”

    这时,萧元京开口说道:“对了,元龙这些日子所做的事,你应该也清楚一些,有些事情,作为君主,是迫不得已的,你能理解吗?”

    林凡一听,沉默了片刻,说道:“王爷,从臣子角度来看,我理解陛下的所作所为,但是,作为朋友的角度,是不可能的。”

    林凡心中自然并没有责怪萧元龙的意思。

    事实上,他也知道,萧元龙如今乃是高高在上的燕皇,自己死了,还被打上了齐国叛徒的名声,手中的势力被其他人给清除,他自然不可能去阻拦其他臣子来对付南战雄他们。

    否则也说不过去。

    但自己和萧元龙也是相识于微末之际,朋友兄弟之间,难道连这点信任也没有?

    自己是不是齐国的探子,他不相信萧元龙心里没有一杆秤。

    随后,林凡转身和苏千绝走出了府邸。

    萧元京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情过后,就算林凡能够度过此劫,恐怕和萧元龙之间的关系,也会永远有一道裂缝,不能像从前一般。

    对于一个皇帝而言,像林凡这种有能力之人,若是不能掌控,那就只能毁掉。

    萧元京怀揣着复杂的心情,还是给远在大林郡那边的隐龙寺传去了密信,将林凡这边的诉求说出,至于自己师父会不会答应,他是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自己师父的身份,会甘愿来给人做保镖?

    ……

    龙隐寺内。

    云海大师手中拿着一封信,仔细看了一番后,急忙来到地下室内。

    他走进地下室,来到张秀面前,说道:“你看看,你徒弟给你来信了。”

    张秀此时正在地下室内看许多资料,听到这,接过信一看,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说道:“这个叫林凡的小子倒是有趣,让我去给他做保镖。”

    云海大师一听,摸了摸鼻子,说道:“是么,那我给他回一封信,拒绝了?”

    张秀目光盯着这封信,过了良久,这才摇头:“毕竟是答应过人家有难时,要帮他一把,不过我若是出手,容易引起那五个老东西的注意,追风最近不是来了吗?让追风去吧。”

    “嗯。”云海大师一听,点头起来。

    ……

    蒋志明这两天的日子,可不好过,每天都有人上门威胁,让他将牧英才交给自己。

    来的人,一个个都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三公中,太师和太保都来人了。

    军方,庞家和朱家也都派人来,想要带走牧英才。

    说实话,这里也就是锦衣卫北镇抚司。

    他们被关押在诏狱之中。

    这些人不敢直接动粗,毕竟若是动了手,事态影响也会担心到大无法控制的地步。

    毕竟锦衣卫指挥使蒋志明,此时还是萧元龙的心腹呢。

    这样直接抢人,岂不是打萧元龙的脸?

    但他们有无数种办法,能让蒋志明从萧元龙那里失去信任。

    到时候再慢慢对付蒋志明便是。

    蒋志明最近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甚至周围都有不少下属劝说他,让他将牧英才给交出去。

    蒋志明也的确考虑过此事,想着反正林大人都已经死了,自己保了牧英才如此之久,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但他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将牧英才交出去。

    一方面,他曾经只不过是锦衣卫内部的一个小人物,完全是因为林凡的赏识,才这样一步登天。

    还有就是他和牧英才等人交情也不少。

    就这样交出去,牧英才能有活路吗?

    他这几日,已经连续失眠。

    此时正值傍晚,蒋志明的脸上,带着疲倦之色,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如今他所居住之处,也是极为庞大的府邸,有不少的下人。

    他没有吃晚餐,而是直接进入书房中休息。

    他拿出一本书随意的翻看,尽量不让自己想着最近那些各路朝臣的威胁。

    “老爷。”

    这时,蒋志明的妻子突然惊慌的跑了进来,她说道:“老爷,咱们孩子被匪徒给绑了,刚来的信。”

    “什么?小金被人给绑了?奶奶的,老子是锦衣卫指挥使,哪个不长眼的匪徒绑到老子孩子身上来了?”蒋志明一听,勃然大怒,站了起来,他接过妻子递过来的信,一看,都是整个人都有些泄气了。

    这封信上已经明说了,若是他敢派人抓那绑匪,就立马撕票。

    想要救回自己儿子,就得拿牧英才换人。

    “老爷,怎么办啊?”蒋志明的妻子说道:“老爷,我虽是妇道人家,但说句难听的话,当初林大人对咱们的确是恩重如山,但如今他已经死了,你也保了牧英才这么久。”

    “咱们家底子薄,可经不起这样折腾,早晚都得将人给交出去,何苦这样?”她掩面痛哭,说道:“我家小金才五岁,这么小的孩子,就这样被人给悄无声息的带走了,不知道能不能活命。”

    “哭个屁,孩子还没死呢。”蒋志明心烦意乱,怒斥道:“你懂个屁,给我滚出去,这件事我自己来想办法。”

    “你想什么办法,我告诉你,要是小金死了,我可饶不了你,为林凡那样一个死人,至于吗?”她不依不饶的扯着蒋志明说道:“你重情重义,行,我去将牧英才交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