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二百九十章 择业自由
    临一机的厂区里,有一片用铁栅栏分隔开的场地,其中有两幢办公楼和一个有着江南园林风格的花园。这块场地,便是临一机专门腾出来供苍龙研究院使用的办公区。

    苍龙研究院是由“机二零”的20家大型机床企业联合建立的。由于临一机在研究院建立的过程中出力最多,而且还贡献了利润丰厚的家用迷你组合机床设计作为研究院的现金牛,其余9家机床厂都不得不同意临一机提出的动议,即把苍龙研究院的本部设置在临河市,临一机则贡献了这块场地用以安置研究院。

    研究院安置在哪家企业旁边,对于这家企业的好处是十分明显的。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来自于各家企业,相当于大家凑份子建立了一个高水平智库。临一机近水楼台,有点什么技术问题随时可以找研究院的工程师们帮助会诊,这是一份很可观的红利。相比之下,其他企业要想得到这样的技术支持,难度就非常大了。

    除了办公场地之外,临一机还为各地派来的工程师们提供了宿舍,每人一个单独房间,拥有卫生间和24小时热水,在这个年代里也算是豪华配置了。厂办小食堂专门开设了所谓的“专家灶”,除了一日三餐之外,如果工程师们有需要,专家灶还可以随时为他们提供各种口味的夜宵,价格便宜得让人恨不得带上一家老小来享用。

    虽说“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样的口号在国企里已经喊了十几年,但工程师们在各自原来的厂子里实在说不上得到过什么特殊优待,又因为这些人往往不够圆滑,在厂子里吃亏的时候远多于占便宜的时候,大家凑在一起痛说家史的时候,也都是要唏嘘不已的。

    这样一帮苦哈哈的酸秀才,到了临河却被人奉为上宾,这种感觉是可想而知的。有时临一机厂方跑来请人去车间帮助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大家虽然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分内的工作,但却都毫无怨言,反而觉得有个机会能够帮临一机干点活,是自己无上的荣光。

    顺便说一句,小唐厂长吩咐临一机厂办善待这些外来工程师的时候,存的就是笼络人心的主意。

    这一刻,在办公楼外的花园一角,正有两名男子坐在凉亭的石椅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小声地讨论着事情。

    “关工,你觉得我是去染野公司好,还是留下来好啊”

    说话的人40岁上下,戴着近视眼镜,一看就是一位技术宅的样子。他眉头紧锁,似乎是有很重的心思,抽烟的力度也非常大,这就是化郁闷为烟瘾的意思了。

    此人名叫邵思博,来自于楚天省枫美机床厂,是一位很有才华的机床工程师。一周多以前,受朋友介绍,他见到了自称代表日本染野机床公司的何继安。何继安向他承诺了一个三倍于他现有工资水平的薪水,让他跳槽到染野机床研究所去。邵思博当时没有答应,表示自己要考虑考虑,但实际上却是极其动心的。

    三倍的薪水,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但邵思博也有一些割舍不下的东西,这包括了他在枫美机床厂的职位、资历,还有手头正在做的一些设计工作。

    照邵思博的想法,他就算要跳槽,也得再等上几个月,一来是把手头的工作完成,以便对自己和对苍龙研究院都有一个交代,二来则是想观望一下,甚至更联系一下其他外企,对比一下条件。

    可没曾想,昨天研究院突然召开了一个全体人员大会,在院长孙民做了一个简单发言之后,临一机的常务副厂长,同时也是机二零秘书处秘书长的唐子风登上讲台,向大家说了一番令人目瞪口呆的话。

    唐子风首先挑破了研究院里一个瞒上不瞒下的秘密,那就是有一些工程师已经在私下里与染野机床研究所的人进行过接触,而且不仅自己动了跳槽的心思,还在研究院里大肆蛊惑人心,制造了不少不稳定因素。

    听到此话,邵思博等一干与何继安见过面的工程师都有些尴尬甚至惶恐,不知道唐子风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是临一机的职工,但机二零的各家企业同气连枝,万一唐子风向他们各自单位的领导提出一个什么处理方案,领导们或许也是会接受的。

    大家都是在国营企业里干了十几二十年的人,天然地对“单位”存在着一些畏惧感。即便是已经想好要跳槽,大家也是希望能够与单位和平分手,不想惹出是非。要知道,像临一机、枫美机床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能量是很大的,与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每个人都有些底气不足。

    唐子风后面的话,让大家颇感意外。他表示,现在是市场经济年代,每个人都有择业自由,他代表临一机厂方,宣布对于想跳槽去日资企业的临一机工程师不施加任何限制,甚至连工程师们已经交过钱在临一机家属区里买下的住房,厂里也不会收回,只是这些人如果要继续住下去,将不能享受免费的物业服务,需要按时交纳一定数额的物业管理费。物业管理费的标准并不高,所以也算不上是一个刁难人的条款。

    唐子风还说,来自于其他企业的工程师,他无权替他们所在的单位做出什么承诺,但他会利用机二零机制,向各厂提出呼吁,希望各厂效仿临一机的做法,不要为难想投奔“自由”的工程师们。

    就在大家欢欣鼓舞,准备给唐子风来一个雷鸣般的掌声时,唐子风话锋一转,开始露出了獠牙:

    第一,所有想离开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必须在从即日起一星期内提出申请并完成交接,未经申请擅自离开且未对工作进行交接的,研究院将动用法律手段予以追责。

    第二,一星期内未提出申请的工程师,视为不愿离开,所有留下来的人必须与研究院补签服务协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竞业条款,即从今往后,任何从研究院辞职的工程师在离职之后的三年内不得从事同类工作,违者将面临牢狱之灾。

    “唐厂长,没这个必要吧”

    没等唐子风说完,台下就有人提出质疑了。说话的人用词挺委婉,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是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

    “不想签的当然可以不签。”唐子风笑得很灿烂,“不过待遇上可能就要相应降低一些了,另外,对研究院至关重要的课题,我们就不敢委托这些同志来承担了。”

    提出质疑的那人还想再争辩什么,但举目四望,却发现找不到几个同盟军。在工程师中间,相当一部分人年纪已经比较大了,跳槽的机会不多,所以是否签订竞业协议,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大家最多是想着在签协议的时候,找研究院要求给点什么福利我们这样忠心耿耿,难道不该给点奖励吗

    还有一些有跳槽心思的人,这个时候也不想出来当出头鸟,万一流露出不臣之心,真的被研究院雪藏了,无法参加重点项目,未来想跳槽也没了资本,这显然是不理性的。至于说签了竞业条款还能不能跳槽,不妨再观望一下,万一过几年政策又变了呢万一讲台上那个毛头小子调走了呢

    按住挑刺的人,唐子风接着又讲了三四五六点,总体的意思就是扎紧篱笆,避免再出现被人撬墙角的事情。当然,他也说了不少积极的内容,向他们描述了一个美好的前景,就差说出“跟着我有肉吃”这样的经典口号了。

    在会场上,当着唐子风的面,绝大多数人都保持了沉默,还在唐子风讲完话之后,给予了礼貌的掌声。可一出会场,大家就炸了锅了,想跳槽或者不想跳槽的人,都开始大声地发牢骚,前者是抱怨研究院不给大家自由,后者则是声称研究院此举伤害了他们的感情:

    我们为体制奉献了一辈子,组织上居然对我们如此不信任,还要签什么竞业协议,我们的忠诚是需要用协议来约束的吗

    这些工程师里,也颇有一些年高德劭之辈,那是在各自的厂子里也敢跟厂长拍桌子的大牛。于是,这些人便跑到孙民的办公室去拍桌子了,还有人跑到临一机技术处去找秦仲年诉苦,话里话外都是说临一机的这位年轻厂长太过颐指气使,亏自己过去还觉得这个小年轻礼贤下士,颇有古风,却原来是这样一个人。

    孙民和秦仲年只得使出浑身解数来进行安抚,还向这些人透露说研究院正在讨论工资改革的问题,签竞业协议只是给大家变相涨工资的一个手段。反正你们也不打算走,签个字,每月就能多拿百来块钱的竞业限制补偿,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人得到这个消息,都气呼呼地说,既然事已至此,那就算了,补偿不补偿的,他们倒也不在乎,主要还是想给小唐厂长一个面子。年轻人嘛,有时候考虑欠周也可以理解,自己这把岁数了,也就不和他计较了。

    对了,顺便问一句,这个啥补偿的,从什么时候算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