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只是怕而已
    “老太白……”

    远处与近处的战场之上,看着太白宗主坦然迈入了万神阵的一幕,古通老怪等人忽然都慌了神,失声大叫起来,有那么一刻,他们甚至感觉到了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而在战场的诸方,太白宗诸位长老等等,也一下子心提到了嗓子眼,满面皆惊,甚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对这一方战场,想过无数,惟独没有想过,太白宗主居然也会陷入这等凶险之中,心里始终觉得,太白宗主不该如何,其他人皆死,他也不会死……

    他们有的如遭雷击,一时身形都已木然。

    有的惊慌大叫,拼命向前奔了过来……

    只不过,无论是哪种,都已远远的来不及,太白宗主进入那万神阵的动作实在太坚定了,他离得万神阵也太近,近到了所有人都无暇反应,便已眼睁睁看着他进入了那方大阵!

    万神阵的阵光,已从门户之中交织,缠住了太白宗主。

    而此前被太白宗主以归元不灭识修炼出来的强大神识镇压的血河,在这时候也已滚滚反噬,似乎那无尽冤魂都在血河之中觉醒,带着满腔的怨毒,张开了狰狞的口齿,向着太白宗主身上噬去,而此前神威凛凛的太白宗主,在这力量的反噬之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宗主……”

    也是在太白宗主进入万神阵的一刻,地火阵中的方贵,忽然心生感应,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慌,就像是自己的心脏忽然被一个黑洞吞没,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恐慌,整个人都慌了神,心底向上窜着寒气,终使得他不顾一切睁开双眼,向外冲了出去。

    已然被炼了足有七天的肉身,这时候竟是出现了些许金戈振鸣之意,无穷力量忽然在身周荡起,这力量太过凝实,以致于他身周的虚空,居然出现了一片片隐约的法则虚影。

    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已是突破元婴,踏入化神的门径。

    不过这时候的方贵,根本来不及考虑其他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只是满心惊怖,急急将一身法力撑起,撞向了周围四下里弥漫,将自己全身裹住的地火阵,然后愤然大吼,以不惜借肉身崩碎整方大阵的意志,硬生生的向着这地火阵力量最强处冲去。

    他这时候一定要冲出去,不惜一切。

    只是结果与他想象中不一样,他周身力量狂涌,激荡天地,可是在他冲了出去之去,却忽然发现,自己周围阵光消失了,地火也消失了,天清云淡,没有一丝的束缚……

    地火阵居然消失了?

    方贵内心惊愕于这一幕,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只是微微一愣之后,便立时向着万神阵的方向冲了过去!

    无法形容他的速度,这时候的他,几乎拥有了可以直接横跨虚空之能,心念动处,便已来到了万神阵之前,然后手掌探开,直向着前面抓住,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将正在走进万神阵的太白宗主抓出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宗主进入这万神阵中送死!

    可结果……

    终是慢了一步!

    在他手掌探出之前,太白宗主,便已经进入了万神阵中!

    方贵的脸色,忽然便满布了恐惧之意。

    而偌大一片战场,所有人也都惊的呆立当场,良久喘不过一口气来。

    “太白宗主,终还是要……”

    ……

    ……

    “那小子脱困了!”

    而在阵外的整片战场,都已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之时,太白宗主却在进入这万神阵的最后一息功夫,听到了身后的阵势轰鸣之意,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此时的肉身,已撑不住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他只是心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心境坦然的走进了这一片万神阵之中。

    十门鬼神阵最后一阵,想必也会是十门鬼阵神中,最精妙的一阵。

    十门鬼神阵,本来就是代表了十字法类,而在这十字法类之中,神字法,也本来就是最为神秘,威力也最可怖的一种,以神字法为基设下的大阵,可想见其玄妙的神威。

    太白宗主任由那血河之中的冤魂反噬着自己,目光只是好奇的看着这方大阵。

    修炼血河,便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被反噬的一天,所以他居然很坦然,连想挣扎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要借着这最后的功夫,看看这十门鬼神阵里的最后一阵,能有什么样的奇思妙想,又让自己领略到何等玄奇罕见的至理,就像是在贪婪的看人生最后的风景……

    “你都已经要死了,居然还不忘了看我的阵道?”

    元辰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的身影浮现在太白宗主的身前,乍一看去,如虚如幻,身周皆是点点繁星,而每一颗繁星,若是仔细看去,又可以从中看到一幕幕世界虚影,一个个鲜活人物,那像是人的一生,把一个人的回忆,尽数封在了这一颗繁星之中,化作阵基。

    而元辰子的身影,便在这些繁星之间,飘飘荡荡,并不真实。

    “我修的便是神字法,自然很好奇你会如何用这神字法……”

    太白宗主轻轻笑了一声,挥挥大袖,背在了身后,打量周围这无穷阵基,笑道:“没有让我失望,你这万神阵,走的是万法定神的路子吧,神字一法的修行,重在神识,但一个人的神识,终究是有限,我算是不错的,自幼修炼在别人看来没什么用的归元不灭识,结果越是走到了后来,越是吃香,如今这身本事,全是这神识给我带来的,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虚无的,我修为越高,有朝一日来临的反噬便越厉害,撑到如今,已是幸运了……”

    “你倒与我不同,居然是借了别人的神识为己用,这瞧着也不像是冤魂,神识居然十分干净,当真是有些手段,若我猜得不错,别人进来破阵,不动神识即可,一动神识,便会陷入这所有的阵眼之中吧,没准一梦过去,便经历了一份人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别自夸了!”

    元辰子面无表情,拂了太白宗主一眼,道:“你从天道遗书上面悟出来的神字法,我也看过,不过是些粗浅法门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也就是北域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才一下子如获至宝,甚至将你捧上了神字法宗师的地位,真要论到精湛,就凭你?呵呵……”

    太白宗主笑脸不变,道:“我自是粗浅,但我看你这万神阵,也不是一点破绽……”

    元辰子道:“我的万神阵,同样也是粗浅不堪,破绽百出,不值一提!”

    太白宗主脸色微愕,倒一时不该怎么接了。

    刚准备要骂人的时候,结果对方提前把自己骂了,也挺难接招的。

    太白宗主都缓了一下,才道:“那谁的神字法厉害?”

    “当然是帝尊大人,他的神字法修为,高深莫测!”

    元辰子不屑的一笑,道:“你我与他相比,便如萤辉比日月!”

    太白宗主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默了起来,他还真不太好意思去硬和帝尊相比,于是他微一沉吟,才看向了元辰子,道:“你便是因为见到了帝尊的境界,所以才最终服了他?”

    “我不是服他,一直都不是!”

    元辰子面带不悦之色,道:“我是怕他!”

    太白宗主愣了:“?”

    “怕到了骨头那种怕,转世十次,再见到他,仍然会神魂颤栗的那种怕!”

    元辰子回答的十分坦然,道:“一千五百年前,帝尊便是无敌的存在,如今一千五百年过去,有人认为他的修为境界已经陷入了瓶颈,无法再提升,也有人认为他甚至受到某些诅咒,实力在后退,或是认为他在害怕,所以他一直躲了起来,不肯见人,惟有我……”

    他沉默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太白宗主,道:“我是这百年里,惟一见过他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便是太白宗主,也不由微微一惊:“他已问过了天地?”

    于天元修行界里,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问天地!

    问天地,便是代表着至高无上,代表着一种常人无法触及、甚至想象的境界。

    而元辰子听了太白宗主的话,却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一般,轻轻摇了摇头,道:“你其实根本就不知道问天地是什么境界,所以你随随便便就问了出来,无论我回答是与不是,你都会觉得不过如此,毕竟在你眼中,问天地这个境界,也只是比化神高了那么一境,不是么?”

    太白宗主反问:“难道不是?”

    元辰子摇头道:“完全不是!”

    太白宗主一时沉默了下来,元辰子也不再说话。

    整方万神阵里,只剩一片死也似的沉寂。

    “他便是再强,也终究与我无关了!”

    太白宗主好一会儿,才微微摇头,道:“我想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我的路,也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时候我能做的,便是接受自己的血河反噬,等着剩下的人去对抗帝尊,或许帝尊确实如你说的那般可怕,但已经再一次被逼出了血性的北域人,应该也可以……”

    不待他说完,元辰子忽然打断了他:“你怕过什么没有?”

    太白宗主微微一怔,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元辰子道:“让你恐惧,让你避让,甚至让你屈服的怕!”

    “我怕的东西其实有很多!”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第一次赶去安州尊府接回我太白宗弟子时,我在怕,第一次见我那师侄的家长时,我在怕,掀动整片对抗尊府的浪潮时,我也在怕,当初在东土一念之差,没有低那个头时,我也怕,但前后想想,我最怕的,或许就是自己会因为怕而低头!”

    元辰子似笑非笑:“哪怕你即将被血河反噬,神魂无存,也不怕?”

    “自然是怕的!”

    太白宗主笑道:“不过还不至于怕到后悔的程度!”

    “嘴是真硬啊……”

    元辰子悠悠叹了一声,道:“此时的我,其实根本就不必对付你,在你进入万神阵时,便已引动了阵中的神识,也就开始了自身的崩溃,你会死,而且天底之下无人能救你!”

    太白宗主点了点头,表情并无什么变化。

    他的肉身,已经在变得支离破碎,血河流转,分化他的肉身与肌络,只是在这万神阵里,没有声音,而他又忍着这所有的痛苦,表情都没有变化,所以倒很容易让人忘记这一点。

    元辰子道:“除了我!”

    太白宗主像是客气一样给了他一点诧异,以及一点好奇。

    元辰子轻轻挥了挥大袖,这万神阵中,漫天星光开始向着太白宗主飞了过来,每一颗星光,都蕴含着无穷的神识之力,而这神识之力,则分别落在了太白宗主那已经开始崩溃的血河之上,压制住了那血河,甚至定住了那血河,简单来说,太白宗主因为压制不住这庞大的血海之力,开始了自身的崩溃,但元辰子却将这万神大阵,落在了他身上,帮他压制了血海。

    太白宗主像是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这等道心,也要玩那些幡然悔悟的戏码?”

    “不会!”

    元辰子失声笑道:“活着时想不明白道理,临死前才装作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笑话么?”

    太白宗主终于微微皱起了眉头,道:“那你这是何意?”

    “万神阵,终究是会被破的,不是么?”

    元辰子哂然一笑,道:“你以濒临崩溃之身,进入万神阵,别人看来,好似你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要破阵的态度,慷慨赴死,但我却知道,你其实是打了借这血河崩溃之力,来破我万神阵的念头,我更知道,在你走进我这万神阵时,你便已注定要死,而我的万神阵也注定会被破,你只是为了发挥更强大的血河之力,所以才敷衍的跟我聊天,像是一位老友……”

    太白宗主如今的脸色,是真的变得有些古怪了。

    “所以我不打算让你死,我将这万神阵送给你……”

    元辰子低声说着,神秘的笑了笑:“我保你的命,让你见到帝尊大人!”

    太白宗主的眉头皱了起来。

    “帝尊大人已经出关了,你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他!”

    元辰子忽然无声的大笑:“我很好奇,见到他的时候,你会不会怕……”

    他说着这话时,自己的身影,居然也在变得模糊,仿佛是随着整片万神阵的阵光涌入太白宗主体内,帮他镇住血河,就连元辰子自己,也正在缓缓的崩溃着自己的肉身……

    太白宗主脸色也有些沉凝,低声道:“为什么这么做?”

    “若非要说一个理由的话……”

    元辰子回答的悠悠荡荡,沉沉叹息:“北域修士拼命的样子,让我也觉得有些害怕了……”

    “所以我很想知道,见到帝尊大人的时候,你们还敢不敢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