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894、你品,你细品,是不是有点那个熟悉的味道
    事态话题很快发酵开来。

    实在是万长生这个时候的名头,太响亮了

    全国观众刚刚才看了春晚,他就选择对艺术圈开炮。

    还是如此不留情面的把最后一点点遮羞布都扯下来,连带让蜀美都被很多圈内人士骂得狗血淋头。

    哦,这些人的逻辑还真是这样的。

    你万长生不是有钱有产业,不在乎这个圈子给你带来业务。

    你才这样卖圈求荣的。

    那我们就收拾你的主管单位。

    你总要活在这个艺术创作环境,工作环境里面吧。

    从校方这边给你施加巨大的压力。

    这就好像派出所抓了付费型深度交流活动以后,总喜欢通知单位或者家里来交罚款领人一样。

    绕着弯的狠狠触及灵魂。

    更有点像,老子打不赢你,就去砸你们家玻璃。

    那些自以为还算是知名艺术家、画家或者评论家的人物。

    倚老卖老的摆架子抨击蜀美这些年是不是太放松对学生思想品德的教育,这种大逆不道的学生,瞧不起文艺工作者对社会巨大贡献的败类,怎么会允许他这样大放厥词。

    这一定是蜀美在教书育人的环节出了问题

    万长生这是对艺术追求的否定,对千千万艺术家们的否定,这是穷凶极恶的要打倒颠覆艺术界的稳定结构。

    这是败家子,是混进艺术家队伍里面的叛徒

    这种人怎么会获得青年艺术家称号,获得青年艺术金奖

    要收回这些荣誉,收回这些成绩

    这差不多已经是威胁了。

    还以为万长生跟他们一样,会把这些荣誉看成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哪怕万长生能做到淡泊名利,蜀川美院这种行政机构能做到吗

    有多少个青年金奖,都能直接关系到美院的评级,乃至行政拨款。

    最近蜀美不是想获得博士点资格吗

    只要涉及到圈内认可的就没戏了。

    更不用说各种师生队伍的切身利益,掂量下吧。

    你万长生搬起石头砸到的可是你周围人的脚

    他们真以为自己有什么地位,以为自己在艺术领域能呼风唤雨呢。

    也真的以为立刻会有一大群蜀美的师生,会对万长生群起而攻之

    赵磊磊他们苦笑一番,装着没听见。

    万长生在做什么,想什么,他们最清楚不过。

    只是没想到万长生居然敢在春晚刚刚尘埃落定的时候,抓住这个声名鹊起的机会,直接砸出大锤。

    印象中万长生总是温吞吞的迂回,不紧不慢的尽量把事情润雨细无声的搞定。

    怎么这次就如此重磅出击呢

    可身处艺术圈,只要会思考的人,能够撇开自身利益去剖析的人,都会承认万长生说的是实话。

    艺术圈早就成了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边缘地带了。

    有关部门不满艺术家们的做法,老百姓更看不懂。

    要你歌颂这个时代,书写火热的生活,尽是些不走心的胡乱吹捧,还美其名曰是被迫粉饰太平。

    真有些什么事情触及到了自身利益,那就立刻跳起八丈高的骂娘。

    总是自诩为艺术不需要凡人理解,却又百般鄙夷普通大众审美意识差了几万年。

    这种几头不讨好的自私自利,所有圈内人都是看在眼里,骂在嘴边,然后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了。

    所以老童他们几个根本就懒得打电话给万长生叮嘱怎么惹出这种祸事来。

    装着没听见,当缩头乌龟呗。

    过年春节没办公,有公事儿等到开学再说。

    是必然也是巧合,这两年蜀美的教师群体被清洗了两三遍。

    本来人数就很少没什么音量,剩下的也基本都比较年轻,对万长生这种出头掀翻老前辈的态度

    还真没多反对。

    毕竟对刚刚进入教师层面的新人来说,还轮不到他们享受那些特权和福利呢。

    内心甚至有点看戏的感觉。

    那些什么网上的:“十问蜀美”“向蜀美校方表达最严重的质询”“炮打蜀美的一张大字报”

    类似文章,还嬉皮笑脸的相互传递。

    只把赵磊磊害得有点惨,手机又不能关掉,被骂得哦

    可在学生这里,骂蜀美的院长可以,骂万长生是不允许的。

    这些所谓的艺术家是不知道万长生在蜀美几千学子中的地位

    今年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就是黄敏、付仕亮他们这一届,属于大美生比例最小的一届。

    后面基本上大部分学生都是万长生的艺考生。

    这种做法简直就像是火上浇油。

    大美社在各种群里面叫喊一声,我勒个去,万万骂你们这些艺术败类,艺术蛀虫,不好好的听着,还敢吭声

    明事理的人都知道,年轻学生自己不用过日子,就特别容易冲动,主观性特别强。

    在维护万长生这件事上,大美社的成员恐怕比谁都坚定。

    自己没事儿就喜欢拿万万开涮,逗他开心,可外面谁要是敢说万长生半个难听的字眼。

    楞是能疯狗般的追着要你命三千

    人多力量大呀,唰唰的各自组队拉群,我带头去怼那个什么评论家,你带头去刷这个资深艺术家,还有这什么协会的秘书长谁去

    大过年的在家走亲戚多无聊啊。

    刷这些艺术界的老前辈好玩多了。

    组队去把人家最近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作品拉出来细细的品

    我们就来谈论下您在文艺创作里面对社会的贡献吧。

    画了什么画,写了什么评论文章,一条条的跟您捋一下。

    人多就是这点好,跳出来诘问、骂娘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能立刻凑了几十上百人的小群去针对。

    咱也不仗着人多欺负你老人家,就搞学术那套。

    一天时间就能把您这一辈子创作的作品或者上稀里哗啦的凑个时间线出来。

    分头评论您这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做了什么。

    这边黄敏亲自带队,把万长生这参加艺考四年来的成绩详细整理上。

    相比十年二十年混日子的人,万长生这几年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那些成天挂在艺考招生报名处的招牌都换了多少茬儿了。

    现在豫南和江州大美培训报名点的牌子已经是春晚导演、美术总指导的身份了。

    不是要谈艺术创作对社会的贡献吗

    巧了,这可是万长生的强项呢。

    那什么金奖根本不值一提,咱们只罗列出来。

    重点谈谈万长生在艺考教育中的贡献。

    每年的速写课程上了多少节,速写教材出了多少本,给多少艺考生上过课。

    单就这一个项目,就吊打多少老前辈了。

    最后还搞出个网课统计数据,万长生在速写网课里面,平均每堂课拥有超过两百万的观众参与学习。

    这对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推广还是破坏

    您这寥寥无几的作品被大肆吹捧,我们来章、围绕的人都是些什么角色。

    是你的狐朋狗友商业互吹,还是炒作你身价的画商。

    时代真的不同了。

    从互联网在人类社会逐渐普及后,人类的利益分配模式是不断去中心化。

    也就是说大众的利益才是核心,只有在大众利益的基础上再汇聚共识,形成利益共同体,这中心利益才能水涨船高。

    以前那些独占山头摆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艺术家孤傲风格,就算能获得点追捧。

    那也是业内极少数人的跟风。

    和万长生这种获得了大众认可的力度

    几乎就是没有一合之力。

    大张旗鼓的各个群组往往才开始兴高采烈的拿到任务才开始怼呢,那边就怂了

    一个个的高挂免战牌“鉴于引发网络暴力,我个人表示不再发声”

    “艺术讨论应该在学术领域,不应牵扯到具体个人,不再回应类似干扰。”

    “这是要搞旧的那套来逼死老文艺工作者吗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

    嗯,骂万长生的时候就可以针对个人,还有大字报这种充满了时代烙印的旧手法。

    现在马上就双标了

    无奈的大美社学生们纷纷检讨是不是把前辈们都吓着了。

    还有人调侃肯定是林楚妮提供的数据太吓人。

    您这十来天时间几千万的网课传播量,让万长生的实力太强大了,谁比得过啊。

    这分明就是威胁要是再叽叽歪歪,咱们发动网课观众的声音。

    可就真是要逼死的节奏了。

    林楚妮去美国了,她必须去。

    她是网课事业部的,美女总裁也是个噱头,如此年轻的姑娘能够站在it产业的风口浪尖上。

    这个题材以前没人炒过啊。

    细数过去几十年的it发展史上,出了那么多才华横溢的青年独角兽。

    还真没出过女性。

    这在最近女权声音越来越响亮的西方社会,是个非常难得的亮点。

    所以火眼那帮高层纷纷主动把林楚妮推到最显眼的位置。

    反正股权都在他们手里,现在分给林楚妮不过千分之零点几,真正水涨船高了,得利的还是他们啊。

    这就是资本的本质。

    林楚妮反而没了刚开始搞职业教育部,搞网课事业部的慌乱,颇有几分万长生那种宠辱不惊的态度,随便你们吹得跟朵花似的,自己慢悠悠翻看手机上的各种骂战言论。

    时不时的发消息给杜雯:“呃,这个怼协会主席,是嗯嗯”

    杜雯只需要回个嗯。

    林楚妮就懂了。

    这背后都是有认可的。

    万长生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