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穿越小说 > 洛阳七日 > 正月十四(七)
    身后高戬的呼喊声不断,李客不敢有片刻耽搁,迅速朝府外撤离,因为他知道,不一会肯定有大批的卫兵涌入,到时想要脱身可就麻烦了。可李客身子刚过房屋拐角处,就看见了一队朝这边赶来的卫兵,此刻他不便与其交手,他连忙左右看了看,正好身旁有一间屋子,他连忙推门走了进去,卫兵也是看到了李客,大声呼喊道:“抓刺客!”

    李客所进的屋子不算大,根本没有能容他藏身之地,他又迅速跑到了对面的窗台,推开窗户跃了出去,来到了屋子的另一端,他没做停留,继续朝前跑去,可没跑几步,又有卫兵赶了过来,李客随即又从窗口跃入了一旁的屋内,好在这次卫兵没有先看到李客;李客朝屋内四周望了望,屋子同样不大,这里也不是藏身之所,他又再次走到了对面的窗台,侧耳倾听,窗外似乎没人,他打开窗再次出了此屋。

    李客俯身在门廊之下,观察周围的动静,可却听到了大队人马的脚步声正朝这边赶来,李客没敢耽搁,继续开始向府外撤离,入屋、跃窗、再转移,如此反复多次,到后来他自己都快不能分辨自己到底在府中的什么位置了;但搜索的卫兵似乎越来越多,李客隐约听到了高戬的呼喊声:“快搜!他不可能逃出府外!”

    李客从屋内轻轻抬高窗户,向外望了望,窗外暂时没有卫兵,但不远处的一间屋子却吸引住了他的眼球,只见那屋的门上有两把大锁,门口又左右站了八名卫兵,现在府内大肆搜捕刺客,可这八人却在此严阵以待,看来这屋内关押之人必是万般重要,难不成。。。李客心里一计,打算前去察看。

    李客左右看了看屋子的布局,于是又小心翼翼的跃窗、俯身前行,不一会便绕到了屋子的后方,屋子只有一个后窗,此刻紧闭,有两名卫兵在此把守,李客慢慢靠近,瞅准时机直接向两名卫兵发起了攻击,两名卫兵反应不及,不到两个响指的时间,已被李客双双击昏在地。李客灵机一动,连忙脱下其中一人的衣服穿在身上。正换装时,突然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声音有些稚嫩:“叔伯!”

    这突然的喊声不免吓了李客一跳,李客立刻抬头张望,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叔伯!”李客从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原来在窗户的缝隙间有一个小女孩,此刻正趴在窗上喊他。李客连忙起身趴到窗前准备答话,可那小女孩却被屋里的一人抱起,向后退了两步,李客连忙喊到:“勿惊,吾是来救你们的。”抱女孩的那人似乎听到了李客的声音,站住了,但没有答话。隔着窗户缝隙,李客看不清那人是谁,于是继续问到:“汝等可是各军官的家眷?”

    那人犹豫了一下,声音微颤的小声答到:“是。”答话之人是一女子,听声音应该年纪不大,应是女孩的母亲。见那人有了回应,李客连忙问到:“屋内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几人?情况如何?”

    那人转身回到了窗户旁,小声说到:“汝真是来救吾等?”

    李客答到:“是,屋内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人听闻李客是来搭救之人,竟然开始了小声的抽泣,小声继续说到:“终于。。。屋内皆是妇孺,有二十多人,都是各羽林军、禁军将军的家眷,吾是桓彦范将军的内人,请恩公代为转告吾家将军家小平安。”

    此妇人竟是桓彦范家眷,李客不免心中一惊,他当即欲破窗相救,但转念一想,此屋内尚有二十多人,皆是妇孺,若是此刻相救,公主府内的卫兵围剿,难免有伤亡,何况自己也确实没有能力带着这二十多人逃出公主府,于是小声说到:“夫人请放心,吾已知汝等情况,汝等暂先委身于此,吾这就去寻人设法来救。”

    妇人听罢,心中由是感绪,故作惊慌地向领头的卫兵说到:“报。。。后面有两名卫兵被击昏,刺客应是逃向了府外,吾等速去追拿。”

    那领头的卫兵一听李客此言,不免面露慌色,匆忙间也没细问,更没有认出乔装的李客,于是向身后的卫兵一挥手,喊了声:“追!”众人便开始朝府门跑去,李客自然地加入这队人马,怕被旁人认出,他再次拉低了一些帽檐;李客仔细辨认着去路,不一会,就到了府门处,领头的询问了府门的卫兵,仍然不见刺客,李客上前一步说到:“料想刺客定是藏身在了吾等来的路上,汝等速回去查探,吾去府外一查,稍后与汝等汇合。”领头的也没多想,一挥手又带人返了回去,卫兵打开了府门,李客出了太平公主府。

    李客出府后,迅速回到了之前的藏身之地,他向府中望去,太平公主府内已乱作一团,李客刚欲离开,但转念一想,若是此刻自己离去,太平公主又将家眷转移了又该如何是好?但若是自己继续在此监视,那又如何回去报信?李客正在两难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来人故意压低了脚步的声音,但还是没能逃过李客的双耳;李客假装没有听到,也没有回头,只是等待来人的脚步声又近了一些,此时他突然转身,一跃而起,向来人袭去,李客速度奇怪,来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李客已一手掐住了来人的脖颈,一手摁住了来人的双臂,再上身一顶,那人被死死的制服在了墙脚处。

    那人挣扎着说到:“是。。。是我,放手!”李客也看清了来人,竟是那日在齐勒大将军府遇到的卫陵,于是李客一松手,卫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陵当即俯身,大口喘着粗气,李客这一掐着实下手不轻。

    李客疑惑地问到:“不知卫将军为何在此?”

    卫陵的气息终于平缓了一些,说到:“和。。。和汝一样,搭救各将军的家眷。”

    卫陵的回答令李客有些意外,他怎么知道自己是为了解救各将军的家眷,而且他又如何知道这些家眷悉数被关押于此,于是问到:“卫将军安知吾此行目的?”

    卫陵直起了身子,说到:“实不相瞒,吾也是太平公主欲拉拢之人,可吾不愿与其为伍,故太平公主欲加害于吾,吾不得已从军营脱身,以求自保,但听闻各将军家眷被太平公主抓至此处,故今日到此监视,希望设法营救;吾那日在皇家马场的击鞠盛事之上见过汝,汝应是李司丞的部下,故推断汝与吾目标一致。”

    不知为何,从在齐勒府中初见,李客就被卫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正气所信服,故此刻他对卫陵所言皆深信不疑,于是答到:“原来如此!那卫将军可有办法?”

    卫陵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到:“吾仔细观察过太平公主府,戒备确实森严,布防得当,要想安全地从中救出全部家眷实属不易!”说罢,他看了看李客,继续问到:“吾观太平公主府内现乱作一团,汝必是已查清家眷的关押之处了吧?”

    李客点了点头,说到:“确实已知藏身之所,可正如卫将军所言,要想安全救出实属不易。”

    卫陵听罢不免轻叹了一声,李客继续说到:“此事必须求他人相助,若是硬闯,必定会伤及无辜!还劳烦卫将军在此处继续监视,防止他们转移家眷,吾这就去将此处情况报之李司丞,请求援助。”

    卫陵点了点头,说到:“也只能如此了,还望劳烦尊驾,若此地有变,吾即刻向龙安司传信。”李客不再多言,拜别离去,直奔羽林军大营,此刻李三郎应在此处。

    李客不敢多有耽搁,此刻时间紧迫,每一刻都有可能发生新的变故,太平公主已是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万一其孤注一掷,此刻便发动兵变,定是难以防范;再或者,以她的性格,气急败坏地把家眷全给杀了,那也是有可能的,李客想起了刚才趴在窗户上小女孩的眸子,那么明亮,她的年龄应是与小太白相仿,他不愿意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成为一场阴谋政变的牺牲品。想到这里,他又重重的在马上抽了一鞭,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终于,李客赶到了羽林军的大营,门口的卫兵拦住了李客,李客连忙掏出了龙安司的腰牌,焦急地问到:“龙安司李司丞可在此处,吾有急事禀报!”

    卫兵检验过令牌,答到:“在,刚入大营不久!”

    李客连忙说到:“劳烦,带路!”

    卫兵遂带着李客一同进入了羽林军的大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