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概率之外 > 第三百二十章 联邦救场
    斯文托维特的动作,终于出现了一丝的停顿。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伤了。

    云芊流的那滴水珠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但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仅仅是大腿处的战甲崩坏,就连战甲内的皮肤也迅速被冻伤。

    和寻常人类一样的粗粝皮肤,很快染上了一层诡异的紫色。

    斯文托维特确实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士,论打架,这里没有人打得过他。

    但这二十年来,整个世界波诡云谲,执法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即使各个国家知道其它地方出现了什么类型的恩赐,也没有办法量化恩赐的强大。

    唯一证明的手段,就是打一场。

    所以联邦提乌斯学院有阿瑞斯榜,但仅作为内部使用,不管是谁,都不会尝试着在这种公共平台上暴露自己的实力。

    但现在,机会来了。

    即使雨云遮天,其它人自然也有手段监控这山谷里发生的所有事。当看到云芊流的攻击有了效果时,震惊写在了所有人的脸上。

    那一滴水珠,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难防御的一种恩赐。如果刚才她出手的位置不是斯文托维特的大腿根,而是他的头盔,或许整个世界的历史,将被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孩子改写。

    但她没有把握爬上他的身体而不被发现,于是只能尝试削弱他的战力。但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强大。

    然而,斯文托维特后退了一步。

    冻伤正在侵蚀他的肌肉,那一滴水珠仿佛携带着一道打包好的命令,在一定范围内,分子的活力被无限压制,让低温蔓延。

    这让斯文托维特第一次皱起了眉头,因为首当其冲的问题是,这样的恩赐,对方还能施展出几次?

    如果还有第二次,损失是他不能接受的。即使冬宫会保护他离开法国,但自己必然会颜面尽失。

    虽然,冬宫说不能全杀了。

    但去他妈的。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还在往后撤的云芊流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斯文托维特撤回了他的左腿,右腿微屈,单手持剑,化砍为拍,就像拍苍蝇一样,扫过整片空间。

    其速度和力量,依旧无人能比。

    云芊流和赵山客刚刚抬起头,整个视线便被庞大的剑身占据。

    就算有力气,她也无法避开。

    别说穿着战甲,就算开着机甲,数十架机甲拦在她面前,她也避不开这把剑。

    这上面代表着斯文托维特的力量,经年累月的力量,这是一种恩赐。

    恩赐,只能靠恩赐来解。

    一个高大的身影拦在她面前,卡塔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死亡是如此的近。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都没有像这样过分催动自己的恩赐。

    他是整个世界第一个拥有创造型恩赐的人,就连觉醒恩赐的时间,也只比斯文托维特晚了几年。

    卡塔尔,是非洲的神。

    在他面前,巨剑和他还有十多米的距离间,似乎整个空间中的金属分子像发了疯一样朝卡塔尔聚集。

    毫秒之间,一道厚达十米的铁墙,凭空生成。

    在它面前,作为恩赐的源头,卡塔尔就像兔子一般大小。

    但就是这个长相和普通人并无差别的非洲人,完成了这样的神迹。

    而这神迹自诞生以来,就遇到了最大的考验。

    来自斯文托尔特的进攻。

    斯拉夫人将战无不胜的战神作为他们的至高神,斯文托维特这个名字,代表的不仅仅是强大,更是胜利。

    这是最强的剑。

    在巨剑与铁墙相遇的一刹那,斯文托维特再次把剑刃侧过来,镀了一层纳米材料的剑刃,在碰到铁墙的一瞬间,就像割豆腐一样切了过去。

    八米。

    卡塔尔开始感觉到耳鸣,整个大脑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过度使用恩赐。铁墙为他们争取了几毫秒的时间,赵山客刚刚带着云芊流后退一步,卡塔尔已经把铁墙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旦斯文托维特的剑穿透这堵铁墙,也就穿透了卡塔尔的脑袋。

    六米。

    深入泥土铁墙被斯文托维特整个带起,撞在卡塔尔身上。而巨剑去势未尽,一米又一米的钢铁被它切开,直指卡塔尔的脑袋。

    在铁墙之上,比卡塔尔高大太多的斯文托维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这对他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挥剑。或许用上了一点力道,但绝对算不上认真。

    他的目光追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云芊流,战甲已经开始预测他们的方位,那个女孩才是他在意的对象。

    而卡塔尔,不过是拦路的一块石子。

    四米。

    卡塔尔发出一声怒吼,被巨剑切开的空隙再次被铁块填满。这种操作已经达到了纳米级,现在在卡塔尔眼里,只能看到一整片的分子结构,已经看不清现实。

    聚合、创造、摧毁、再重铸。

    这短短的数秒内,是无数粒子的碰撞、毁灭和重组,飙升的熵增让环境内的热量增加,卡塔尔甚至觉得有火焰在舔舐他的身体和大脑。

    再然后,他看到了一条缝隙。

    不知道是眼前的铁墙出现了一道黑线,还是他脑

    海中的分子结构被破开了一丝缝隙,卡塔尔不清楚,但只觉得这缝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你赢了。”

    斯文托维特的声音似乎从天边传来,他看着力竭倒地的卡塔尔,勉为其难地生出一丝敬佩。自从南极洲一战后,他隐居冬宫,只是听说外面出现了更多的执法者,却没想到他们的实力也不弱。

    堪为对手。

    他收回了自己的剑,连带上面压着那堵铁块,用力一震,巨剑又恢复了原先的光泽。

    他确实切开了卡塔尔的铁墙,在卡塔尔的鼻梁处留下了一道血线,但仅此而已。

    就是这毫厘之差,卡塔尔捡回了一条命。

    刚才那一瞬间,只要他少用一丝力量,便面临着身首异处的下场。没有他,或许未来会很不一样。

    但谁也无法预料到这一击的结局。幕后的失落绿洲,都已经做好了死人的准备。

    “下一位是你吗?联邦的孙无情。”斯文托维特抬起头,一个小小的黑影朝自己扑来,下一刻,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虚幻。

    在这个虚假的世界,孙无情是老虎,斯文托维特是兔子,两个人的身高和立场,完全换了过来。

    “雕虫小技,你以为这会有效果吗?”斯文托维特都不需要去看战甲给他的提示,左拳从侧面一挥,便感觉到孙无情被自己的拳头擦中,不知飞到了哪里。

    但幻境并没有结束。

    孙无情像一只疯狗一样再次扑了上来,举起了手中的步枪,里面装着战甲内为数不多的穿甲弹。打开了半自动,在这样极近的距离,朝斯文托维特的脸上倾泻着子弹。他依靠着自己的幻境躲避着攻击,但每一次躲闪,都无异于在尖刀上跳舞,在火山边蹦迪。

    况且,子弹对斯文托维特造成的伤害,着实有限。

    “你经历的太少,所以你的幻境看起来十分虚假。”斯文托维特举起宽大的手掌,像赶苍蝇一样在面前挥动,子弹根本无法打穿他的战甲,更别提表面上还覆盖了一层i型力场,只要他的能源核心还未枯竭,就很难被物理攻击所伤。

    孙无情应该听到了他的话,但没有回应。他的攻击在斯文托维特的眼里像挠痒,但这个人如果不杀死,就会向苍蝇一样围着你绕来绕去。

    忽然,他感觉到身体旁边又多了一个人。

    还是刚才那个女孩?斯文托维特心里一惊,根据战甲智能系统的指示,一拳朝自己受伤的左腿处挥去。那里缺少了一部分战甲,现在是他的弱点。平时连子弹也打不进的肌肉,面对着云芊流的水滴,他似乎有些招架不住。

    但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沉进了一片水中。

    不,不是水,是海。

    孙无情解开了他的恩赐,隔着一段距离,他和斯文托维特四目相对。

    “我的恩赐不是给你用的。”说完这句,他落在地上,收起步枪,把倒地的卡塔尔扛了起来。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斯文托维特的身躯,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恐惧。而只有自己的恩赐,才能完全的欺骗自己。

    刚才的战斗,他为温蒂尼争取到了最后的时间。

    而斯文托维特,也终于对上了最后一位对手。

    温蒂尼,前圣乔治大教堂波塞冬。论实力,和卡塔尔相仿。

    但不一样的是,已经有人为他的出场做了铺垫。

    空中的雨云化作一阵漩涡,仿佛巨龙饮水一般聚集在她周围。柔软的水流无视斯文托维特的拳头,把他重重包裹在内。

    再然后,水流中,出现了一丝丝鲜血。斯文托维特被冻伤的左腿猛然炸出一团血花,但这股鲜血竟然也被温蒂尼控制着,离开了斯文托维特的身体。

    海水逐渐把这名战神包裹在内,凭借云芊流给斯文托维特造出来的唯一伤口,温蒂尼正在尽全力削减他的力量。

    但收效甚微。

    斯文托维特毫不在意,重新挥舞起他的巨剑。每一次跨步,每一次挥剑,他的攻势都笼罩着几十米的范围。温蒂尼在水中如游鱼般灵活,却发现水流根本无法阻碍斯文托维特的行动。

    她或许是海中一条凶猛的鲨鱼,但斯文托维特,是鲸。他的鲜血似乎无穷无尽,甚至他控制着自己的肌肉,让血液无法流出。

    这副身躯,太大了。

    温蒂尼奋力营造出来的海水领域只能勉强把他包裹在内,而这,已经是她的全部实力。

    正如钟离望所说,斯文托维特,是最接近神的男人。

    而要杀这样一位神,或许他们需要更多的神。

    比如,联邦提乌斯学院的人间兵器,苏起。

    一把与斯文托维特手中巨剑一般大小的军用长刀从空中劈下,劈开水流,直指斯文托维特的脑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