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师父是九叔 > 第220章 故事
    林萧跟在张道林等人一同去往宿舍。

    说是宿舍,其实这里很简陋。

    到处都露出出一股怪味。

    船老大让船工弄了两斤鱼干,还有腊肉炒腐竹。

    闷成一大锅,香味马上扑面而来。

    馋得张道林一个劲的添口水。

    “道长,粗茶淡饭,请别介意!我们都是为了糊口做工,不再自己家里就过得随便点。您今晚就将就,怎么样。”

    张道林笑道:“这比我的好多了!我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经藏风餐露宿,你们这里好歹还有这遮风挡雨的!比我的好。”

    船老大哈哈一笑,“大师!您贵姓。”

    “张道林。”

    “哎哟!好名字,好像道家有位祖师也叫这个名字来着。”船家乐呵道,一晚曾经听爷爷那一辈的人说过。

    “你呢?”

    “我叫韦老七!十年前在这里扎根,一直干到现在。”老八乐呵道,给张道林跟林萧满上酒水。

    “这位呢?”老七笑着问道。

    林萧微微点头,“我叫林萧。”

    “哈哈!也是好名字,小伙子你好好的跟张道长学习道法,我相信你以后也是一个有出息的年轻人。若是能够学到你师傅的全部本事,拯救中华大地就靠你了。”船老大笑着,端起酒碗。

    一旁的张道林暗暗汗颜。

    说起徒弟的话,自己更像拜林萧作为师傅。

    要知道自己那点实力,比起林萧十分之一都不到。

    要是林萧学成自己这幅鸟样,那这得是废了。

    “来!”

    船工纷纷举起海碗。

    这喝酒的方式,真够豪放。

    张道林暗暗汗颜,瞅了林萧一眼。

    心想我的祖宗,你可千万别发飙啊!

    林萧端起酒碗,淡淡一笑,“干!”

    众人一愣,这大海碗的酒干下去,可是够呛的。

    老七这帮人倒是可以忍受,以前船出问题那会,船工都是光身子扎进水里维修。

    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干一碗烈酒给自己暖身体。

    “小伙子,大家意思意思就好。我怕你受不了。”老七笑道。

    身旁的船工也露出附和的笑容。

    “是啊。这酒很辣喉的,千万不要一碗干了。这一碗有三四两呢。”

    “你慢慢来,这样,我们先喝半碗。”有个船工是比较给面子的,别人随意,他敬别人。

    张道林干咳道:“身体要紧。”

    林萧默不作声,一口闷下,直接把烈酒往肚子灌。

    众人看得都傻眼了。

    这位年轻人,真够拼的!

    喝完之后面不改色。

    牛!!

    张道林也有些惊慌,林萧这小子居然这么能喝!

    这一碗下去,自己也真是够呛的。

    可对方面色不该,从容不迫!

    林萧夹起一块腊肉,嚼了起来。

    味道不错,很回味。

    老七作为船老大,自然不能丢了面子。

    尤其是在年轻人面前,对方都干了,自己岂能示弱。

    干!

    咕咕……

    “咳咳。”他用的时间比起林萧多了大半。

    一海碗酒水下去,喉管到肠子都是火辣辣的。

    宛如烧刀一般割开。

    “海量。”张道林嘴角抽动,这样喝下去,自己老命要交代在这里。

    张道林干咳道:“我上个厕所,你们先喝!不要等我。”

    然后,他假装很急的样子,往外面跑了。

    剩下林萧与两位船工,船老大老七。

    气氛有些奇怪,说不上尴尬。

    可能是刚才因为教导了这位年轻人,以至于现在被年轻人教做人之后有些拉不下面子。

    船工甲一咬牙,“我也干了!”

    咕咕……

    “噗!”最后一口,真的是忍不住。

    喷了对面桌的老七一脸。

    老七黑着脸,拿起肩膀的手巾擦拭。

    “不能喝就别勉强,出洋相没有!”老七有些埋怨。

    另一位见状,笑道:“那我意思意思,各位大爷你们海量。”

    这位船工乙就吞了一口,辣得他嘴巴冒烟。

    赶紧吃两口肉缓解缓解。

    嘴巴的油腻很快缓解那股冒烟的酒气,让他舒服不少。

    林萧默默的拿起酒缸,又给自己倒满一晚。

    “我干了!”林萧再次咕咕灌下去。

    速度还是那样快,依旧从容,没有一点不适。

    “这尼玛的是在喝水还是喝酒!”船老大老七额头开始冒汗。

    如果现在没人,他一定狠狠的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早知道就不要教导这位年轻人。

    简直就是拆了自己的阶梯,没法下台。

    “咳咳,年轻人,酒不是这样喝的。得送菜,不然我们住了一大锅的菜,不都浪费了。一口酒一口菜才有意思。”船老大没辙了,丢脸就丢脸吧,反正打死都不喝了。

    余下两位船工都明白自己的斤两。

    粗略计算,自己也就是七八两的酒量。

    “对对,小哥你吃菜!别老喝酒啊,伤胃。”

    “来试试看我们自己晒干的鱼,这可都是河边鱼,一般情况别人都吃不上呢。”

    林萧笑了笑,吃了两口,味道这的不错。

    这一次,暂且放过你们。

    林萧笑道:“各位别误会,我以为你们都喜欢这样喝酒。”

    三人这才松口气,“酒再多也不能这样喝的!喝酒嘛,就得慢慢上头,然后说点故事才有意思。”

    林萧吃了一口,听闻有故事,心头一喜。

    这些年跟将臣一起,听的最多就是故事。

    将臣活了这么多年,经历那么多事。

    几乎是把中华上下几千年的故事都说完了。

    并且很多地方都于历史有相差,因为历史都是帝王书写,当然有很多的东西都是按照帝王的意愿被修改。

    这比起正史要有意思得多。

    让他看清了真正的过去。

    渐渐地,林萧喜欢上听故事。

    听故事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真实。

    只有是真实的故事,才能打动人。

    林萧笑道:“说说你的故事。”

    船老大老七吃了两口,嘴里含糊,说道:“这件事,是我发生在我的身上。是有关于我跟我奶奶的。”

    一旁船工道:“这事怎么没听你说过?”

    “对啊老大,你奶奶不在了吧?”

    老七点头道:“早就不在了。但是我要说的是我奶奶那件事让我一生难忘!真的,我经常在闭上眼睛睡觉,都能想起这件事,太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