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穿越小说 > 北风嘶朔马 > 第一章 武川惊雷
    湛蓝的天,洁白的云,天地间横亘着一座青褐色的巨大山峦,山峦北麓是一片辽阔荒原,荒原上铺满了枯黄的草,无边无际,几片稀疏杜松林孤悬其上,落寞沉寂,几堆残垣废墟淹没在灌木草丛中,随着料峭寒风的吹拂若隐若现,仿佛在诉说着沧桑岁月中的无尽悲怆。

    几只自由飞翔的山雀倏忽间掠过树梢,一头扎向草地,又倏忽间冲天而起,直飞霄汉,欢快叫声随风荡漾,给萧瑟冷寂的荒野增添了几分温暖。

    突然,远方,一头麋鹿从地平线上破空而出,风驰电挚,虽然距离远,但从它惊慌失措的身影里,还是可以感受到它的恐惧,肝胆俱裂,夺路狂奔。

    如影随形,又有三头麋鹿紧随其后冲出地平线,如离弦之箭,蹑影追风。

    空中的山雀骤受惊吓,电卷星飞,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天际传出,初始依稀可闻,渐渐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仿若掠空惊雷突然炸碎了荒原上的冷寂,撕裂了寒风中的悲凉,风云色变。几息之后,一支奔腾的马队便跃出地平线,风驰云卷,呼啸而来。

    麋鹿大骇,四散而逃。马队如狂暴飓风,一路咆哮,声震四野,气势如虎。

    空荡荡的荒原霍然惊醒,仿若一头沉睡中的猛兽遽然睁眼,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轰然爆开,恐怖和血腥霎那弥漫了整个荒原,天地颤栗。

    马队由北而南,轰隆隆……追风掣电,飞一般穿过两片杜松林,又跃过几道灌木丛,随后冲进一处废垣之中,接着人喊马嘶,十几匹狂奔的骏马纷纷停下,“希聿聿……”声不绝于耳。

    马队有七个人,十八匹骏马,其中五个披发左衽的精装汉子都是突厥着装,而一位白衣者则穿着栗特人的服饰,剩下一位黑衣短发的彪形大汉,衣衫褴褛,表情卑怯,一看便是低贱奴隶。

    白衣者四十多岁,浓眉长髯,相貌端正,坐在马上急促喘气,两眼望着北方天际,神色阴郁,惶惶不安。

    “安先生毋须担忧。”

    一个浑厚嗓音忽然从白衣者身侧传来。

    “我们已经到了武川,距离原阳不过百余里,中间虽然隔着一座大青山,但进出大青山唯有一条白道。只要我们先进了白道,即便突厥人衔尾追来,也只能望而兴叹!”

    白衣者眉头微皱,稍作迟疑,转目望向说话者。说话者是个中年人,身形矫健,外表粗犷,眼神森冷,右脸颊上有一道醒目伤疤,这让他看上去有些狞狰,让人望而生畏。

    “雁队正,突厥人就在我们后面,穷追不舍。”安先生举起手中马鞭遥指北方天际,“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上山转入白道为佳。”

    “白道险峻,悬崖惊悚,行走艰难,稍不小心便有性命之危。”雁队正摇摇头,拍拍身下剧烈喘气的骏马,“连日奔逃,连番厮杀,它们太累了,兄弟们也精疲力竭,这种情形下我们仓促进山,行走必定缓慢,一旦难以为继,让突厥人追上,后果不堪设想,恐有全军覆没之祸。”

    说到这里,雁队正意味深长地看了安先生一眼,继续说道,“安先生身负重任,不能有丝毫差错。行前李郡丞曾有交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安先生安全送抵原阳,也就是说,某和兄弟们可以死,但安先生必须活着,所以……”雁队正的眼里露出一丝令人心悸的杀气,“安先生稍安勿躁,抓紧时间休息。”

    安先生的心头掠过一丝阴霾,本想反驳,但眼角余光看到雁队正的四个部属下马后便一头栽倒在地,似乎连坐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而那个看上去异常彪悍的短发奴隶也是跪倒在地,手脚并用地爬向驮载着辎重的黑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给大家准备食物。显然这不是佯装,而是真的累了。旋即又想到这一路行来,两千余里,长途跋涉,而突厥人从碛口开始围追堵截,每日数番厮杀,自己两个扈从和雁队正的八个部下都先后战死,由此可知战斗之理之中,再想榨干体内最后一丝力量一鼓作气飞驰白道却是千难万难了。

    “稍作休息便上山。”安先生妥协了,但内心烦躁不安,语气亦是不善,“若给突厥人追上,功亏一篑,给中土带来弥天大祸,我们万死难赎其罪!”

    雁队正暗自冷笑,觉得这位神秘的栗特人故弄玄虚,说话不着边际,夸大其辞,但此刻他亦是疲惫不堪,无心理睬,于是挥挥马鞭,冲着倒在地上的部属们大声叫道,“起来!起来!都起来!喘口气,吃点干粮,喝口水,稍事休息后立即上路,切莫误了大事!”又转头冲着短发奴隶厉声喝道,“奴儿,给所有马儿上豆饼,误了便砍了你的头!”

    =

    金色阳光穿透云彩普照大地,早春寒风在阳光沐浴下如饮甘醇,悄然滋生丝丝暖意。这丝丝暖意随着温润纤手抚遍群山遍野,渐渐衍生出无穷生机。芸芸众生浸润其中,枯败衰微的灵魂得以重生,天地因此盎然,万物尽皆欢悦。

    安先生闻到了阳光的味道,清新、芬芳、慵懒,让人迷醉。迷醉?不对,身陷困境,岂能迷醉?安先生挣扎醒来,霍然睁大双眼,慌张之中看到一个鼓涨的牛皮水囊,再抬头,看到一个彪形大汉,一个将近七尺高的彪形大汉。这个大汉有一张毫无表情的冷漠脸庞,从安先生看到他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如此,哪怕经历了十几天的血腥厮杀,经历了生死线上的疯狂挣扎,他依旧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这让安先生十分好奇,一个漠视生死的人,岂是一个普通奴隶?

    安先生从他手上接过水囊,看着他步履沉重地转身离开,对他的好奇愈发强盛。

    这时雁队正大步走来,冲着安先生大声说道,“先生吃饱了再睡,不在乎这一点时间。”

    安先生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刚刚打了个盹,现在好多了。”接着他主动问道,“你那个家奴好生厉害,一路杀来,枭首十几级。家奴的军功也就是你的军功,凭这些军功,你回去后升职做个旅帅绰绰有余。只是某非常好奇,这几年北疆战事不断,你这个家奴理应帮你积攒了不少军功,为何你至今还只是个队正?”

    队正是军中最低级的军官。本朝卫府军制,十人为火,火长不算军官;五十人为队,队有队正;百人为旅,旅有旅帅;两百人为团,团有校尉;团上面是鹰扬府,官至鹰扬府长官鹰扬郎将,才算是鱼跃龙门踏入中级军官的门槛。

    安先生这话问得很直接,容易让对方尴尬,但雁队正仿若不闻,既不难堪,亦不回答,一屁股坐到地上,懒洋洋地靠在一堵断墙上,先是很舒服地吁了口气,然后拿起水囊喝了点水,又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一块麦饼啃了几口,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他是我路上捡的。”

    这个出人意料的答案让好奇的安先生目瞪口呆,难以置信,“捡的?还有这等匪夷所思之事?随便在路上就能捡个如狼似虎的家奴?”

    雁队正指指脚下,“就在这里捡的,就在这片武川废墟上。”

    说完他看了看安先生吃惊的表情,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笑容,“二十多天前,某和兄弟们由此经过,看到他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某一时心软,便把他救了,打算等他脱离危险后,顺手仍在大漠某个角落里任其自生自灭,哪料他伤势恢复极快,一天一夜就站了起来,第三天便行走自如。没办法,某担心放了他暴露行踪,只好带着他一起走,结果就成了某的家奴。”

    安先生笑了,对雁队正的胡扯八道十分不耻,但正因为雁队正胡扯八道,愈发肯定了他的猜测,这个家奴有故事,只是雁队正既然有心隐瞒,他也没必要窥人隐私惹人不快,于是就顺着雁队正的“胡扯八道”,语含双关地警告道,“你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凶悍之徒,不怕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哈哈……”雁队正大笑,“事实证明某当初的决定很正确。你也看到了,如今我们能活着抵达武川,距离安全回家只剩最后一步,某这个家奴亦是功不可没。”

    安先生没兴趣了,懒得与雁队正继续“胡扯”,摇手敷衍道,“功是有功,但终究是个麻烦。过了白道,即便你把他偷进关,之后怎么办?如何善后?”

    雁队正的笑声嘎然而止,半晌无语。

    来历不明是个致命要害,尤其现在南北关系紧张、双方剑拔弩张之期,边关查验尤其严格,就算雁队正是个边疆老军,偷个人进关轻而易举,但进关之后怎么办?若继续留在身边,就要让家奴从军,他就必须向上级交代清楚家奴的来历,但问题就出在这,他也不知道这个家奴的来历,因为家奴不说话,不知道是真哑巴还是假装的,总之至今没说过一个字。这就麻烦了。从切身利益来说,这个家奴的战斗力十分强悍,他当然想留在身边,加官晋爵指日可待,只是他在军中身份卑微,而军纪又严,在既不知这个家奴来历又不敢随意编一个故事欺瞒上级的情况下,他只能还其以自由。于是更大麻烦就来了,长城外的边疆区都是军管,戒备森严,连个苍蝇都难以飞过,更不要说一个目标显著的身份不明者。

    怎么办?此事之前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这些日子刀头舔血,每日厮杀,哪有闲暇思考家奴出路?如今给安先生提醒,倒让雁队正意识到这事要立即解决,否则过了白道就是惹火烧身。

    瞬间雁队正就有了想法。

    “好人做到底,某既然救了他,当然要给他谋一条活路。”雁队正哈哈一笑,冲着安先生拱手为礼,“此行为了护卫先生的安全,他也是浴血厮杀,舍命相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

    安先生一听就知道雁队正的意思,当即打断了雁队正的话,“不可!”安先生一口拒绝,“某也给你一句实话,某进关后,处境艰难,不但帮不了他,反而会把他送上死路。”

    这次轮到雁队正目瞪口呆了,他没想到自己和兄弟们豁出性命保护的人,竟然是一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主儿,吃惊之下,不禁问了一句,“为何?你不是说事关中土安危吗?”

    安先生叹了口气,苦笑摇头,“庙堂之上的险恶,你一个边疆老军如何知道?罢了,不谈了。边疆是你们的天下,你一个老军,偷个人进关还不是举手之劳?进关后,由他自生自灭吧,反正他不能说话,牵连不到你。”

    雁队正冷笑,心里不喜,正要反唇相讥,就听到远处荒原上突然传来一声刺耳啸叫。

    “咻……”

    一支鸣镝冲天而起,扶摇直上,凄厉的啸叫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划破了荒原的冷寂,音波震荡,群山回应,绵绵不绝。

    “敌袭!敌袭!”雁队正骇然变色,飞跃而起,一边向战马狂奔,一边纵声狂呼,“兄弟们!走!走!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