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支探险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屋后的尖叫声(求订阅!)
    孙子超带着他们六人从废弃农户的院落大门口雄赳赳离开,当时徐大圩是跑到院子外面方便的,所以他们只能去外面找。

    此时,附近的大风早已经减弱许多,天上的乌云也是散去了一些,但周边环境还是昏暗的,韩渡和司徒玉凤躲避一段时间大风后,也终于是抵达这片废弃村落。

    他们两人行走在空荡荡的村子里,眼前一栋栋老旧的农村房子,有红砖房,有土砖房,还有的房子是用石头垒成,满是岁月的风霜。

    透过一栋红砖瓦房破开的窗户,可以看到院落里因为许久无人居住已经杂草与灌木丛生,一片荒凉的景象。

    “韩渡,这个村子真和传闻一样让人不安,就算艳阳高照的天气来这里也会让人瘆得慌吧。”司徒玉凤不自觉靠得离韩渡近了一些。

    韩渡揽过她的肩膀,轻拍着安抚了她一下。

    两人继续在里面走,没几步就到了孙子超他们离开的那个废弃院落前,这户农家的大门已经坏掉,两扇大门不翼而飞,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劲,但孙子超在院子门口看到几个不太明显的脚印。

    “进去看看吧。”韩渡指向这个废弃院落。

    司徒玉凤作为刑侦警察,更是一早就发现地上那些不太明显的脚印,于是跟着韩渡一起进到院子里。

    这里面到处都是齐腰深的杂草,而且一眼就能看到大量被人践踏过的痕迹。

    当他们走到院子中间,韩渡向左看,司徒玉凤向右看,几乎在同一时间各看到一具尸体。

    “墙上有具尸体!”

    “地上有具尸体!”

    两人的话脱口而出,然后相互看向对方的方向,墙上镶嵌的干枯女尸,地上平躺的血淋淋男尸映入他们眼帘。

    一进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幕,这对他们的冲击很大,司徒玉凤先是走向韩渡这边,和他一起去看了看墙上镶嵌的女尸。

    “根据死者衣着与身架判断,这应该是一名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的劳动妇女。

    根据她尸体的风干程度判断,她的死亡时间在十到十五年之间。

    根据她胸口留下的两个深洞判断,她是死于圆形利器捅刺,具体死亡原因,不排除是因为流血过多。”

    司徒玉凤职业使然,凑到女尸跟前就面不改色地分析起来,韩渡在旁边认真听着,依照他的眼力来判断,司徒玉凤说的应该都是对的。

    不过司徒玉凤好像突然在女尸身上发现了什么,蹲下来,凑到女尸腹部认真看,在这个位置,她看到女尸的腹部其实被划开,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开膛破肚,典型的变态杀人狂手段。”

    她说完站起身来,脸色略微有些沉重,因为经验告诉她,这样的变态杀人狂往往是惯犯,如果没有被抓住,ta会不断作案。

    “去你发现的那边看看吧。”观察完这边女尸的情况,韩渡带头走向另一边的男尸那里,心里也大概判断出致使这个劳动妇女死亡的凶手很可能喜欢连环杀人。

    这样残暴的凶人狂魔不知和他的探险道具老黄相比,有什么不一样之处。

    两人到了这具男尸处,司徒玉凤一眼就发现男尸也被开膛破肚,胸腔里的东西都是不见了。

    “一样的杀人手法,说明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人,但这个男人显然是最近才死亡,与那具十几年前的女尸对比,说明这个凶手在十几年间很可能杀过更多的人,因为对方是一个杀人惯犯。”这是韩渡的分析,他知道司徒玉凤应该早就对这一点有了明确判断。

    “嗯,基本正确,但是我们还有一些专业方法可以判断出这个男人具体的死亡时间。”司徒玉凤说完,在男尸边蹲下,拉开他腰部的衣服道,“你看的腰部,出现了大量斑块,这在医学上叫尸斑,尸斑会有一个扩散期,一般需要12小时才会出现,进展快的也需要8~10小时,这具男尸的尸斑还没有出现扩散迹象,说明他的死亡时间不超过12小时。

    不过这只是判断出大概的死亡时间,下面我用手指按压这块尸斑,你看,被按压的地方毛细血管里的血液还能向周围流动,尸斑暂时消失了,现在我松开手,你看,血液回流,尸斑慢慢又出现了,这是尸斑的坠积期,发生在扩散期之前,由于尸斑坠积期通常在死后2~4小时才开始出现,所以我们可以判断出这个男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4小时以内,但超过了2小时,因为通常超过2小时,尸斑才会出现坠积期。”

    这样一分析,韩渡再结合目前的具体时刻,就可以推算出一个非常具体的死亡时间段,这对于警察断案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厉害,活到老学到老。”韩渡竖起一个大拇指。

    司徒玉凤从男尸边站起,目光环视四周被践踏的杂草,说:“目前看来,应该是你提到的孙子超他们发现了这两具尸体,现在他们人在哪里?”

    韩渡一愣,突然意识到不妙:“糟糕啊,这个男人不久前才被杀,很可能凶手还在这个废弃村落里,他们不会是遭遇了凶手吧?”

    话音刚落,这栋废弃农舍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像是有谁遭遇了非常痛苦的折磨。

    韩渡和司徒玉凤立刻奔向农舍后面,这后面也被院墙围着,但院墙上面有一个破碎的大洞,刚才那声尖叫好像还在洞外位置。

    他们穿过这个破洞,外面依旧是一栋废弃农舍,所不同的是,这是一栋完全用石头垒成的农舍,门口没有院子,大门则是紧闭的。

    韩渡二话不说,冲上前,一脚踹在紧闭的大门上,顿时轰的一声响,大门分崩离析,里面露出一片黑压压的环境。

    因为这里面所有窗户都是封死,加上外面的环境也不明亮,所以看不清里面具体情况。

    韩渡急于救人,刚想直接冲进去,司徒玉凤突然挡在他身前,神色担忧道:“情况不明,你不要直接闯进去,万一被凶手袭击了怎么办?”